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运河顽石(博友碎影之6)  

2014-08-22 00:1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顽石一块》的“博友碎影”中说,我有两块石头博友,其中之一当然是“顽石一块”,另一块就是“运河顽石”。比较两块石头的异同,就博客活动能量而言,最大的不同是“运河”是活跃分子,而“一块”活动能量就小得多了。从外表看,这首先表现在博文的更新频率上,也表现在点击率和博友评论的热度上。从文字内在的含量看,其实差别更大,“运河”的文字内容五花八门,举凡政经,时事,军事,美食,世相,人物,记游,体育等等,无所不包,还要加上在扯协的扯蛋。而“一块”的文字内容几乎没有离开自己实际生活的,就是业务和“眼见”两大块。虽然“一块”也有扯协的工作,但基本就是跑个龙套,为他人作嫁的角色了。

运河顽石是我最早的博友之一,开博初期写了一篇《指勺,耳光和打屁股》。记得很清楚,那篇文字发出后被屏蔽。我因刚开博,还不懂如何对付屏蔽,一个上午,反复调整修改,弄得心烦意乱,终于发出后已过了午饭时间。刚发出,自己还在看因反复调整而造成的病句错字,石兄就闪进来了,并很快阅读完毕做了推荐。这大概是我第一篇被人推荐的文字,也是第一篇当天点击就超过50次的文字。也是因为石兄的推荐,新认识了几位石兄的博友,开拓了自己的博友圈。如今回想往事,石兄在我写博的路上有引荐的师恩在。也就是那文,与石兄成为了博友,我也常去他那里,知道了他在网易的资历,在博友中已积赚了足够大的人气。

石兄文字的人气我想是有这么些特点积赚的。首先是他有一个大的是非观念,即科学的认知态度和民主的政治理念,持一种符合世界主流思想的基本价值观。所以他的评人论事就能想大众所想,言大众所言。比如他政经文字中的批判贪官污吏,讥讽天价房、酒,揭示体制弊病,就很能赢得博友的心声。他为文的立场与人民大众站在了一起,人民大众当然也就把自己的喜好和掌声献给了自己的明星。其二是题材广泛,上有天文地理,下有鸡毛蒜皮,都在他的文字里化为轻松愉快的笑谈。应该说为文题材广泛适应了各路朋友的阅读趣味,确是增加人气的手段,却不是所有博友都做得到的,这既需要广泛的阅读,也需要人生的历练,所谓“读万卷”和“行万里”吧,这个特点在石兄的文字里随处可见。其三是行文特点。石兄的文章语言轻松活泼,为文实在,拒绝学究腔,不故作深沉,文章有话有事,长短适度,不做空心大萝卜。一文一题,构思完整,读后给人留有深刻印象。有博友评论说可以拿来当范文读,应该就是指这个特点吧。

石兄当兵多年,这一点在他的文字中多有反映,比如军事题材和战友情的描述等等,早年的见多识广应该也与这段生活有关。可以说这段生活为石兄文字在内容上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故事,构成了相当一部分文章的主题,同时也在一定程度对豪放文风的形成起了助推的作用。但一个奇怪的现象是石兄说自己现在经商,这部分内容却很少在文中有所反映,只是在走南闯北各地转悠时略有提及。于是我就猜想,生意场上的一切是否真的就只有尔虞我诈,以致石兄也不敢露底,故意隐藏了自己生活中另一番炫丽的风景。

一年多来,石兄与我算是博中交往最多的朋友之一了,无论是时间的长度还是文字数量的统计,或者交流的思想深度,都应是前列。我们各自的见解有在大处的一致,却也有小处的相悖。记得比较清晰的一次是关于卡扎菲在人民起义后将何去何从的预判。当时石兄发表了一条心情消息,在欢呼利比亚人民起义的同时预测了卡扎菲的退路,石兄的意思是卡扎菲可能会迎合国际社会的愿望,选择体面交权然后离开。这当然是一种最理智的选择,正常人都会这么做,石兄就是从正常人的角度做分析和预判的。但我觉得卡扎菲不是正常人,我深知绝对权力对人性和人格的绝对腐蚀作用,它会使人变得疯狂,从而丧失理智,陷入垂死挣扎和侥幸脱险的痴心妄想状态。所以我觉得长期居于独裁地位的卡扎菲是绝不会主动放弃权力的,他那种恋栈的心态,是我们这个有隐士传统的国家的知识分子很难理解的。老毛曾用很形象的语言深刻地揭示过这一事实,即“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就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倒,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所以我觉得在卡扎菲的人生选项里不会出现自动下台,他的所作所为必将是顽抗到底,最后的命运应该与萨达姆差不多。后来事情发展的大方向应该与我的估计还是相似的。只是最后会被一个老百姓当场击毙的细节有些戏剧性,出乎人们的意外,除了上帝,实在不是人们事先能预测的。

但这些小小的判断相左以及各种问题善意的指正和讨论反而增加了我们对复杂事物的认识水平,开拓了双方在认识复杂事物上的能力,于大家都是有益的。更难得的是石兄在听取对方意见时常抱一种虚怀若谷的姿态,使得讨论能始终在和谐和愉快的轨道上滑行。这情形就常让我想到另一场争论,并生出无限的感慨,两相对比,由此对那种在争论中动辄扣帽子、打棍子、上纲上线的文痞作风和流氓无产者的丑恶劣行生出无限痛恨和极端的鄙视。

开博一年半了,前后相识的博友大约有七十多位,现在维持经常往来互动的不过十多个,石兄是早期留下的不多的几位之一,我很珍惜这份友情。可世事无常,却又不知能走多远,甜蜜中难免有一丝惆怅。但我们尽量享受现在友情中的一切,远远怀念和遥遥祝福,这应该是博来博往的唯一正道吧。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