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逞才行小慧——钱钟书对恩师吴宓的“大不敬”  

2014-08-21 23:52: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代宗师大家之中,钱钟书的“傲”众所皆知。人不可无傲骨但不可有傲气。钱老一生傲骨铮铮,而年轻时的他,虽有傲骨,但也同样恃才傲物,傲气凌人,甚至对其恩师吴宓也有过“大不敬”。

 

     1993年春,钱钟书忽然接到吴宓先生女儿的来信,希望他为《吴宓日记》写序。当钱钟书读完恩师日记的书稿后,心内慨然,回信自我检讨,谴责自己:“少不解事,又好谐戏,逞才行小慧……内疚于心,补过无从,唯有愧悔。”同时要求将这封自我检讨的信,附入《吴宓日记》公开发表。 这位学生时代敢挑朱自清、冯友兰的学问,后来嘲弄胡适、挖苦鲁迅,连陈寅恪都采取“先扬后贬”不甚放在眼里的钱钟书,晚年之际见了恩师的日记,为何会产生如此愧疚之心?师生之间的“过节”在哪里呢?其中还真有一段“公案”。

      

       1929年,江南青年才俊钱钟书以作文满分,数学15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外文系破格录取,成为“哈佛三杰”{陈寅恪、吴宓、汤用彤}之一、中西比较文学鼻祖——吴宓教授的门生。入学后,聪慧过人、年轻气盛的钱钟书”不务正业“,听课时看闲书、作图画、练书法、不做笔记;平日里,臧否人物,挑剔学长,可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吴宓对这个天才弟子却“青睐有加”。时常在上完课后,还要“谦恭”地问:“Mr.Qian,你的意见怎么样?”钱钟书却往往不屑一顾,吴宓对此也不计较,只是颔首唯唯。1933年,钱钟书即将从清华毕业,学校将破格录取他留校继续攻读西洋文学研究硕士学位。钱钟书却一口拒绝,并狂妄地说:“整个清华,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没有一个教授有资格充当钱某人的导师!”此话传入吴宓耳后,他笑着平静地说:“Mr.Qian的狂,并非孔雀亮屏般的个体炫耀,只是文人骨子里的一种高尚的傲慢。这没啥。”在吴宓的眼里:同辈人文史学问最出色的当属陈寅恪,而钱钟书则是晚生中的翘楚。所以,吴宓以自己的爱才惜才之心,包容了弟子的狂妄和傲慢。

 

      但是,后来有一件事却深深地伤害了老师。钱钟书分别在牛津大学、巴黎大学学习和研究西洋文学的期间,恩师吴宓痴狂地爱上了32岁的美貌才女毛彦文,并幻想享有齐人拥有一妻一妾之艳福,遭到了好友陈寅恪等的极力反对,为此,陈寅恪还曾集杜甫的文句和李商隐的诗句为联,巧妙地嵌进“雨生”{吴宓之字}二字,打趣此事,其语为:“新雨不来旧雨往,他生未卜此生休。”几经周折,痴情的吴宓还是不惜与自己的妻子离了婚,可是当决定娶毛氏为妻时,毛彦文却嫁给了六十六岁的前北洋政府总理熊希龄。绮梦破灭后的吴宓依然痴心不改,为毛彦文写下了大量的情诗。远在在海外游学的钱钟书特撰文一篇,发表在国内某知名大报上,刻薄地调侃恩师的“梦中情人”为“Superannuated coquette“(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卖弄风情的大龄女人)。1937年,钱钟书还将题为《吴宓先生及其诗》的书评寄给吴宓,并在附信中说:寄上书评,以免老师责怒。吴宓看了书评后大为恼火,在日记中写道:“该文内容,对宓备致讥诋,极尖酸刻。”钱钟书写的这篇书评内,还这样描述老师:“他不断地鞭挞自己,当众洗脏衣服。”“他实际上又是一位‘玩火’的人,像他这种人,是伟人,也是傻瓜。”“他总是孤注一掷地制造爱,因为他失去了天堂,没有一个夏娃来分担他的痛苦、减轻他的负担。”这些带有嘲讽的语句深深刺伤了吴宓;更让吴宓怒不可遏的是,自己的弟子在书评中还“讥诋宓爱彦之往事,指彦为super-annuated Coquette”(年华已逝的卖弄风情的女子)。”看到自己心爱的女子被这样形容,吴宓自然伤心至极,他感叹道:“除上帝外,世人孰能知我?” 可以说,钱钟书做了一件对老师伤害很深的事。

 

       1940年春,钱钟书学成回国,包括清华在内的许多知名学府都想聘用他。可是曾被钱钟书讥贬过的陈福田、叶公超等极力反对。吴宓得知此情后愤愤不平,奔走呼吁。并在陈福田请其吃饭之际,叫上陈寅恪充当说客,终于将钱钟书录用于其母校任教,两年后,钱因与同仁不睦,辞职他就,吴宓自然又是极力挽留,但未能如愿。钱钟书离去后,吴宓在看了钱钟书《当代小说》、《文艺复兴时期的文学》两门课的讲课笔记后,在日记里写道:“9月28日读了一天,29日又读一中午。先完《当代小说》,甚佩!9月30日读另一种,亦佳!10月14日读完,甚佩服……深惋钟书改就师范学院之教职。”多年后,钱钟书在学术、人格日趋成熟。一次,他到昆明,特意去西南联大拜访恩师吴宓。吴宓毫无芥蒂,师生两人游山玩水,吟诗作赋,饮酒品茗。钱钟书内心深责,就那篇文章向老师赔罪,吴宓淡然一笑:“哈哈,我早已忘之。”

 

       吴宓先生已于1978年仙逝。在学问成就上,学生也超出了老师,93年,已经83岁高龄的钱钟书,早已经历了人生的坎坎坷坷,悟透了世间恩恩怨怨。当他接到恩师女儿邀其为《吴宓日记》写序的信时,看到了记录着恩师生命点滴的日记,半个多世纪前恩师的大度、豁达、真率、风范,可能再次触动了他,打动了他。于是有了回信中的“自责、愧疚、检讨”。他在《吴宓日记》一书的序中,还恭歉地写道:“我愿永远列名吴先生弟子之列中”。

 

        “逞才行小慧”,乃人之傲气之通病,从吴宓与钱钟书两位大家师生之间的这段“过节”中,吾等能悟到什么呢?

 

      ——此文参阅了《吴宓日记》、《心香泪酒祭吴宓》、《吴宓与陈寅恪》等书中资料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