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石库门生活  

2014-08-14 13:06: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凡提到石库门内的生活,人们就会不约而同地想到《72家房客》、《股疯》中热闹的石库门生活场景。然而我生活中的石库门却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天灾人祸,过上安逸的生活并不是奢望。就拿客堂和天井来说,极大多数石库门类住房是有人居住的,而我所居住的石库门,客堂和天井却是居民的活动场所,这在上海石库门住房中也是极其罕见的。整幢房子让人感觉不到通常石库门应有的热闹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幽静、典雅。

 

我们一家是1960年春节前搬到“五和里”3号居住的。当推开厚重乌黑的大门,首次踏进这栋石库门时就被客堂的落地长窗所吸引。眼前的长窗与左右厢房上的联排木窗形成一个整体,通红的油漆在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高高的门槛更显示客堂的气派。若大的客堂却没人居住,完全出呼我们的意料,我想这也是我父亲看中这里房子的原因之一。虽然我们一家居住在一楼的一间只有12平米的后厢房里,但那间后厢房搭有一个9平米的阁楼,而阁楼高度在1.5米左右,因此总面积也算得上20多平米了,再加上周围这幽静的环境相对于先前的小北门住房来说要强多了。

在我的记忆中刚搬来时3号里只住了四户人家:二楼右厢房住着一户北方人,男主人是某工厂的总工程师,育有两男一女;一楼右厢房和二楼左厢房住着一户本地大户人家,据说解放前是资本家。女主人当时在江宁路与康定路交叉路口上的一家叫“康定食品店”里任经理。儿女大都成家立业,只有一比我大4岁的小儿子和侄女在身边。见到我们小朋友非常友善,时不时拿点糖果给我们吃;二楼正房住着一对中年夫妇,只有一儿子在一家汽车制造厂当工程师;一楼右后厢房也就是我家的对门邻居,也是一户知识分子家庭,女主人是我们居委会主任,男主人也是单位的领导,育有三男两女,最小的一对双胞胎兄弟也比我年龄要大。一楼左厢房没人居住,而亭子间住着大户人家的女佣,据说女佣终生未嫁,领养了一名男孩。

整幢房子让人感觉不到通常石库门应有的热闹的气氛,取而代之的是安静、有序,只要你身临其境就会感到这里不是一般的居住场所。在这里邻居相见时热情礼貌;这里听不到大声说话;有困难邻居都会出手相帮;遇到谁家做点好吃的也会互相送点尝尝,其乐融融就好像一大家子。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你会无形中改变自己的言行举止,变得文明礼貌。

客堂是当时的公共场所,这在上海石库门住房中是极其罕见。不知谁家在客堂里放了一张八仙桌和两条长凳供大家休息、闲聊之用。每当核发购粮证、副食品卷、布票、糖票、肉票等各种票证或户口登记、入学登记时,客堂就成了公务场所,各家各户都会聚集在客堂办理,好不热闹。

大约在1961年,隶属上海第四电表厂加工场所之一的“五和里”1号,由于扩产,将我们3号里空闲的客堂和左厢房租用了下来,变成了他们的加工作坊。20几个工人加工电表零件、将一捆捆不同型号的漆包线绕成大大小小的线圈、将电表的相关部件一个一个安装在固定的位置上。一时间3号里变得热闹起来,打破了先前的宁静和安逸,也给我们居住带来了不便。好在加工作坊维持时间并不长,不到一年,加工作坊伙同“五和里”1号的上海第四电表厂加工场就搬走了。与此同时我们3号里的左厢房也搬来了一对老夫妻,据说男主人在反右时被打成右派,现落实政策返还了他的住房。

要说那户人家可谓家境殷实,男主人又有学问,性格又开朗,并喜爱花鸟鱼虫。自他家搬来后,天井就成了一个小型的盆景展示场所,沿他家的墙根一路摆开甚是好看。大的盆景里有假山、亭台楼阁;有渔翁、渔船;还养有小鱼。几口鱼缸里养有金鱼;还种有各式花草。他把业余的时间和精力都化在了花花草草之上了,从此观鱼赏花成了3号邻居们一大乐事,生活变得更加安逸。

当时我们一群儿时的玩伴都还小,并不了解大人们的心意,只是觉得那么多花花草草,稀奇好玩。再加上满脑子的好奇之心,因此有时免不了做出些出格的事来。比如,从公园的小河里抓些小蝌蚪来放在假山盆里,随着小蝌蚪的慢慢长大,假山盆里的小鱼却不见了,只气得主人嗷嗷大叫。又如看到假山盆里的亭台楼阁如此精巧就会掰下来拿在手上玩耍,随后把它安在认为更适合的地方。更有甚者用花盆里的泥巴捏起了小人、小狗,晾干后摆放在花盆里,形成一定的阵势,主人发现后哭笑不得。

当然我们当时也知道应该爱护花草,家长和学校老师都是这么教的,可探索未知世界、好奇和多动不正是儿童的天性吗。又有谁会去扼杀儿童的天性呢。因此大人们并没有为此事责难我们,只是要我们不再做那些出格的事来。只可惜这样的好景并不长,又一次打破这宁静、安逸的生活是来自文化大革命。

以扫“四旧”开始的文化大革命牵涉到大部分上海居民,你想啊,在上海谁家没有祖上传下来的东西或习俗。我家就藏有《红楼梦》、《说岳全传》、《隋唐演义》等古典文学;还有香炉烛台等所为的“四旧”。每逢年三十的年夜饭上都要先点上香烛,按长幼顺序依次磕头,敬过祖先后才能动筷子。因此扫“四旧”带来的是人人自危。打哪以后我家吃年夜饭再也没有这套程序了,那些古典文学也不见了踪影,可见影响之大。

再往下就是打击资产阶级思想,人们追求的舒适生活统统成了资产阶级思想,就连穿皮鞋也成了走资本主义道路。一时间南京路上所有的皮鞋店被砸,皮鞋丢的满大街都是,那些起哄的小青年但凡看到有穿皮鞋的行人,都会群起而攻之,只吓得那些行人丢下皮鞋落荒而逃。

在“五和里”3号最先受到冲击的是左厢房的老夫妻俩。有一天夜里,男主人单位来了几个造反派,说他们生活腐化,资产阶级思想严重,被造反派拉到客堂斗的死去活来。让他们带高帽子、扣上莫须有的罪名,要他们低头认罪;并查抄了全部家产。批斗从半夜一直闹到天明,吵得整栋楼不得安宁。记得从他家翻出两大箱用锡箔纸折成的“银箱”,整整齐齐地码放在箱子里,那是女主人为自己的后事准备的。他们说这是典型的“四旧”,当场就给烧毁了,那东西都是我第一次看到,当时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可怜老夫妻两没住多久就搬走了。

受文化大革命冲击的还有那户大户人家,在“康定食品店”里任经理的女主人,经不住天天的批斗,在某天夜里爬上了自家的房顶纵身跳下,结束了年近50岁的生命。

哎!为什么好人总是命不长。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