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盐河  

2016-12-02 22:41: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福迪《盐河》
盐河,古称官河,一名漕河,位于江苏省东北部。它是沟通淮阴市和连云港市的人工河道,也是淮北盐南运的航道。
中文名
盐河
外文名
The Salt River
长    度
152公里
别    称
沿边河、漕河
古    称
官河
所属地区
江苏省连云港市、淮安市

目录
1 简介
2 开凿与治理
? 唐代
? 北宋
? 明代
? 清代
3 航运和排涝
? 综述
? 航运
? 水涝
4 滚水坝
? 滚水坝
? 疏浚
5 污染状况
6 相关

盐河简介
盐河(Yan He) 沟通淮安市连云港市的人工河道,
盐河
盐河 (3张)
淮北盐南运航道。位于江苏省东北部。古称官河,一名漕河。《唐会要》:“垂拱四年(688)开泗州涟水县新漕渠,以通海、沂、密等州,南入于淮。”《读史方舆纪要》:“宋元符初(1098~1100)淮南开修楚州支家河,导涟水与淮通,赐名通涟河
盐河 盐河
。”即为盐河的前身。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重加开浚,用以转运淮北盐内销,因名盐河或运盐河。又因居中运河之东,又名下中河、外河。今盐河起于淮安淮阴水利枢纽,东北行,贯通六塘河、灌河新沂河、五图河、车轴河、古泊、善后河达于连云港市新浦,汇于临洪河,长175公里。沿途所经重要市镇有淮阴区王营镇、涟水县朱码头、灌南县新安镇和灌云县伊山镇等。
盐河于2005年纳入江苏省航道网规划,规划为三级航道。《盐河航道整治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已于2009年7月获江苏省发改委批复。该工程将按三级航道标准对盐河进行整治,
盐河
盐河 (3张)
年内正式开工,预计于2011年完工,届时京杭大运河和连云港港疏港航道将实现对接,1000吨级船舶可从大运河直达连云港出海。
盐河(杨庄—武障河)航道整治工程,起自淮安境内京杭大运河的杨庄船闸,经涟水止于盐河、灌河交汇处的武障河段(连云港境内),规划整治全长91.6公里,预算总投资33.8亿元。

盐河开凿与治理

盐河唐代
唐朝初期,古海州的经济已经比较繁荣。但由于地处海滨,南至淮楚,北达齐鲁,在这一片广阔的土地上,横贯其间的都是东西流向天然的季节性河流,南北交通运输已经不能适应经济发展的需要。当时漕粮的转运和食盐的运销,成为亟待解决的大事。
盐河
盐河 (3张)
于是唐武则天垂拱四年(688),从泗州涟水县向北开凿了一条通达海州的漕河,后称官河。官河经涟水入海州境,在大伊山以东向北至磨行口(今灌云县大柴市),从磨行口向西北沿海岸至新坝,在新坝与涟河交汇后,向北经海州西门接临洪河入海。海州西门也因此而名“通淮门”。官河的另一分支从磨行口向北至板浦附近入海。
唐朝的沭河有一分支从今东海县的山左口附近穿过桃林,辗转流入桑墟湖。船只由官河在新坝转入涟河、桑墟湖、溯沭河而上可达沂州(今山东省临沂县)、密州(今山东省诸城)。官河的南端在涟水县境
盐河 盐河
以东的涟口通入淮河,由淮河入邗沟(今京杭大运河)而南达长江,西至安徽诸口岸。因此,官河的开凿就沟通了古海州地区与山东、江南之间的联系。

盐河北宋
到了北宋时期,淮北盐业已具一定的规模,天禧元年(1017),海州的板浦、惠泽、洛要三个盐场,每年运销食盐四十七万七千余石,这些食盐大部分由盐商以木帆船由官河运出,所以官河已经成为北宋时期淮北盐运的一条重要航道。

盐河明代
元朝、明朝的统治者对盐业生产十分重视。为了保证盐运畅通,元代官河进行了多次疏浚,明代也很重视对官河的治理,治理工程一般由盐运使兴办,其经费一部分由运司承担,一部分向盐商集资。明代从磨行口向北至板浦的河道时称景济官河或景济河,是板浦场运销食盐的主要航道。景济官河在板浦以北入海,由于海潮长期冲刷,经常淤积,也经常疏浚。至嘉靖年间,航道淤积严重,不能行舟,致使盐运阻滞。嘉靖四十三年(1564),两淮巡盐御史苏纳川视察盐业于两淮盐场,令海州知州高瑶疏浚景济官河,同时令高邮知事郭卫民赞助疏浚。这次疏浚工程从板浦碑亭向南至大伊山的官河航道全部挖深拓宽,全长六千二百多丈。疏浚后,水面宽四丈,底宽一丈,深四尺。同时又疏浚从板浦碑亭向东达中正、东辛、大、小浦等盐滩的支河,计一万丈有零,水面宽三丈,底宽五尺,深也是四尺。共计征调民工一万八千八百多人,用银九千七百八十余两。从当年正月开工,至四月全线竣工,河道变得畅通无阻。

盐河清代
清初,因淮南逐渐“海远卤淡”,淮北板浦,中正、临兴三个盐场逐渐兴旺,盐运繁盛。官河也因盐运频繁而易名盐河。盐河里“官舫估舶,帆樯相望”。由于黄河带来大量泥沙,海州境内的海岸线迅速向东北推移,磨行口至新坝的航道逐渐淤塞。乾隆八年(1743),盐河从板浦延伸至卞家浦。嘉庆三年(1798),又将盐河从卞家浦开凿至新浦,形成了盐河现在的走向。海州三个盐场所产的食盐由盐河运往淮阴西坝,转运安徽、河南、江西、湖南、湖北等销售口岸。
盐河 盐河

盐河航运和排涝

盐河综述
盐河的开凿带来了交通上的便利,推动了海州地区盐业的发展,但也使这一地区农田的排涝产生了困难,给当地的农业生产和人民生活造成了无法估量的损失。
在古海州境内有牛墩河、东门河、六里河、义泽河、项冲河,武障河等六条较大的东西走向河流。其中武障河,项冲河、义泽河西受南、北六塘河及柴米河之水,东流汇合为灌河入海。六里河、东门河、牛墩河泄沭阳等地东来之水,汇流于五图河入海。而新开凿的盐河由板浦
盐河 盐河
向南穿越这六条河直至清河县盐河闸(在今淮安市淮阴区)。这六条河流都是季节性河流,在夏秋之季则水势汹涌,而冬春之时往往河道枯涸,因而使盐河也随之干涸。

盐河航运
为了蓄水以便航运,历朝都在六条河道和盐河的交汇处设南北方向的草坝,即以泥土装入蒲包或草包之中,垒叠成坝,用以堵塞六条河道的口门,使盐河始终保持适量的河水,以济船运。统治阶级为了满足自身的需要,哪里顾得上人民的利益。北宋熙宁十年(1077),春季干旱,发运使征调民工疏浚官河以通盐运。海州知州孙洙认为春旱浚河贻误农时,三次向神宗上奏,要求停工。朝廷没有准其所奏,仍然征工疏浚,保持盐运的持续畅通。元世祖中统二年(1261),朝廷规定:凡运盐河道,随处官民不得开决河水灌溉农田,以防水浅阻碍盐船航行,违者治罪。明朝一贯执行消极治河和积极保运的政策。明万历四十五年(1617),淮安分司运判韩子葵指使淮北盐商捐银一万多两,将官河“极力疏浚,深阔行舟”。并在板浦以北的穿心河(今板浦中大街)入海处,筑板浦堰十余丈。外捍海潮,内蓄清水,以便盐运。这穿心河在板浦镇中,南通景济官河,北面直通黄海。河两岸农田的积水全靠由此入海。现在建了堰,农田的积水无处排泄,其结果是“只便于商,州民生计日削”,告状的农民日益增多。但“塞堰则损民,开堰则损商”,官府在进退两难之中,还是选择了前者。

盐河水涝
在航运与农田水利产生矛盾的时候,统治阶级既然是以牺牲两岸人民的利益作为保运的代价,那么农民为图己利而与水争地的行动也就愈演愈烈。乾隆七年(1742),南北六塘河中河等河水一时并发,盐河水位急剧上涨。盐河西岸“平地水深丈余,民间房屋冲坍,禾稼被伤,而商人所筑之草坝尚不肯开”。农民忍无可忍,聚众围住了海州衙门,要求开坝放水。当时的知州卫哲治刚由赣榆知县任上迁海州,一贯为政清廉,体恤民情。他乘船沿着盐河南下,亲临灾区勘察。只见水淹民田,人民散于四方,百里内一片汪洋。于是他立即请示江南河道总督完颜伟,请求下令开坝泄洪。完颜伟犹豫再三,最终勉强同意。
水灾过后,为了治理水患,疏浚了六塘河、六里河、车轴河、莞渎河等河道。同时,疏浚板浦
盐河 盐河
至卞家浦的洪河,以利排涝济运。各河疏浚工程刚结束,盐商又纷纷在各河道口门筑坝。为了坚固,甚至要求建立石闸,请运司于春秋时节派委员驻扎在新安镇,根据水势而启闭石闸。这一方案受到了盐河西岸农民的强烈抵制。卫哲治权衡利弊,也反对建闸。他认为洪水上涨时开放石闸,驻新安镇的委员必须先报中河厅,中河厅再层层上报至河督,河督再派人至实地勘察,这样往返需要十几天的时间。水淹民田,早已成灾了。而且农民和盐商之间,地方官和委员之间根据各自的利益,对于石闸的启闭意见也难于统一,更会增加矛盾。争论尚无结果,乾隆十年(1745),海州、沭阳一带又发生大水灾,悲剧再次重演。

盐河滚水坝
盐河滚水坝
乾隆十一年(1746),卫哲治根据明代绍兴知府汤绍恩于三江海口建闸、竖立测水牌的经验,上书两江总督尹继善,建议在盐河东岸武障河、项冲河、义泽河、六里河、东门河、牛墩河、六条河道口门原有草坝之旁各建滚水坝一座。滚水坝以石料筑成,坝脊以高于河底五尺、低于盐河西岸民田一尺为度。因为载重的船只航行需要四尺深水位,而筑滚水石坝可蓄水五尺深,足够航运。水位超过滚水坝即自行流出。如果日久河底淤积,立即疏浚。
另外,在项冲河口滚水坝附近立一测水碑,亦称水志。在水志上刻上水位线。坝脊过水时超过水志就开滚水坝,协助排泄洪水至水位与滚水坝水平时,即堵塞滚水坝。这样既利民田,也利水运。乾隆皇帝采纳了卫哲治的建议,下谕“如诸臣所勘,估挑办理”。因工程浩大,施工周期比较长。到了乾隆二十五年(1760),武障河、项冲河,义泽河,六里河、东门河,牛墩河六条河道交汇于盐河的口门处,先后建成了滚水石坝,并设立水志,以测水位。清廷还在海州增设了沭海管河专官:将海州州同移驻大伊山,增设海州州判一名,沭阳县丞一名,具体负责盐河水系的疏浚和堤坝等建筑的修防工
盐河 盐河
程。并“令民修筑圩围,广留水道”,重视农田水利的建设。至此盐河的修防方法逐渐具体和切实,修防工程也比较完善。直到嘉庆初年,尽管盐河多次淤积,但都能尽快予以疏浚,滚水坝也能够遵照原有的水志及时启闭,保证了盐河的通航能力和排涝能量,基本上缓和了历年来存在的排涝和盐运之间的矛盾。

盐河疏浚
嘉庆九年(1804),盐河又进行了一次较大规模的疏浚。这时武障河、项冲河、义泽河、六里河、东门河、牛墩河等六条河道交汇于盐河东岸口门处的滚水石坝都已毁坏了,结果仍然改筑草坝蓄水运盐,草坝的开放和堵水的规定也随之紊乱。每当夏秋汛期,盐河以西的农田屡受水灾。河西的农民结伙至河东强行开放草坝排洪,经常与盐商所派的守坝者发生械斗。
嘉庆二十一年(1816)六月,山东沂蒙山发水,邳宿运河水漫闸背,盐河西岸受淹十分严重,而盐商仍不准草坝开放。沭阳县乡民汤九成、孟葆光一纸诉状将盐商告到都察院,请求恢复盐河与武障河、项冲河等河道交汇处的滚水石坝。嘉庆二十五年(1820)春,沭阳县乡民汤九成、海州乡民孟允光再次赴京,控告盐商“不疏盐河,不筑滚水坝,加筑草坝,致使民田受淹”。这次告状有了结果,都察院责成江南河道总督署处理此事。河道总督派委员“勘估六塘河、蔷薇河、盐河各工,议修项冲河滚水坝及坝下河道”。
道光元年(1821),南河总督奏请疏浚海州盐河,按照旧例蓄水五尺的标准,一律疏通。修复项冲河滚水石坝,定下草坝水志。预算浚河需银五万六千三百零一两,筑坝需银二万三千一百九十二两。道光帝批准了这一方案,整个工程用了大约五年的时间才全部完工,盐河又变得水运畅通。
清朝末年,水患频繁,盐河也经常淤积。牛墩河、东门河等河道口门处盐商仍然筑草坝蓄水,水志却荡然无存了。因无水志,草坝的启闭秩序紊乱,官府也奈何不得,甚至不闻不问。光绪年间(1875—1908),盐河以西在夏秋季节经常洪水遍地,人民筑圩,以护房屋,而盐商在东门河、牛墩河所筑草坝不准开放泄洪。乡绅张怀琳带领三十多个农民,手持器械,乘船夺坝,开坝排涝。东门河、六里河等河的草坝受其影响,也相继开坝排洪。事后,盐商到海州告状,张怀琳以《嘉庆海州直隶州志》记载的乾隆年间朝廷在牛墩河、东门河等处设立水志定例为依据,使官司获胜。并在牛墩河、东门河的口门处重立水志,按照水志规定的水位启闭草坝,使得盐河排涝和盐运的矛盾又得到了缓和。

盐河相关
江苏淮阴启动盐河三级航道整治工程 
盐河(杨庄—武障河)航道整治工程日前正式获省发改委批准,项目预计投资约26亿元。
该工程按三级航道标准建设,工程整治里程约91.6公里,航道底宽不小于45米,最浅水深为3.2米;新建船闸2座,规模均为23×230×4米;改建桥梁7座,通航净高不小于7米。航道整治线路基本沿原航道中心线布置,沿原河道拓宽疏浚,局部“裁弯取直”。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