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原创】 一捧玫瑰花  

2014-08-21 23:25: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生日年年有,寿诞六十首”,又有“不到花甲不庆寿”的说法。这些话的原意出自《庄子·盗跖》:“人,上寿百岁,中寿八十,下寿六十”。所以在六十岁以上的生日才能称为“做寿”,而六十以下,只能叫“过生日”了。中国人对生日有特殊的感情,从婴儿出生起就有看三天、过十天、过满月、过百日、庆周岁。人到中年也有讲究过三十六、四十九,俗称“门槛子”。到这一天,家人用红布做成红裤带系在腰间,或用红布做成内衣穿上,意在消灾灭难;到了老年才讲究过六十大寿、七十大寿,表示祝贺。有些地方也有老年人庆七十三、八十四的。那是因为孔子活了七十三,而孟子活了八十四,认为这两个年龄是老年人的槛,过了这个槛又可多活一阵了。在所有的生日中,六十岁的生日庆祝是最为隆重、热闹,也是最普遍的。因为人生一甲子,已过了一个轮回了,值得庆贺,再加上子女也都参加了工作,家庭幸福美满,经济条件也比较宽裕,只要身体健康通常都会大办一次。

 

 

小时候在家过生日简简单单,因为子女众多,过生日时全家在一起吃碗“长寿面”,给过生日的我们胸前挂一个煮熟的鸡蛋,就算过生日了。长大了,下放在鲤鱼洲,生日也就不过了。一则没人记得你的生日;二来从小到大父母亲给我过的生日都是按阴历过的,而在鲤鱼洲难得见到日历,只知道今天是几月几日,却不知道今天是几月初几。久而久之也就没有了给自己过生日的习惯。

结婚成家后,也经常忘记给自己过生日,也从来不记父母亲和姐姐、弟弟们的生日,甚至连妻子的生日也没有记住。从这一点来看,我不是一位有心之人。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好像我对生日特别不敏感。倒是妻子时常会提醒,“过两天是谁谁的生日”。即便如此,我们两夫妻的生日也是简简单单的一过了之,不是吃碗面就是买盒生日蛋糕,也从来不会相互间送个礼物。倒是对儿子的生日从来不会忘记,并且特别用心地为儿子过每一个生日,又是买生日蛋糕,又是买礼物,还要出门游玩一番,从小到大一次都没落下。

人就是这样,一心想着的都是子女。只有父母亲记得子女的生日,哪是因为子女的诞生是家庭、是父母亲的头等大事;况且为了生养子女,父母亲没少吃苦,有的是刻骨铭心,当然就不会忘记那些时日。反过来子女记得父母亲生日的则少至又少,能为父母亲过生日的那就更少了,反正我们常年在外,没能为父母亲做过一次生日,最多记起来了写封信祝贺一下,有了电话了,才打个电话问候一番。父母亲收到子女的祝贺就已经很高兴了,做不做寿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记得母亲八十大寿时,在上海的子女,为母亲做了一次寿。我们夫妻在九江没能前往上海参加,只在之前问候了一下。如今到了耳顺之年,经常看到圈内鲤鱼洲的战友,这个做寿,那个做寿的好不热闹,只才意识到没给自己庆寿,而此时早已过了生日时间。虽说有些许遗憾,但完全没放在心上。

对于做寿,古人有:“男做九、女做十”的习俗,这是因为上海话“十”与“贼”谐音;“九”与“鸠”谐音。而鸠是凶悍之鸟,也就是说男不能做贼,女不能为鸠。幸好有这样的俗语为妻子做寿还来得及。

1月17日星期四,是妻子六十周岁的生日,妻子说也要给自己庆祝一下,我说;“正好我们可以来一次小小的做寿。那就下班后我带一个生日蛋糕回来。”妻子接着说:“你就不要带了,也不方便带,还是带些菜回来,生日蛋糕我自己买。”

下班后我就直奔菜场买了些妻子爱吃的菜。买完菜后我边走边想:又吃晚饭又吃蛋糕就我们俩,又都是小胃口,无论如何也吃不了多少,还不如干脆就直接吃生日蛋糕得了。于是我就打电话给妻子,告诉了我的想法,妻子满口答应。

回到家,见桌子上放着一捧鲜艳的玫瑰,让我惊喜不已。“哇!谁送的玫瑰”我脱口而出。“你猜”妻子说。于是我就从妻子身边的亲戚、好友一一猜起,妻子则一个劲地摇头,居然都不是,妻子提醒我说:“是快递送来的”。快递,哪会是谁呢?莫非来自上海!妻子点头表示同意。“会不会是你家小姐姐?”妻子又摇头。噢!我恍然大悟,“是儿子送的!”,可是前两天在与儿子的聊天中并没有提起做寿的事啊?于是我凑近插在玫瑰中的标签,上面清楚地写着“祝老妈生日快乐!”。

真是不错,从小到大都是我们想着儿子,从来没有要儿子想过我们。这下从千里之外的上海快递玫瑰花来,为母亲做寿,足以表明儿子对母亲的一片心意!从妻子脸上露出的微笑就可发现,妻子是满心的喜欢!这是儿子送给母亲生日的最好礼物。

为妻子做寿的仪式开始了,我给妻子带上寿星帽,给生日蛋糕插上蜡烛,并点上,然后双手合在一齐,对着妻子唱起了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在歌声中妻子将蜡烛吹灭,我说先许个愿吧,妻子则说“免了,都这么大年纪了一切都无所谓了。”说着妻子拿起切蛋糕的刀,将生日蛋糕切开,我则泡了两杯咖啡。就这样,我们边喝咖啡边吃生日蛋糕,算是为妻子做寿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做寿,虽说是简简单单,但我看得出,妻子在品尝美味的鲜奶蛋糕时,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这其中的功劳来之于儿子的那一捧玫瑰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