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泥鳅  

2015-06-21 21:37: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宋《泥鳅》
  “泥鳅啊,你也装不成金鱼吧。”
  这首诗,叫《泥鳅》。
  这只有一句话的诗,在日本,叫“俳句”。俳句,日本的古典短诗,十七个字音。俳句之神松尾芭蕉,他的俳句让人过目难忘。
  “古池塘呀,青蛙跳入水声响。”
  清寂,幽玄。此番意境,都市中人惟有神往而已。
  再有,“树下肉丝、菜汤上,飘落樱花瓣。”
  真美。既有生活的平实,又有物外的悠然。
  这样的诗,我也会写。张口就来,“窗外稻谷黄,桌上一锅泥鳅真香啊。”
  是在江山,一个叫大桥的地方。秋意高远的天空下,层层稻浪在涌。朋友拉着我,开车穿越树林田野和村庄,进了一个依山傍水的农庄。聊天,喝茶,吃花生。老板娘扎围裙,村妇打扮,洗手下厨去。一会儿呼喊小儿端一碟枣。一会儿呼喊小儿扯一把葱。小儿六七岁,尚未上学。半个多小时后,老板娘便端上一大锅来,顿时鲜香扑鼻,招引得众人腾地纷纷起立,伸颈近前细嗅,一个个争道,“香!真香!”
  一大锅煮泥鳅。
  乡野的烧法。几块豆腐,几把辣椒,一把小葱,柴火灶上炖了出来。可就是香。也再没有人说话,只顾埋了头吃那泥鳅。
  泥鳅,水中人参,不寻常的一种鱼。
  小时候,故乡水田里常见泥鳅。池塘,沟渠,溪流里,鱼儿不多,泥鳅不少。
  孩童喜欢捉鱼,不喜欢泥鳅,螃蟹,小虾。泥鳅,螃蟹,小虾,在孩童眼里,属小玩意儿。鱼则不同。红丝棍,白条子,两指宽的小野鱼儿用柳枝串了一串,拎着走回家,一路收获小伙伴的欣羡和仰慕。
  夏天近晚时分,天气闷热,池塘水浅,泥鳅纷纷探头到水面呼吸。
  我跟着大人,拿一个印满牡丹红双喜的“国民脸盆”,下池塘泼水。水泼到沟渠,满进稻田,把池塘舀干,泥鳅就噼哩啪啦在泥里钻。双手拢住,一把一把捉泥鳅。一个黄昏,能捉小半盆。
  稻田中,也有泥鳅。黄鳝,泥鳅,那时都多。冬天阴冷,水田干透,泥鳅在泥下三十公分处冬眠。在泥面找到透气小洞,手指探入,沿洞往下掏,总能掏出泥鳅。有的洞里,不止一条泥鳅,有两条三条。
  此近十年,泥鳅和黄鳝,稻田中几近绝迹。化肥和农药,把稻田中的蚯蚓都杀绝了,遑论泥鳅。
  城市菜场,时常还能见到黄鳝泥鳅,却不敢买。电视上常有各种新闻,这个有毒,那个有毒,令人对吃惶恐。豆芽说是用尿素催长,泥鳅用避孕药喂大,谁还敢吃?怕此种泥鳅吃多了,再不能生育。
  以前人生殖力旺盛,怎么都能生。现在生育居然也成了都市人的难题,怎么弄都怀不上。真不知道,这是要闹哪样?
  那时的泥鳅,生命力顽强。扔在没有一滴水的干盆中,五六小时仍然能活。冬天干燥的泥巴里冬眠,结冰,春来化冻,泥鳅照样鲜活。这种泥鳅,放进塑料袋装一些水,扔进冰箱冷冻,冬眠。想吃了,拿出来,放冷水里解冻,泥鳅还能复活。
  没想到,在大桥,泥鳅还有很多。大桥的泥鳅,是养殖,却是在清水里养殖。也不乱投污七八糟的催长药。只任它自由自在,自然生长。
  自然的东西,自有其鲜活的纯正味道。
  所以在大桥,还有泥鳅文化节。泥鳅有什么文化?吃的文化罢了。
  大桥泥鳅的烧法,乡土人家常有三种。一是干煸,放雪菜和辣椒炒起来,尤香。二是慢炖,与香芋、豆腐、青瓜之类的一同慢火炖出,尤鲜。三是红烧,上好的黄酒和手工的酱油,放一点豆瓣酱,烧出来尤其味美。
  其实,在大桥吃泥鳅,不必管这样还是那样的烧法。只要随便地走进一个农庄,跟村妇一样打扮的老板娘说,来一锅泥鳅。然后,就静静地坐,看窗外的稻浪,一层一层地涌。然后,聊天,喝茶,吃花生。
  很快,桌上一锅泥鳅啊,真香。(周华诚)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