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海灌故道  

2016-12-02 22:3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福迪《海灌故道》

朐阳外史


初访故道

民国初期,在海属地区出现一条纵贯南北的交通大动脉,这条道路是在清代旧官道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的。如今,此路虽已废圮多年,但在其故道沿线仍然遗存着很多不为人知的遗址和古迹,还有很多动听的故事在民间流传。

前年四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与友二三人对海州至板浦段的故道进行实地考察。我们依次寻访了清墩庙、黑风口、和尚渡等地方,但由于时间不充足,其他地方未能一一探访。但此次考察使我兴趣盎然,为了探个究竟,五月份我又两次沿着这条海灌故道继续寻访考察,终于对此段故道走向、历史遗迹以及沿途掌故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故把这段往事加以挖掘整理,奉献读者,以不致沉沦于浩瀚的历史长河中。

海灌故道走向

原来在清代,海州到新安镇之间就有交通大道。民国三年,淮扬护军使从淮阴循古道到新安镇修筑一条宽四米的军用道路,而新安镇至海州段仍是清季的老路,破旧不堪,难以敷用。据《连云港交通志》载:“海州镇守使白宝山将新安镇向北至海州的清代交通大道进行了局部修整,这样就和淮阴的道路连接,形成了南起淮阴,北至海州的土路面军用道路。此道经新安镇、张家店、大伊山、小伊山、仙桥(小伊境内)、祝荡、板浦、苏家桥、清墩庙、和尚渡、朐山头至海州。当年,白宝山部队拖炮用的实心胶轮汽车就曾在这条道路上行驶”。?此路是海州境内最早的运输公路,不但对海属地区的文化、经济发展起着重要作用,在军事上的地位也是举足轻重。关于白宝山对海州地区筑路方面的贡献,文献中也有记载:“白甚注意道路,故其提倡造路,实不余遗力。白之造路计划,全由其部下之官杨某为之。先是发函与绅董,责令各地分任,小至一村之长。亦必派人助造。又限日成功,因此造费甚少。惟沿途之桥不多,所以节省费用者在此云。”?民国二十一年(1932年)修建通榆路,其中的灌云、东海段便是以此路为基础的,那时路面宽已达7-9米。但由于新浦逐渐成为海属地区的经济文化中心,于是修建了板浦-太平-南城-新浦的交通大道,比原路更加宽畅平整,且不需过渡口,从而取代了旧路的地位。但这条故道并未因此而荒废,一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还是民间来往于板浦、南城、海州之间的重要道路。

关于这条道路,历史文献中略有提及。民国四年(1915年),著名教育家侯鸿监曾经来海州视察教育工作,就曾走过这段道路:“二十二日,晨起六时,由灌云坐一轮明月之小车,往东海行五里,名五里饭棚;行七里,至苏家桥 ;又六里,至清墩庙。一路均有军队驻札。行三里,曰黑风口;行六里,曰和尚渡;又三里,即孔望山在东,朐山在西,总名海州山也。过朐山庄,又三里,沿冈而行,曰朐山头。”?如今,昔日的官道如今已沦为乡间小道,然而走在这条宁静狭窄的小路上,沿途的风光和掌故却依旧让我回味无穷……。

海州至朐山段

这条道路起点就在海州城的东门(镇海门),出东门,过甲子桥,就到了环园。环园是海州故绅杨学渊(字海峰)所建,园中亭台矗立,花木繁盛,风景冠甲朐城。邑人俗称为杨家花园,于民国后期渐废。当年就读于省立十一中学的新县人张荣尧先生(字松年)在他的游记中这样描写:“出朐城东门数十武,即至杨氏环园。……园方广可三四十亩,四围累石为垣。其东南隅凿地为池,引溪水入焉。池边围以曲栏。凭而观之,游鱼往来,似与游人相乐者。池西横石桥以通出入,过桥则垂柳夹道,鲜花点点,现于芳草绿叶间。微风吹来,飘拂似茵……。”④寥寥数语,一幅优美的画卷便跃然于卷上。是园于民国中后期逐渐荒芜,盐城郭龙官有诗为证:“颓园十亩傍城隈,曲径荒凉锁青苔。野草闲花零落尽,寻芳能有几人来”。⑤经环园北,即到三道崖。古时侯的海州城临近海边,三道崖即为海州城的捍海堰,据说北宋时期,梁山好汉们就是在这里被海州知州张叔夜伏击所败。再折向东里许便至网疃庄,古时村子靠近海边,经常有渔民在海边晒网,故名以村。庄南有茶庵庙,茶庵庙原为古寺庙,位于路南,为旧时亲友饯别之所。朐阳纪略云:“出东郭,越重崖……有亭翼然,曰“茶庵”,门对峙而通衢,窗两开而若镜。”⑥庙今己不存,建国后改为光明碳素厂。茶庵门东旧有龙神庙,庙前古柳四株,为渔民祭祀之所。再往东数里,即至朐山头。

和尚渡至黑风口

朐山头的南面是朐山村,过了朐山村不远就来到了盐河边。据村民讲,由于河上当年无桥,两岸人来往极不方便,山上的和尚为了方便行人,便在河边摆渡,方便行人,久而久之,人们便叫此地为和尚渡了。在和尚渡北还有个小驴渡,则是朐山通往南城的必经之渡。小驴渡的名称来源当地人有两种说法:一种是来源于人名,以前在有个叫董小驴的人,为了谋生计,便买了艘小船在河上摆渡,小驴渡因此得名;另一种说法则云:此处渡口水浅不过腰,有人用头小驴来往送客过河。哪种说法的来历正确不得而知。在未通公路桥之前,这两处渡口分别是连接海州与板浦与南城之间的主要交通渡口。

再往南走,便到了锦屏镇的范庄大队,沿着村中小路一直向前,即到了妇联河,范庄桥横跨其上,这里有个自然村就叫做黑风口村。妇联河是解放后才开挖的河道,所以以前这里是不存在桥梁的。黑风口的名称来源于古代,当年这里是海边,迎面是一道海峡,与对面的云台山隔海相望。因为这道海峡涨潮时的潮水是黑色的,并时常有狂风巨浪,以至经常有船覆人亡的悲剧发生,于是人们便形象地叫它黑风口。当年大文豪苏东坡欲前往苍梧山游览,但面对这条海峡也只能望洋兴叹,徒留下“欲济东海县,恨无石梁桥”的千古遗憾。

到了康熙年间,清朝的司理曹于忭,嫌其名恶,改黑风口为恬风渡,以求风平浪静。但民间还依然叫它黑风口,并沿用至今。旧时渡口还有一块碑,碑文曰:“舟中人众莫争渡,海上风高且暂停”。⑦以警示行人,今碑已不存。后来由于黄河夺淮,水陆变迁,恬风渡海峡逐渐淤塞,海峡最窄时两岸仅数里之宽。清朝李英在恬风渡诗序中说道:“将至朐阳过海处曰恬风渡,远不数里而潮落泥深,须人负以登岸。意甚危之。”⑧又云:“恬风渡,在东海第一乡。昔最险恶,今成沙陆矣。”⑨这些都说明黑风口在清初已开始淤塞,嘉庆年间已成陆,可以策马上云台了。清海州知州唐仲冕亦有“恬风古渡白沙平”诗句可证。

那么当年黑风口的风浪到底有多大,以至于人们闻其名而色变,把它称之为“黑风口”这样恐怖的名称。对于黑风口的风暴,清代康熙年间海州知州姚陶在游记中记载甚详:“携帑金,自恬风渡渡海,登舟暴风作,舟人不敢渡。余曰:‘饥民枵腹待赈,奈何不行?’遂扬帆。至中流,风益甚,蓬索尽断,大桅忽折,声震若雷,一舟皆惊,无复人色。山下观者飞帆来救,余笑曰:‘刺史固无恙也’。”⑩这段话记载了姚陶知州为到对岸赈济灾民,冒险渡海险些丧命的故事,生动地反映了当年黑风口风暴是何等之巨大,竟然连桅杆都被狂风生生折断。

另据《嘉庆海州志》引《江南通志》载:恬风渡。旧名黑风口。广二十余里,必择日致祭乃敢渡,”?说明那时人们为了求平安,就在周围地区有祭祀活动。那么这个致祭的地点又在何处呢?

清墩庙遗址

在古海州地区有句歇后语叫“黑风口对面--清蹲(墩)”。蹲即为墩的谐音,喻意为清闲无事。在黑风口南数里,的确有一个自然村叫清墩庙,现隶属于宁海乡的卞浦村。当年渡海人为求免“逢风沉溺”,就在这里建了座庙祭祀,寻求平安,庙名就叫息浪庵,庙址在清墩庙村村民吴老汉家门口,后来改名为清墩庙。庙今已不存,因庙的规模很小,为海州志所不载,只在《江苏省通志稿·宗教志》上有片纸记载:“息浪庵,在西临北恬风渡南,旧为渡海休息处”。?此庙是附近卞家浦的卞姓山主募建的。以前这里是海边渡口,黑风口处风高浪急,海船多到此处避风,于是附近卞姓山主便和海船船主、乡邻商量筹建此庙,去云台山、大伊等地采购木材,建庙祭神,以求恶浪平息,人船平安。庙有正殿三间,互相连通,中有三个神台,中间神台大而高,供着天官、地官、水官神像。东侧为关羽及周仓像,西侧为张飞及其侍从像。后来由于海峡渐淤,来清墩庙进香的人逐渐减少,香火钱也少了,后来寺庙中的和尚也只能靠种植庙后的几亩薄田维持生计。清墩庙的最后一任住持叫熊宝善,山东人,当地人称作熊大侉子,一缕长髯至胸,一副仙风道骨模样,在当地人缘极好。自言因少时在家乡误杀人,遂逃至此地避祸出家。1958年清墩庙大殿被拆除。大殿被拆后熊大善人不愿回家,又在西厢房又住了两三年,后来还是由政府出资遣送返乡了。

在清墩庙拆除之时,有一方盛放香灰的石槽被附近村民保存下来,石槽上还镌刻着”清墩庙“三字楷书,成为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清墩寺唯一的历史见证了。

普济桥遗址

清嘉庆年间,海峡淤为平地,后来在海峡原地上便形成若干条河流。在清墩庙与黑风口之间有条小河叫龙尾河,此河经南城流入新浦市区,再经临洪口入海。在河上原有一座旧桥,桥南地属灌云境,桥北为东海境。但因年久失修,已不堪敷用。民国十五年(1926年),海州护军使白宝山在这里修建一座新桥,命名为普济桥,取其普世济众之意。然而此桥的真正用途并不是普世济众,而是主要为白宝山进行军队运输辎重的需要。

沿着小河边,不一会就来到当年的普济桥畔。河道已没有当年那么宽阔,对岸还残存着几块零落的碎石,残破的桥基在河中隐约可见。

白宝山自民国二年(1913年)授张勋之命以定武军第四路统领出兵海州剿匪,民国四年升任海州镇守使,以后便在海州当了十几年的土皇帝。张勋复辟失败后,又先后投靠苏督李纯、齐燮元。民国十四年(1925年),孙传芳占领南京,成为五省联军总司令,白宝山便在这时背弃了走投无路的齐燮元,转而投靠了如日中天的孙传芳,被孙传芳任命为五省联军第八师师长。为了对付北伐军的北上,孙传芳便在民国十五年(1926年)5月间来海州召开江北七师长会议,旨在稳定后方,商议作战对策。而这座新桥便建于孙传芳来海州前夕。但在一年之后,孙传芳部便全线崩溃,民国十六年(1927年)六月,北伐军全面进攻苏北,国民革命军一路势如破竹,锐不可挡,白宝山部下李奇峰、蒋毅在响水口宣布投顺北阀军。北伐军第二路军第一纵队指挥官兼44军军长叶开鑫部首先攻占海州,随后曹万顺、赖世璜、张中立、李明扬各部相继到达。白宝山逃亡沪上,其残部被改编为国民革命军三十一军,由白宝山部原旅长郑绍虔任军长。白宝山在海州的财产被政府没收充公,结束了十几年的“海州王”生涯。而这座桥却还依然矗立在海灌大道上发挥着它的作用。

尽管普济桥在书本中没有记载,但在当地老人中,却记忆犹新。此桥有4个圆形桥洞,桥洞的内壁系用上下两块半圆形拼成的、中间有搭扣扣合的金属管(应该是钢)嵌成。金属经久耐用。建国后,此路荒废,久而久之,普济桥便无人过问,当地民众经常到桥洞内用重物敲击下金属管碎片,用来换取花生饼、豆饼之类的食物。后来,两岸的村民因取河水灌田和在河内捕鱼等原因经常发生矛盾,都想独占河流为己用。南岸的清墩庙村居民说此河属于灌云,因为两岸的田地原属西临乡邵庄(今属宁海)大地主邵冶田(即邵长镕)家。而北岸的黑风口村居民则坚持说此河应归属海州,此地人称此河为“沈大口子”,曾归海州故绅沈云沛家所有。纷争不下,竟多次大动干戈,最后普济桥竟然在两岸村民的争斗中被拆毁了。

普济桥不存在了,遗憾无法弥补。但所幸的是,当时的传教士曾留下几张普济桥的照片,可以让我们一睹普照济桥当年的英姿。其中一张是白宝山及其随从在桥上的留影,还有一张是传教士带着三个洋人儿童在桥洞里玩耍的镜头,桥上还有一位老乡推车而过。照片还算清晰,可以看出此桥为条石筑成,有四个圆形涵洞,洞壁内尚有一圈一圈的螺丝纹,桥上栏杆亦为金属做成,建筑结构甚为雄伟壮丽。桥下每个涵洞的边缘上均有刻字,第一孔是“英文“HAICHOW KIANGSU(江苏海州)”;第二孔是“民国丙寅春落成”;第三孔是“重建海州普济桥”;第四孔也是英文“MARCH 1926 D(公元1926年3月)”。在照片下方有英文标注:General Pei Bao San built this culvcrt bridge(英文大意为白宝山将军建筑的一座涵洞桥)。这样一来,该桥的准确建造时间就很明白了。

苏家桥与庵基庙

从清墩庙向南十多里,有个叫苏桥的村庄。这里原有一条河,原河道在村东,河上有座苏家桥,也是当年故道上的交通要塞。当年的河流与桥梁今天已经看不到了,只有苏桥的名字却被沿袭下来了。

在苏桥的东面不远处原有座庵基庙,又名如意庵。就位于当年故道旁,红砖碧瓦,雄伟壮观,俨然是故道旁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据当地老人回忆,此庙建筑宏伟,是吴姓山主所建。说起建这座庙的原因,当地还流传着一段鲜为人知的传说。本地吴姓系明初“红蝇赶散”时由苏州阊门迁来,兄弟几个到海州后分为“延陵堂”、“至德堂”和“禅让堂”。吴姓有位先祖自附近盐滩回家,经过一草地,忽然听到草丛中传出声音,问能不能帮他建座庙居住。这位吴姓的先祖吓得赶紧跑回家,对家人叙说此事,家人疑是神灵,就让他下次再遇到时务必应允。结果下次又遇到了这种情况,吴姓先祖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突然在他面前出现一个金人,吴姓先祖就把金人抱回家,但是并没有履约为之筑庙,又不敢拿这么大一块金子去换钱,就用凿子凿成小块去换钱,结果当年族中陆续有人中年夭折。吴家人疑为触犯神灵,不敢怠慢,立刻把金人换成钱来修了这座庵基庙。

当然这只是个民间传说,不足为信。据史料记载:如意庵,在板浦十二里舒家桥(即今苏桥村)北,西临(今宁海乡)盐河之东,俗呼庵基庙,道光间分司谢元淮改今名。相传古庵建自宋,甚壮丽,明季圮。乾隆五十年,里人吴姓重建草庙数椽,道光间始增饰之。前有池塘,大盈亩,尝掘出铜佛,其为古昔庙基无疑。东院有文武二圣殿,乃光绪初年地方增修也。?

笔者在清河村遇到一位王老先生,他是当年拆庙的见证者,在他的带领下,经过一段坑坑洼洼的土路,我们来到了庵基庙的旧址前,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绿油油的麦田,已没有任何遗迹可寻了。据王老先生回忆,庵基庙原是坐北朝南方向,山门为朱红色,相当气派,有两个大殿,东大殿两间,西大殿三间,两旁有厢房,比清墩庙大得多。在庙的东南隅有一大塘,中有一泉眼,泉水终年不断,据说泉眼可通海,当年有条大蛇居住于此。后来,年久堰塞,泉眼也不知被什么东西堵住了。1958年庵基庙与清墩庙同时被拆除,折下来的木材被拖去盖了新河公社(今宁海乡)的政府大院,砖瓦则被当地生产队拉去建仓库。

五里饭棚与板浦

过了苏桥,前面不远处叫五里饭棚,也是客人远行前休息的场所,再向前不远就是淮北盐都板浦的北门了。板浦是这次海灌故道走访的最后一站,这里历史悠久,文化荟萃,名人辈出,是近代淮盐文化的中心。在民国初年,海州析为东海、灌云二县,这里便成了灌云县治,板浦古镇也一跃成为淮北重镇。三十年代初,缪秋杰氏经营淮北盐务,板浦古镇更是得到空前的发展。道路畅通,商业兴旺,一改板浦昔日破落的景象。

走完这条故道,真是感慨万千。沧海桑田,曾经作为南北交通大动脉的海灌故道,仅仅不到百年的时间,曾经车水马龙的故道,曾经舟楫相望的河流,大都消失在历史的长河里了。只有那些似曾相识的地名,还能勾起人们的些许记忆。钩沉历史碎片,还原历史真相,不仅是保存历史的需要,也是当前文化建设的需要,这也正是我坚持考察和写作本文的初衷。就这条故道而言,肯定还有很多失载于典籍的史实,期待着我们进一步发现和挖掘。                          

参考资料:

?连云港交通局编,《连云港交通史》,南京大学出版社1989年1月45-46页。

?《道路丛刊第五编·海州筑路与剿匪》,1925年33页。

?侯鸿鉴:《教育杂志·海州视察记》,1915年第7卷第2期第13页。

④张荣尧:《学生文艺汇编·游杨氏环园记》1926年第3卷上集25-26页。

⑤郭龙官:《虞社·游海州东门杨园》,1934年第207-208期43页。

⑥相才:《朐阳纪略·地部》光绪丙申木刻版14页。

⑦⑧⑨?唐仲冕修:《嘉庆海州志》,成文出版社1970年影印本229页
⑩唐仲冕修:《嘉庆海州志》,成文出版社1970年影印本195页。

??缪荃孙等纂修:《江苏省通志稿·宗教志 列女志 灾异志》,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7月102页。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