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偷栗往事  

2014-09-03 23:4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丁启阵《偷栗往事》

偷栗往事

丁启阵


 

中秋在即,又是栗子飘香的季节。

前天,我在微博中模仿唐代诗人王维的《红豆》,诌了如下几句:“板栗生南北,中秋果满枝。愿君多采撷,此物可生吃。”同时,配了一张毛栗子长在枝头的照片。之所以发这么一条微博,是因为,关于毛栗子,我有不少美好的回忆。

去年中秋,澳门十余位作家朋友应邀到我的京郊乡居山樱小筑做客,小住几日。其间,漫步山道时,我在山坡上几株无人管辖的栗子树上打下一点儿别人打剩的毛栗子,请大家品尝。不料,多数人从来没见过毛栗子,都不知道栗子是可以生吃的。吃过之后,连声惊呼“好甜”“好吃”。

当时我图文并茂,发了一条微博。结果,又是一大批没见过毛栗子、没生吃过栗子的人,从全国各地冒出来。谨慎者表示疑惑,“栗子真的能生吃吗?”直爽者惊诧不已,“栗子原来长这个样子啊!”谦虚者向我表示谢意,“从来没有见过毛栗子,涨姿势了,谢谢!”总之,很多人以为栗子只能熟而食之,糖炒,裹粽子,或者焖鸡块。

面对那些大惊小怪的朋友,我只好耐心地告诉他们,栗子风干之后,又脆又甜,非常好吃。而且,生吃栗子,古已有之。《红楼梦》里就有记载,第19回,贾宝玉给袭人留的酥酪被李奶奶吃了,袭人怕宝玉生气,故意自己这会儿想要“风干栗子吃”,让宝玉替他剥栗子。可见,贾府随时备有生栗子,可供食用。

在我的家乡,栗子是一种有地位的食材。用当地方言说,栗子是可以“做碗”的。即:红白喜事宴席上,六海碗,九大碗,它都可以是一道主菜,地位跟其他山珍海味相埒。狗肉不上席,栗子少不了。可见在食材界,它的身份是高大上的。

家乡所产的诸多干鲜果子中,栗子给予我的印象特别好的原因,除了它口味脆甜——好吃——外,能充饥果腹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余生也晚,侥幸没赶上大饥荒饿死人的年代。但是,那也决不是个丰衣足食的社会。即使是享有山海便利的江南乡村,人们也大多过着半饥半饱的日子。顿顿以地瓜干、蒸红薯、蒸土豆、蒸芋头为主食(不同于今天人们的偶尔食之),青黄不接时,拿谷糠饼、麦麸子饼充饥,都属司空见惯。经常,家中悬挂着的笊篱里的又冷又硬的白米饭,无需任何菜肴,不用开水冲泡,伸手抓一大把,或者拈一大块,便可以成为儿时的我们狼吞虎咽的美食。那样的年代,风干栗子当然是美味!

大人们总爱教训孩子说,生栗子吃多了容易胀气,会肚子疼。但对肠胃已然空空如也的我们,谁等得及用火烤、水煮、砂炒等方法将其做熟了再吃呢?

果腹充饥,固然重要,但还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栗子成熟的季节,农村孩子并不缺乏食物来源。番薯、玉米、毛豆等庄稼都在这个时候纷纷登场,它们的充饥效果都远在栗子之上,并且都极容易得到。

栗子给予我特别好的印象、令我至今怀念的最重要原因,是它能够满足我们喜爱游戏、冒险的儿童心理。

我的童年时代,村子周围、附近还有一些栗子树,有的独立村口、地边,有的三五成林,占一片粗粝的砂石地。其中不少是百年老树,树干粗大,枝叶稀疏。儿时虽然不懂得啥叫审美,但看着那些苍老的栗子树,心里也是有些异样感觉的,比如神秘、敬畏之类。个别的老树,躯干中空,容得下两三个人,是我们捉迷藏的天然道具。栗子树开花的初夏时节,满村飘荡着栗树花独有的暖人香气。形似毛毛虫的栗树花,晒干后,是乡村人夏夜驱赶蚊虫的两种常用药材之一——另一种是艾草。点上火,烟气所到之处,蚊虫遁迹。夏夜于露天纳凉,这两种东西必不可少。儿时,有清晰银河、北斗七星的星空下,村子大晒场上,听外地来的流浪艺人说书唱戏,栗树花和艾草冒出的烟,既有驱赶蚊虫之用,又能美化舞台,烘托气氛。

本村有不少栗子树,但是,我们从不偷猎。究其原因,除了害怕村里惩罚(扣大人工分、罚放映电影)、父母打骂之外,还有一条:不够刺激。我们偷猎的,是邻村的栗子。基本上是固定的一片林子,介于我村与邻村之间,而距离我村稍近。

那是一片高地上的栗子树林,有五六株大树,其中两株,躯干之粗,三四人才能合抱。我们偷猎的方法非常原始,就是投掷石块。捡稍大的石块,发力向毛栗子密集的枝头投掷。儿时的我们,整天玩投掷石块的游戏:扁平的石块、磁瓦碎片,我们使其能飞出近百米;溪边,水库,我们捡石片掠去,几十米外水面上如蛇行,如虎跳;捡块扁平坚硬的小石头,奋力向地面甩去,石头从地面弹起向远处飞去,“嗡”声在耳——那是石块跟空气摩擦的声音……我们手臂的爆发力很是了得。因此,石块过处,栗下如雨。

这种偷猎,我们通常是学校放学之后、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因此,很快便会被邻村人发现,他们会举着手中锄头之类农具追赶过来。但是,我们不怕,迅速将打下的毛栗子捡到菜篮子里,撒丫子猛跑。顷刻之间,不见踪影——我村周围,尽是毛竹园和柏树林。邻村人见追赶不上,翻身回去干活。我们又敌退我进,继续偷栗子游戏。有时候,拉锯战一般,有好几个回合。

有些小伙伴,晚上拿了竹竿,爬上树,偷打栗子;有些小伙伴,虽是白天进行,但借助一种绳子做的投掷工具(绳子中部有个可以兜住石块的小圈,投掷时,绳子一头套在手指上,另一头突然松开,石头可以比徒手飞得更猛,更远);这些做法,我觉得都有些背离游戏规则了,一次也没有做过。

有人可能会问:这种明火执仗的偷盗行为,你们本村的干部、各家的家长难道都不管吗?

当然不管!这其中自有缘故:邻村是千余人口的大村,跟我们这个只有六百来人口的小村有宿仇,好像是曾占去我村一些土地和山坡。文革期间,我村村民曾经差一点跟他们火拼,据说硬头枪(装了铁尖头的长木棍)、火药枪、猪娘炮(猪娘,方言,母猪的意思,土火炮)都扛出去了。有人说,那片栗子树林,原本就是我们村的。可见,儿时的我们,也是盗亦有道。

儿时投掷石块的爆发力,偷到毛栗子后的奔跑速度,赤着脚用脚后跟分开毛刺取出栗子的耐扎能力……想起来,才知道自己真的是退化、衰老了!

                                                          2014-9-2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