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在印度的吃住行  

2015-12-26 22:14: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逍遥斋《在印度的吃住行》
        中国人到印度,吃是个大问题,尤其于我,问题更大。到印第一天,看那些印度菜,完全看不懂是什么食材,可能什么滋味,不敢吃。而看得懂的又难觅,以至到晚上了,两顿没吃的我还在幽暗大街上像饿狼一样睁大眼睛寻找吃店。路边食摊很多,都是简单的手抓饭和不入眼的小点,既顾虑口味还担心卫生。咖啡甜品店倒有好几家,可那当饭感觉不好。总算看见有家店写了匹萨、饭,即进去。刚想问价,里面正端出一盘饭,一个坐着的女子就这么一手抓起饭,撮和了些酱汁般的调料送入嘴里。我马上走出门。这般吃法我绝不接受,铁定不学。之后碰巧看到一家华人开的中餐馆,才得以满意地解决了第一天的吃饭问题。
        36天里,吃的最多是炒饭,大概15次?一般再要瓶饮料,或喝他们的酸奶,有时也点汤,可番茄汤竟浓稠得如似番茄酱,根本没法喝。后来在果阿看到有炒面,接下来几天吃了四次,其中两次是在班加罗尔同一家店吃的。比炒饭好吃,且那家店汤也好,一次鸡丝汤一次鸡蛋汤,味道鲜鲜。这是最对口味的两顿饭。
        印度饭菜也吃了几次的,但实在叫不出名,也难以说出那菜里究竟有些什么。我是看照片点菜,可端来的跟照片相去甚远,颜色、烧法都不对。还好仅微微辛辣,也就吃下肚了事,只求饱腹,不想追究究竟吃下了什么。
        印度食物,唯一喜欢且很喜欢的,是印度茶和酸奶这两样。茶,全国东南西北都有,站台、饭店、街头到处有,还有流动的,拎一个保温桶,向人叫卖。价格很便宜,小纸杯的一般就5卢比10卢比,如不烫,半口就可饮尽。我是喝了无数杯这茶,也不止一次看了烧制过程。那次在乌代布尔,我进小店要一杯,店主让我坐下。他点着火,往小锅内放入一种棕色的焦糖,加少许水,煮成冒起很多泡沫的深咖啡色浓稠糖汁,再加牛奶,不停搅拌,然后放入小小颗粒的红茶,及香料、姜汁之类的。煮沸后仍不停搅拌,最后过滤后注入纸杯,顿时飘溢出一股奶茶香。这么一小杯20、30CC、仅卖5卢比(约合人民币5角)的茶,竟如此大动干戈忙碌一番,费时四、五分钟。我接过来,慢慢地一小口一小口,因为烫,这一小杯喝了五分钟。口渴的感觉也就被这么一丁点的茶水消解了。街头小摊的茶也同样是这么煮出来的,卖者都很认真,不会偷工减料,这是技术活,他们是在展示和享受自己的手艺本事。烧制过程中的一些动作也潇洒漂亮,如倒茶,两手各拿一茶杯隔开两尺远相互来回倒,既为调和也是冷却,跟成都茶楼的远距离茶壶倒茶一个感觉,赏心悦目。印度这茶,跟咖啡简直一模一样,我有一次各买一杯,放一起都分辨不出哪是咖啡哪是茶。
        酸奶,虽早已吃了喝了,但开始不知那是什么。后来到新德里,看到几个店铺在卖相同东西,一个扁平大铁锅内像嫩豆腐似的白花花的一堆,舀一勺秤了卖,35卢比一杯,陆续有人来买了吃。我被诱惑了,问是甜的吗?答是,即买一杯。一吃,好甜呵,甜在嘴里,又甜入心里。是纯粹的甜,好吃的甜,不腻味的甜。此后又吃过几次这样的。当然更多的酸奶还是液态的。
        印度所有吃饭的店,不管大小不管装潢如何,都必有洗手处、肥皂,至今他们用手抓饭吃的仍占很大比例。那次在浦那,我走进一家店想坐下,一个伙计过来不让我坐,叫我先去洗了手才可坐。印度民族多,身材个头差别很大,有时想想也怪,他们不吃猪肉、牛肉(羊肉也没看到),不照样长得人高马大、腰圆膀粗么?由于旅行消耗大,却没吃好,36天下来,我瘦去不少,两手一围,大腿小了一圈。另有一事,那次在新德里吃匹萨,匹萨不错,却不提供刀叉,奇怪,无奈。
        至于住,我都住一般的中小宾馆,有卫生间的单间,安全、干净、方便就行。男人终归好办些。整个来说,宾馆多,价格不贵,都还行。全印度数孟买最贵,基价摆在那,比其他地方高一大截。焦特布尔也不便宜。像是店少,缺乏竞争吧。我此行最贵住宿是1400卢比,是在孟买,最便宜的350卢比,是在阿格拉和奥兰加巴德。
        印度大街上公共卫生间不多,宾馆里的还不错,都是坐式的,旁边备有小塑桶和长长软水管,供那些需要此的人使用。因为干燥,基本没蚊子骚扰,仅两个地方有蚊子。热水则有点糟,都说有热水,可真有的不足一半,其他的要么压根没有,要么仅微温,连温水标准都没达到。好在天热,也就算了。
        印度宗教多,几乎人人有信仰。有几个宾馆,主人在大厅内供有神像,厅大的专门隔出一小间,厅小的就供于墙角。那天早上在孟买,主人让我移个座,他挪开沙发,往地上铺条毯子,跪下对着神像伏地作拜。好几个宾馆走廊顶上装有小喇叭,每天早晨放宗教音乐,声音虽不能说吵,但也够响,响到我被闹醒。伊斯兰教如此,印度教的也如此,都是简单一个音节,或一个乐句,无限反复,翻来复去,没有终止。我不信教,也不知唱得什么,就音乐来说,有些无聊感。
        中国人入住宾馆的手续很繁琐,护照复印、填表,有的还要拍照或摄像,最费事的一家竟然弄了近半小时。在印35夜,其中宾馆25夜,火车上9夜,车站内1夜。
        说到住,有个地方得提一下,就是巴特那。巴特那是比哈尔邦首府,地处印度东北方,非旅游地,只因我离开那烂陀后不愿走回头路再进格雅,就往北想从巴特那去瓦拉纳西。经转车,到巴特那已天黑,想先解决住宿。走进一家宾馆,价格说好房间看了,准备登记,他一看是中国护照,即退还给我说不接待,我问为什么,他说不出,就是不接待。无奈,出来。又进一家,也是在看好房间后,看到我护照改口了,说不行,也没什么准确的理由。进第三家,依然如此。我猜想或许这里有什么规定?亦或因为宗教原因不接待中国人?他们告诉我一个地方,说去中国街,那里可住。但我出来问人,都不知有中国街,问突突车驾驶员,说有那么个地方,挺远。我向四周看看,附近没高级宾馆,挺远的中国街又不知是怎么个状况,心一横,瞬间作了决定,马上走,连夜离开这里去瓦拉纳西,反正他们通宵夜车很多。就这么去了火车站,也就发生了差点掉了那个小包的事,也就这么在火车站内坐了个通宵。这个不让住的事终是个迷,我至今还困惑着。
        再说行。在印度旅行,自然以火车为主,此行共乘15次火车,2次2A,5次3A,5次SL,2次CC,1次不对号票。印度火车分七等,其中卧铺分四等,1A、2A、3A是空调软卧,1、2、3表示一层铺、双层铺、三层铺。SL是硬卧,也是三层,无床单、枕头、毛毯。座位分两等,一对号一不对号,不对号的总是人最多,人满为患,最便宜嘛。还有一种是CC,这是在主要旅游城市间开行的中短距离的全座位空调车,票价介于2A与3A之间。印度一列火车一般有约20节车厢,多的达26节27节。各等级车厢的配置每列车皆不同,一般1A仅一节或没有,2A一节到三节,3A三节到六节,SL最多,至少六节,多的有十四节。座位车很少,对号的一节两节,不对号的两节三节。每列车有一节邮包车,没有餐车。车厢比我们的高、宽、大,床铺也比我们的宽、长,睡着舒服。车厢两头各有两个洗手间,一个坐式一个蹲式。我乘过的五种车厢中,显然2A最好,3A人多了几个,杂了,SL更不用说了。
        虽买了五次SL票,实际只对号入铺四次。那天晚上从斋浦尔去焦特布尔,SL票,站台上人好多,多极了,车又晚点两个半小时进站,只见本来坐地上的年轻人忽地全站起,他们大叫着起哄着,跑向已够满的座位车厢,很多人又跑过来强行上SL车厢,直到把SL车厢都塞满。他们都是空身,我是背包拎袋,根本没法跟他们挤,眼睁睁站在站台上束手无策。时间早过了,火车突然启动,又马上停下,因为每节车厢下都有几数人没能上去。这时有人叫我去3A,我忙跑过去,果然门开着,便和数人一起上去。火车终于开了。我一数,就车厢门外这点地方,共站了17个男人1个女人,挤得动弹不得。后来他们席地坐下,我不习惯,多数时间站着,最后顾不得了也坐地上。腿都伸不开,一个姿势保持很长时间,真难受呵!就这么整整五个小时,又是半夜。这是此行最艰苦的五个小时。
        那张不对号票,是从占西到阿格拉。占西小地方,没外国人专窗,只能买不对号票。上车,车厢内也有两层卧铺,先到者早已坐满站满,幸好两女孩下一站下车,并提前告诉我,我就基本一直坐着了。在这车厢,亲眼目睹了印度人的飞车本领,上下车那份极度的自由。车未进站,已有人跳下车,也有人飞身上了车,没有乘务员,没人查票,或许有些人是无票的吧。印度人乘火车行李都好多,大箱大包的,只有不对号车厢里的年轻人多是空身,什么行李都没有。盲流呵。
        印度火车通宵夜车很多,人们似乎也乐意乘,睡一觉省时省钱。火车晚点也厉害,我乘的车约一半晚点(晚点15分钟以上)。大大小小车站内从早到晚始终人很多,候车室、站台,都有人坐着躺着,很多人晚上的火车早上就来等着了。再加上车晚点,故而虽然发车密度不高,但积累的候车者很多。
        火车站都有免费饮用水,开始几天我不敢喝,后来也入乡随俗,喝了,瓶空了就去灌满。
        印度不少城市马路上较乱,车乱开,人也乱走乱穿马路。突突车无处不在,几次直直开到我面前,丝毫不减速,如不是我立刻止步收腿,那就真被撞上了。这一点,跟我国有的一拼。
        长途汽车同样乘过好多回,有直达的,也有沿途上客的。司机都不急吼吼,一般开两小时就会进休息点停车十五分二十分,如遇吃饭,还会再长一点。对于外国人也会给予相应照顾,我亲身感受到了的。公交车么,在加尔各答和新德里都乘过,只是语言不通,每次都事先了解清楚再上车。有件事挺怪。我在加尔各答乘地铁,在站台上拿出相机拍照,竟有一年轻人过来阻止我拍照,还义愤填膺般要我删除已拍的。我没睬他,自顾自走了出来。这地铁是军事秘密?自然不是。是太难看不想让外国人拍丑陋一面?就像我们七十年代批意大利的安东尼奥尼?也不是吧。那为了什么呢?当时在场的几数人基本没多大反应,没人跟着帮腔,也没人帮我,但好像同意他说的话。这件事我也至今迷惑着,不得其解。
(2015.1.18.)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在印度的吃住行 - 逍遥斋 - 逍遥斋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