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秋葵  

2015-06-21 21:3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宋《秋葵》
  秋葵是绿的,为什么要叫黄秋葵。原因只有一个,它姓黄。就比如黄秋生,也并不是黄的一样。
  秋葵像辣椒(却不辣)。看起来也生猛,尖锥以对(口感却是温润)。长成这样,在世上是吃亏的,人多戒备它,感到难以对付。其实它拙实,就是一样普通的菜蔬。怎么说好呢。只好说它内力雄厚,吃下去生猛。其实呢,哼哼,谁吃谁知道。
  滑,似乎不是一个好词。油滑,油是好物,油滑就不好了。丝滑,丝是好物,丝滑也还可爱。滑的种类,我想现在应该增加:山药滑;秋葵滑;芋头滑;鱼滑。前三者,滑得各有千秋。芋头与山药,应是一类,滑科,菜滑属,根子滑种;秋葵,果滑种。鱼滑不一样,肉糜属,与菜滑属相距甚远(至少相距一个砧板的距离),虽然它们终于会下到同一个火锅。
  下火锅,是它们滑界的座谈会。一年一度,天冷时召开。咕嘟咕嘟,发言踊跃。杭州还有二滑,我同事常去杭滑。一次我问他,去杭州滑冰场么,他说不是,去杭州滑稽剧团。第二回我有数了,以为他去剧团,却也不是,乃是与滑稽剧团的年轻人一起去滑冰。我想,他们一定会滑得很好。
  吃秋葵了么。道别的时候,我问。
  他们说,吃了山药。
  山药,也是生猛的,据说。为什么呢,难道也因为滑么!这真是滑稽。
  黄秋葵横断面切开,和苹果心有点儿像:星形的,籽就在这星星里。秋葵飞快地焯水后,蘸酱油吃,很好吃。黄瓜也是如此。再弄点芥末,就更好了。
  芥末和秋葵,正好相反,一个看起来生猛,其实疲乏。另一个看起来没意思,却冷不丁地,叫人涕泪横流。(周华诚) 

        四眼很认真地跟我说,黄秋葵其实不姓黄。
  我说,那它姓什么。
  四眼说,黄秋葵之所以叫黄秋葵,是因为它开黄花。开红花的,叫红秋葵。
  我说,啊,原来还有红秋葵——那么,红秋葵是姓红。

  西西说,秋葵么,白灼好。
  西西金融女,人美,菜也做得好。说了几次要设家宴请我们吃,我们都还没有吃过——西西说秋葵宜白灼,总是中肯的意见。
  白灼,取其新鲜,食材首先要好。我在厦门鼓浪屿和舟山朱家尖吃海鲜,渔家大多是用白灼,或清蒸。内地很少这样吃法,大多浓油赤酱红烧上来。用意很明显:重口味之下,可以抵消和掖藏许多时光的痕迹。

  秋葵白灼,是很清新。我吃过一次冰镇秋葵。
  一个大竹桶,下面半桶冰,冰上面插花一样插满了菜蔬。计有:三根带叶的胡萝卜,四根生芹,一把生菜,一排紫甘蓝,五片白藕,几根秋葵。红是红,绿是绿,紫是紫,白是白,好看极了。这几样菜蔬,吃起来冰凉沁口,又是甜滋滋的。文艺女青年们爱点它。文艺女青年们吃秋葵和胡萝卜的样子也好看,像白色兔子。
  秋葵的口感,除了黏滑,略带些青草味。白灼的秋葵其实无味,给它一碟酱油,它就有了酱油的咸鲜;给它一碟芥末,它就有了芥末的热烈;就给它几粒盐巴好了,调味而已,已经足够。

  中午上微博,无意中见到美食家蔡澜先生新发一条:
  “白灼秋葵与咸鱼酱。”
  图片是,一排碧绿的秋葵躺在白瓷盘子上,秋葵上面,一勺咸鱼酱丁。
  简单。至味。
  
  秋葵呢,一种普通的菜蔬,吃法也最简单。但是现在秋葵似乎有些喧嚣了,说它是什么植物伟哥,什么男性荷尔蒙发动机。真是扯。
  一个人吃青菜,吃萝卜,心术是端正的,甚至纯洁无比:他只是吃青菜,吃萝卜。
  一个人吃秋葵,吃生蚝,吃羊肉,甚至吃韭菜,心术就不正了。好像在练气功,非要把那秋葵、生蚝、羊肉、韭菜的力量,汇聚到别的地方去。
  我觉得这是对秋葵、生蚝、羊肉、韭菜的不敬。至少对秋葵们是不公平的。秋葵们何尝会要这样的假荣誉。它们都是有尊严的。我只是一个有黏液的秋葵。我只是一只滑溜溜的生蚝。我只是一块鲜美的羊肉。我只是一把适宜炒鸡蛋的韭菜。我就是我。如果你是一个朴素而诚心的食客,只需要一口咬下去的时候,关心秋葵生蚝羊肉韭菜的滋味就好。而如果你吃这些是想壮阳,我会说,请你出门往左五十米,往护城河里跳下去。护城河的污水才是壮阳的。
  简简单单的喜欢,是不是真的很难?
  
  昨晚,画了一幅小画。一棵树,树下一个人,躺在地上看书,看天空飞鸟。题了几个字,“树下语,有鸟听”。
  然而我的字实在太差。写了直后悔,又把那行字扯去了。虽不写上去,题还是取了:“看自己的鸟,有问题吗?”
  今天早上,觉得这句话还是不简白。干脆又重做一题,“看自己的鸟,让别人说去吧。”
  这意思,是——如果别人都把秋葵拿来白灼清蒸,你可以白灼清蒸,也可以不白灼清蒸。只要你自己喜欢。
  生活本来是可以很简单的。
  
  说到画画,我搜到台北故宫博物院藏的一幅《秋葵图》,写秋葵一枝,花开两朵,叶花疏疏,很有韵致。说是南宋人作,可惜已查不到具体人名了。
  网友葱花还告诉我,秋葵的英文名叫lady’s finger,姑娘的手指。吃秋葵的时候,想到这个名字,估计不怎么咬得下口了。(周华诚)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