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猪油  

2015-06-21 22:03: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 宋《猪油》


   一说起七十年代的猪油,我的口水就流出来了。那个香啊,让我在梦里也咂动舌头,那是在吃猪油渣儿。

  我说的七十年代,当然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三十多年过去了,我由一个乡村少年,成为一个烟尘滚滚里的中年男人,两眼浑浊,一思考人生的意义就觉得疲惫不已。但还值得庆幸,在世事人心的熬炼里,一颗心,还散发着猪油那样的沉香。

  稻谷归仓,往往又是乡下人一年辛苦的开头,秋收了,又开始冬忙。只有杀年猪,冒着热气的猪肉下锅,乡下人才可以坐下来,就着蒜苗炒肥肉、猪血汤喝上几顿大酒。杀年猪时,我一个堂叔,总喜欢伸出巴掌去量一量猪的肉膘,嘿嘿嘿笑着说:“有三个指头的膘呢。”一旦膘厚,猪油就多。猪油怎能不多嘛,猪已经吃了一个多月的红薯。猪油多不多,是衡量一个乡村家里,殷实不殷实的标志之一。

  刚杀的年猪,肚子被气筒吹得滚胀,用大铁钩挂着,只见屠夫对手吹吹气,用锋利的杀猪刀,对着白花花的猪肚子“哗”的一声划开,一股热气腾出来,屠夫伸出手掌去摸猪肚子里白花花的猪油叫出声来:“哇,这猪油安逸!”

  猪油从猪肚子里割出来,一般是在旁边守候的奶奶接过去,她搂着木盆里沉甸甸的猪油,缓缓放入一个黄色陶罐里,用盐搅匀,撒上干花椒,用盖子密封好。半个月过去,就成了腊猪油。———再后来,我母亲把这猪油在铁锅里熬出纯猪油来,再倒进罐子里冷却成猪油,乡村叫化猪油。

  但我奶奶不那样干,因为猪油存在陶罐里看起来饱满多了。一个猪油罐,成为全家人心里的藏宝罐。那时乡村人的脸色,大多菜青色,或者发黄,主要就是营养不足。每逢家里炒青菜、炒南瓜、炒茄子、煎豆腐,或者下面条,奶奶就抱出猪油罐,用锅铲把猪油铲出,柴火灶里劈劈啪啪燃着稻草或者柴木,放进高温的铁锅里,只听“哧啦”一声,铁锅里腾出一股油烟,在旁边咂着嘴守候的几个孩子,口水一下就冒出来了。奶奶把煎熬出猪油的枯黄油渣,铲上来,倒给几个孩子早已摊开的手上,或者直接倒入嘴里,也不怕烫,在嘴里贪婪地挛动:香啊,奶奶!香啊,妈妈!

  我母亲偶尔在炒菜叶里、盐菜面条里吃到猪油渣,就用筷子偷偷夹到我碗里,我一口就吃掉,再眼巴巴蹲守在母亲面前,看她碗里还有没有猪油渣。母亲把碗里翻掏了好几遍说:“娃,真没有了。”记得有一次,母亲说:“娃,你好好读书嘛,长大了天天吃猪油渣。”

  中秋节,一粒粒白生生的糯米早已归仓,奶奶就用猪油煎了,在铁锅里蒸糯米饭,奶奶在糯米下垫一层荷叶,蒸出的猪油糯米饭特别香。一轮明月当空,我看得清母亲脸上还扑着尘灰,一家人,就在院坝桌子上吃一顿团圆的糯米饭。吃饱了猪油糯米饭后,我躺在竹椅上望月亮,感觉里面有一棵像村头的黄葛树———后来才知道,月亮里住着一个叫嫦娥的飞天女子,这是在我已没吃乡村猪油的季节了。

  我爷爷死以前,奶奶抱着老油罐,一步一步走,用猪油煮了一碗面条,爷爷只喝了一口汤,就落气了。

  我认识的一个诗人,在北京开了一家著名的餐厅,还坚持用猪油炒菜,食客们大叫过瘾。那怀旧的酒家,我真想陪诗人喝一顿好酒,吃猪油炒的菜。我还要告诉诗人,我早已不写诗了,但我还在心里爱着诗,就像爱着那老猪油。老日子啊,我还要为你坚守多少,你才为我停下来。(李 晓)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