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面汤  

2015-06-21 21:36: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宋《面汤》
  南方人吃面,没有喝面汤的。北方人吃面,要没有一碗汤,问题就大了。西安一个小吃城卖面不给面汤,被客人投诉到电视台,陕西电视台做了五分钟的批评报道,还做后续跟踪。
  一碗面汤都喝不上,这不成怪事了吗?北方客人是这样说的。
  要在南方,吃面还要喝面汤,这倒也是怪事一桩。
  我到河南温县的陈家沟去采访,陈家沟是陈氏太极拳的发源地。当时腊月,天寒地冻,还下着雪。武校的人把我拉进一个黑乎乎的面馆子吃面。刚坐下一会儿,老板端上来两大碗浑乎乎的汤,热情招呼道,“来来来,喝碗面汤暖暖身子。”在那儿采访三天,顿顿吃面,顿顿一碗面汤。北方面食虽好吃,我也架不住这么吃,整个人都变不好了。三天后到郑州,找了一家川菜馆,吃了一道麻辣鱼配米饭,吃完每一个味蕾都快乐起来。让我纳闷的是,在陈家沟武校学拳的外国人不少,一个个蓝眼睛高鼻子钻进小面馆,一个个端着大碗面汤喝得稀哩呼噜,一张嘴就蹦出河南口音的普通话,真比当地人还入乡随俗。
  还有一年在陕北,从清涧县往榆林市区赶。也是赶上一个冬天,大雪飞扬,公路奇堵,本来三个多小时的路程走了七八个钟头。风雪中下了高速,饥肠辘辘的我们,闯进一家路边面馆吃东西。吃的什么面,我已经忘了,唯有印象是馆子里灯光昏暗,雾汽摇曳,一碗滚烫的面汤暖手暖胃。偶尔木门嘎呀一声响,又有过客裹挟着风雪扑进来。这情景,就跟武侠小说里的差不多,来人取下笠帽和佩剑,在桌边坐下,寂然不语。这样的一个店就好像在梦中一样,不记得确切地方,不记得店名,不记得老板模样,甚至不记得卖的是什么,仿佛只是江湖人生中的一个驿站,恍恍惚惚。
  为什么要喝面汤,我心下忖度,认为一是节约,物尽其用。反正要烧水喝,这面汤又有一定营养,一举两得。二是有说法,“原汤化原食”。这说法,西北朋友跟我讲过一个故事。有个面馆,面条很是筋道,很多干重体力活的人都去那儿吃饭,但面馆老板有一个规矩,“吃我面者,一定要喝我的汤”。有天一英雄不信这个邪,偏不喝汤,老板也不强求,只吩咐一个小伙计跟着他。那英雄到家后,不久就开始肚子痛,痛得越来越厉害。正在危急关头,面馆老板和伙计提了一桶面汤闯进来,给英雄灌了两碗面汤下去,不多久,英雄肚中咕噜咕噜乱响一气,转危为安,这才相信老板“吃面要喝汤”的规矩是有道理的。
  故事不免演绎的成分居多。从客观条件来看,西北面食多以手擀为主,入水一煮,不少面粉化于水中,使得面汤稠浓。这汤要在饥馑年代,绝对是宝贝,救命之物,岂能一倒了之。而在西北不少地方,水也珍贵,煮过面的汤更是上佳饮品,不可随意弃之。
  西北的面,大多不似南方汤汤水水,其以干拌为主,卤汁稠浓,再拌上牛肉粒、油辣子、蒜汁、萝卜丝等,料足量大,不知不觉腹已饱之。这个时候,喝一碗什么料都没有加的面汤,清清爽爽,落胃为安。我在甘肃省民勤县城,每天早上吃当地的“拉条子”,那面卤汁很稠,再加半匙油辣子、半匙绿芥末、一匙白蒜泥、一勺黑酱菜,吃得涕泪俱下,十分爽快。在附近县委大院上班的机关干部,也是如此吃法,一人一碗面,蹲在马路边、台阶上狼吞虎咽。面落肚后,又拿碗去煮面处,老板给你打一碗面汤,端着满满的面汤来到街边,一手叉腰,一手端汤,昂首挺胸,吧唧着嘴,古今多少事,都付面汤中。(周华诚)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