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杨震之死  

2016-02-08 20:54: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鸣弓《杨震之死》

做反腐倡廉文章,稽古说事,少不得搜索历朝“好人好事”。杨震自觉拒贿,畏“四知”的故事,不利用职权为子孙谋利益置产业,惟愿后世称之为“清白吏子孙”的名言,都是被反复征引的典型。“四知”、“清白吏”作为词条,已收入辞书。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放在今天也能够得上“廉政标兵”的大清官,非但没有荣获“廉政奖”,反而被一帮贪墨之人诬陷含冤而死,可谓名于廉而死于廉。杨震之廉今人闻者众,而杨震之死却知者寡,因为有关文章鲜有道及者。回望杨震之死这段旧事,令人不胜唏嘘。

杨震从政主要在东汉安帝时代。此时,东汉王朝国运日渐衰颓,外戚宦官交替乱政,政治腐败,吏治大坏,贪贿公行。汉安帝刘祜,为人荒唐可笑,行为乖张,其政治能力还不如临朝听政的邓太后,自他亲政以后,小人弄权,百官敛手,政治混沌,政局日非。

需要特别交代一下东汉士风。西汉尚游侠,东汉讲士节。由于汉光武帝之倡导奖励,也由于儒家思想之熏陶,还由于当时实行察举制度,一个人的道德行为关系到名誉和乡评,所以士子多好名节。行孝道,崇廉耻,轻生死,尚气节,取义成仁,慷慨殉道,成为士人普遍的道德价值取向。顾炎武、梁启超两位熟读史书的学者称颂东汉风俗最美,并非凭空杜撰。这就是杨震从政的政治条件和社会环境。

杨震的家世。远祖杨喜,也是汉高祖的开国功臣之一,封赤泉侯。高祖杨敞,汉昭帝时为丞相,封平安侯,杨敞之妻便是颇有见识的司马迁之女。杨震以下,其子秉,孙赐,曾孙彪,四世做过太尉高官,杨彪之子就是那位才气过人、被曹操砍了脑袋的杨修。统而言之,华阴杨氏整个两汉历四百余年都是名门大族,并不是“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很快就衰落了的那种暴发户。不过杨震的父亲杨宝,却是一心读书,隐居教授,拒不做官,成了纯粹的士人。家庭环境特别是父亲的影响,书香的濡染,加之杨震自小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年轻时就赢得了“关西孔子”的美誉,声名鹊起。

过了五十岁的坎,在当今中下级官吏等待退居二线的年龄段,杨震才走出书斋,踏上仕途。大将军邓骘闻其贤而辟之,举茂才,历任荆州刺史、东莱太守。在十几年地方官岗位上,为政清廉,留下了两段佳话,至今为人津津乐道。安帝元初四年(117年),杨震入京做官,先后任太仆、太常。永宁元年(120年),升任司徒,延光二年,为太尉。司徒、太尉,位高权重,与司空并称“三公”,是辅佐皇帝,参与决策的三个高官。在任司徒、太尉期间,杨震先后五次上疏,指陈时弊,力阻奸佞,锋芒直指皇帝身旁的一帮宵小之徒,主要是:汉安帝的乳母王圣,王圣之女伯荣及其夫刘瓌;中常侍樊丰、李闰,侍中周广、谢恽;皇亲耿宝(安帝舅父)、阎显(皇后之兄)等。他们的共同后台当然是汉安帝。

王圣以皇帝乳母的特殊身份,仗着皇帝的宠幸,串通其女伯荣,出入内宫,介绍、收受贿赂,干预政事,恣意妄为。无耻之徒刘瓌,投靠王圣母女,把娶伯荣为妻当成升官封侯之跳板,果然如愿。针对上述事实,杨震先后两次上疏:一是请求皇上“速出阿母,令居外舍,断绝伯荣,莫使往来”。二是认为刘瓌无功无德仅以伯荣之夫故,便升侍中、封爵位,此举不合经义,有悖祖传旧制。

两次上疏,汉安帝不予采纳,反而将杨震的奏章拿给他的“阿母”王圣等亲信看。皇帝亲自出卖“举报人”,那伙佞人权阉除了感谢皇上的关爱,便是对杨震恨之入骨!

杨震才出任太尉就遇上了两个棘手的难题:皇帝的舅父耿宝、皇后的兄长阎显为他们各自的亲信要官,耿宝甚至打出了王牌,此乃皇上旨意。杨震居然不买皇亲国戚的账,断然拒绝。此二人也就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反杨震集团。这就是杨震的傻帽了,尽管从大道理上讲,你是为“国家”坚持公正的用人标准,严守原则,不开后门;可是人家“国家”都毫不在乎,你认的哪门子真?除了树敌积怨,对你还能有什么益处?看来,这位“关西孔子”是典型的书呆子,对官场的游戏规则一窍不通。想着凭清正廉明,凭书本理论,在流氓政客充斥的官场立足,实在是幼稚得可以。相比较而言,杨震的同僚、司空刘授就会来事多了。他风闻二皇亲为其亲信要官的消息,立即行动,征辟那二人,未过十天,即使其如愿升官。拿了乌纱帽送人情拉关系的美事,杨震硬是不会干。接着,汉安帝又封他的阿母王圣为野王君,并为其修建第舍,规模宏大,豪奢之极,耗费巨亿。樊丰、周广、谢恽等权阉,打着“国家重点工程”的旗号,向各地乱摊派,浑水摸鱼,而地方贪官也利用搞“国家工程”的机会,竞相伸手,大捞一把,惟独苦了百姓。为此杨震又一次上疏,指出上述弊端后,强调说:适值天灾频发,百姓困难,边境不宁,战火不息,国库空虚,社会不稳定因素太多,此刻再大建野王君府第,劳民伤财,只能招致百姓怨叛,后果不堪设想!弱智而又自以为可以代表天、地、人的汉安帝,当然听不进杨震的这一番忠言。樊丰之辈因此更加胆大妄为,竟然伪造皇上诏书,公然调用国家钱谷、建材,为自己营造豪宅,花费无数。

心心念念以国家利益为重的杨震仍不死心,利用地震为由头,又一次上疏切谏,以为皇帝左右中臣近官持权用事,不仅引发地震,而且导致去冬今春干旱少雨,这实际上是上天发出的警告,盼望皇上以此为戒,“奋乾刚之德,弃骄奢之臣”。

此次上疏中,杨震还主动为地震这样的自然灾害承担了责任,他说“臣蒙恩备台辅,不能奉宣政化,调和阴阳,去年十二月四日,京师地动。”这真是难为杨震了,任你身居宰辅,怎样的顺天应人,小心翼翼,也遏止不了自然灾害的降临;天灾,天公使然,非人力所能左右。不过,在“天人合一”观念占主导地位的古代,因为天灾而免除宰相职务好像是理所当然;就连皇帝本人,也会为此下诏,揽过自责,称“咎在君上”。如何面对天灾,显然是当代人聪明:天灾降临,肆虐人间,可以导演出抗灾庆功的喜剧;就是纯粹的“人祸”,也可以赖给“天灾”,反正天公无言,没法分辩。

杨震此次上疏,感动没有感动天地,不得而知;惹得皇帝老大不快,气恼了皇帝左右那帮丑类,却是的确的。那伙小人视杨震为眼中钉,恨不得早一天拔而除之,但鉴于杨震“关西孔子”名气影响太大,未敢加害。恰在此时,河间有个叫赵腾的百姓将上访信直接递交京城,指陈朝政得失。汉安帝把对杨震的怒气都撒在这位“关心国家大事”的平民身上,立即将其收监,让有司定了个“罔上不道”(目无领导,大逆不道)的罪名,等候处决。也许是“物伤其类”的缘故吧,杨震上疏力图救这位敢于直言的赵腾一命。并引用尧舜立谏鼓谤木故事,希望皇上留赵腾活命,从而收博采众言、了解下情之效。讵料皇上要杀鸡给猴看,汉安帝用赵腾伏尸都市的血腥事实警告杨震:多嘴多舌,决没有你的好果子吃!

延光三年(125年)春,汉安帝东巡,樊丰等权阉乘机竞修宅第,杨震的下属也查获了樊丰伪造诏书的证据。罪行即将暴露,这一帮蛀虫便使出了流氓政客的惯用手段,上纲上线诬陷杨震:自赵腾死后,他一直心怀不满;再说他又是邓骘提拔的人,肯定对皇上您有二心。汉安帝早就嫌杨震碍手碍脚,闻得此奏,一拍即合,于返京当夜就派人收回杨震的太尉大印。杨震已经被免职夺权,那伙先告状的恶人犹觉不解恨,且有后怕,于是策划勾结皇亲耿宝再上一本:杨震态度恶劣,拒不认罪。于是诏书又下:遣送杨震回原籍。

这连续两道诏书对杨震的打击太大。并不是特别眷恋权柄,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忠心耿耿,清廉如水,为国家利益,坚持反对高层的腐败,不怕得罪幸臣皇亲,不承想“国家”竟然和腐败势力穿一条裤子,反给他致命一击:回家“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爆发革命去吧!耿直又重士节的杨震,有口难辩——辩也没人听,除了一死他已别无选择。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遗言是:“死者,士之常分。吾蒙恩居上司,疾奸臣狡猾而不能诛,恶嬖女倾乱而不能禁,何面目复见日月!身死之日,以杂木为棺,布单被,裁足盖形,勿归冢次,勿设祭祀!”带着诛奸反腐志未酬的深深遗憾,杨震饮鸩而卒,永远离开了那个贪贿横行的世界和那个混蛋皇帝。死时他七十余岁。

杨震死后,那帮小人又唆使地方官刁难杨震的儿子,破坏丧仪,阻挠灵柩回故里,停棺道侧,并且罚杨震的儿子们充当苦力。路人皆知杨震之冤,见棺者不禁泣下。

杨震之廉,堪称千古美谈,比起高唱“三个代表”的某些当代人,境界高得不可以道里计。作为上相,他绝对是尽职尽责的好干部,正如《后汉书》所评述的:“抗直方以临权任,先公道而后身名,可谓怀王臣之节,识所任之体矣。”就是这样一位正直公道忠诚称职的廉政标兵、反腐斗士,居然死在了腐败分子手中,千年以降,犹令人扼腕长叹。杨震自以为一颗忠心,忧国爱民,然而那个“国家”却并不爱杨震,混账透顶的皇帝压根就不喜欢杨震这样讲真话的人,而杨震所谓“奸臣”,却被他视为宝贝疙瘩,亲之信之,重之用之,袒之护之。杨震们往往斗不过奸佞,甚至性命难保,根源就在于此。仅凭这一点,封建专制就该永远诅咒!

我为杨震招魂:清白吏兮归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