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平安值钱  

2015-06-21 21:5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宋《平安值钱》

  据说,最近的京城二手房市场异常活跃,原因是某些官员和有权势者在抛售他们名下的房产。“钱挣得再多又怎么样?能带走吗?去西山采景,看了十几间百年大宅,主人均已无处可寻,拿钥匙的全是不相干的人。”

  革命时期,人们的财富观中,最不值钱的就是“不动产”,富人如此,穷人也如此。记得刚记事的时候,同院住的有一位王露荣先生,开始是母亲的同事,后来又当过我的校长,所以记住了他的名字。王先生当年是“南下服务团”跟着解放军南下的大学生,我记得他讲的故事:我想革命,就把家里的那宅子卖了,卖给一个亲戚,给我三块大洋,我用这三块大洋在地摊买了这只“欧米茄”。他总是很神气地伸出手臂,让人欣赏他的财富——一块用宅子换来的表。

  王先生是我认识的第一位“表叔”,他有一块用宅子换来的外国名表。此后,在中国这些洋表几乎绝迹,在商店里能见到的就是三种表:上海牌、北京牌和天津的海鸥表。一块100元上下的手表,相当于一个工人三个月的工资,这是一个相当高的门坎了,所以,吃公家饭的人最重要的财富就是一块表。

  记得我认识一位姓冯的老师,我母亲“下放”到大凉山当老师时教过他。他家在农村,因为出身“地主”,在师范学校毕业后只能回乡下公社的小学教书。“文革”结束后,不再搞阶级斗争了。这位冯老师跑进城里找到我母亲,支支吾吾,吞吞吐吐,半天才说明白,自从不讲“地富分子”后,他父亲告诉他早些年埋在地下有点银子,就是两锭银子几块银元。他想到银行将这些银子换些钱,不知犯不犯法?我看他一个旧布包,总共有拳头大,这也许就是当年这个地主家的“浮财”。母亲说,没有问题,现在你是支援国家建设!这位冯老师欢天喜地地揣着他的银子到银行去了。几个小时后回来,手上戴着一只崭新的上海表。他说,一块银元换了9元钱,两块银锭成色不好不值钱,卖给银行的银子,刚好能买一只表,有手表的老师人家看得起……

  动乱中最不值钱的是房子,贬值最快的也是房子。“文革”开始,我在内地一个省城亲历“武斗”。在这座城市里,所有“地标性的建筑”一夜间变成了“危险建筑”——成为两派武装争夺的目标。最近看国际新闻,叙利亚内战那些弹痕累累的居民楼,让我想起“文革”时期武斗的场景。那时城市里的楼房少,鹤立鸡群,自然是众矢之的。

  不知为什么?看到电视上讲房产,说理财,谈收藏,一边看一边在脑子里就像蒙太奇式的出现这些记忆的片断。这些片好像在提醒我,对老百姓而言,最该看重的财富是什么?是平安,是安定!这是一切财富的基石。(叶延滨)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