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从流氓到皇帝(外一篇)  

2016-02-08 21:0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高祖刘邦,排行老三,少年时既不爱读书,又厌恶下地劳动,整个一个混混子。父亲斥之为“无赖”,要他向埋头务农、不断增值家业的二哥看齐。但刘邦依然我行我素,游手好闲,东逛西窜;要么就酗酒玩女人,整日喝得醉醺醺。喝醉了上路,意识不清,身体失控,醉卧道旁,或者呕吐,或者嘴里说些狠话,那形象实在狼狈不堪!可后来做了皇帝,人们就把他神化了,说他年轻时只要一喝醉,头顶就会出现一条龙盘着,射出一道神奇的异彩。还有苦心孤诣编造的神话,什么赤帝的儿子杀了白帝的儿子啦,借以自我神化。而最荒谬、最诡异、最流氓的则是关于“龙种”的传说,刘老三居然是他娘与蛟龙野合的产物!这个“人与兽”的黄段子,刘邦不授意,谁敢胡编?他的子孙们不认可,哪个史官敢往史册上写?刘老三为了最高权力宝座,政治讲到这个份上,可发一噱!

流氓本指无业游民,刘邦却是有业不就,主动选择混世。既无正当职业和固定收入,又要打肿脸充胖子,强装出一副潇洒相,而且喝酒玩女人都是需要银子的干活,钱从何来?那就只有使出撒泼、耍赖等流氓手段来牟取。刘邦常常去寡嫂家蹭饭吃,并且还要吆喝其酒肉朋友同往,俨然“吃大户”,小农人家,又是寡妇带孩子,哪能承受得了如此饕餮?嫂厌其常来,每故意敲锅以示“羹尽”,下逐客令。刘邦对此耿耿于怀,想着有朝一日定要报复……

长期的流氓生活使刘邦养成了哥们义气,钱财来得快去得也快,他由此获得喜好施舍、豁达大度、宽厚仁爱的名声。他放荡不羁,人情练达,见多识广,视野较同辈村民开阔,不受传统观念束缚,虽遭物议亦不为所动。他认准了从政做官一条道,总算混了个亭长的职位,十有八九是通过流氓手段,贿赂上级弄到的。不管怎么说,进入公务员序列,毕竟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不仅有了稳定的收入,而且得到社会的认可,听人们“亭长”、“亭长”地呼叫,着实有点得意忘形的感觉。然而,一次在路上刘邦偶遇秦始皇出巡,见识了皇家威仪的尊贵派头,相形之下,更显自己小亭长的无名和可怜。对权势羡慕之极,他禁不住脱口而出:“大丈夫就应该像这样啊!”遂强烈萌生了做皇帝的冲动,于是他选择了一条几乎看不见出路的流氓冒险之路。在等级森严、讲究门第资历和实力的权力场,凭他一个小亭长,要爬上皇帝宝座,论其难度,几与登天等。可是,刘邦最后真的“美梦成真”,做了堂堂汉朝的开国皇帝,创造了一个“登天”神话。

作为由平民而皇帝的第一人,刘邦绝对称得上是成功人士,且鲜有可以企及者。然而刘邦究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流氓,这种习性浸淫到他的血液骨髓里。在争夺皇位的过程中,乃至贵为天子后,依旧本性难移,一不留神就露出一副流氓嘴脸。终其一生,刘邦似乎都在流氓的轨道上一以贯之地滑行着,未能改弦易辙。

有一次沛县令宴客,全县干部都凑份子钱前来祝贺。县府秘书长萧何带头张罗,明确宣布:按送礼多少排座次,千钱以上入雅座;不满千钱,坐大厅。亭长刘邦一文钱也没拿,竟口称“份子钱一万!”而后就腆着脸径奔雅座,且坐了首席。这一系列的违反常情常理的举动,博得一位老者吕公刮目相看,便打问其人根底。萧何语带不屑地说:刘老三爱吹牛说大话,成不了什么大事!可这位老者还是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刘邦。能看出流氓的巨大潜在价值,吕公确实是政治投资高手!

由亭长而沛公,是刘邦实现皇帝梦非常重要的一个飞跃,县令的权威及号召力比亭长要大得多。对秦朝政权完全失望的黎民,盼望早日造反,彻底颠覆暴秦统治。沛县父老杀死了出尔反尔的县令,急需新的领头人。萧何、曹参作为县府高级佐吏,接过这个位子应该是顺理成章,然他们是书生,胆小怕事,顾虑重重,留恋已有的官位,又恐事不就,招来灭族之祸,于是就尽力推让刘邦来打头。刘邦位卑胆大,“我是流氓我怕谁?”而他此前编造的系列谎言,什么“龙种”呀,“赤帝的儿子”呀,“君相贵不可言”呀,此时也起了重要的舆论导向作用,于是他居然顺利得到了沛公(县令)的位子。

进兵关中,刘邦拥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就摆起了草头王的架子。游说之士郦食其求见时,他老人家正八叉腿倚床斜躺,让两名小姐给洗脚丫子,按摩脚掌呢!看来,刘老三即使不是足浴业的创始人,起码也是最忠实而又有创造性的传承者。郦食其是有名的狂生,自称“高阳酒徒”,对酒色之徒刘邦踞傲慢待自己好一顿数说,毕竟是用人之际,刘邦急忙正衣冠赔不是。应该说,刘邦还是颇有度量的。

刘邦进入咸阳城,以“关中王”自居。他看着富丽堂皇的宫殿和绝色美女,十分留恋,准备就此住下,恣意享受。妹夫樊哙和首席智囊张良极力劝他,天下还没有平定,特别是更加强大的项羽打来了怎么办,他这才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只好暂时克制流氓的“消费欲”,撤退到灞上。

楚汉战争前期,刘邦屡屡败北,到处逃亡,但每次吕后都能找到他,刘邦很奇怪,问原因,吕后说他藏身的地方常有彩云缭绕云云。刘邦便让手下人广为传播。实际上,这种谎言和“龙种”之类神话一样,都是刘皇帝煞费苦心编造的,以此证明自己与众不同,有王者之气。其实,此“王者”在生死关头,那个“气”显得极度猥琐自私,远不及寻常百姓。兵荒马乱,刘邦路过故园,派人去接家眷,眷属已逃亡,未得。后来有幸与妻女巧逢于道,就让上了车。待楚骑追来,刘老三一着急,就把两个孩子推下车,只顾自家逃命。两个孩子被好心的随从帮助救起,但刘太公和吕雉却落入项羽之手,成了人质。

神话不能唬人时,刘邦就乞灵于流氓腔。为了迫使刘邦投降,项羽对刘邦说:“你如果再不投降,我就把你的父亲煮了!” 刘邦知道项羽在要挟他,干脆耍起了无赖:“好啊,哥们!别忘了咱两可是‘拜把兄弟’,所以我的父亲也就是你的父亲了。你要是一定要煮咱爸,那就请便吧。不过,别忘了给我也留一碗肉汤噢!”项羽被一席流氓话气得七窍生烟,当即下令将刘邦的父亲杀死,因当场有人施救,未果。随后项刘停战协定达成,项羽将刘邦的父亲和妻子送还。

政治人物,普遍善于表演作秀。刘邦为了实现皇帝美梦,就“哭”过几回呢!为占领政治道德制高点,刘邦接受新城三老董公建议,为义帝发丧,袒而大哭,哀临三日。进而联合诸侯,共讨“大逆无道”的项羽。哭义帝是名,吆喝诸侯替他卖命打项羽才是真。逾三年,项羽兵败自刎,刘邦拿项羽头招降最后一支抵抗的楚军后,以鲁公礼葬项羽,亲为发丧,哭之而去。此一哭,既笼络了人心,又赚得“仁义”名声。

公元前202年正月,韩信等诸王上书刘邦,请他即位称帝。梦寐以求的皇冠就要加顶了,刘邦明明乐在心头喜上眉梢,却还要假惺惺表演一把谦让秀,而后“很无奈”地被“大家”推上皇帝宝座,二月初三,在山东定陶汜水之阳举行登极大典,定国号为汉。

做了皇帝,富有四海,刘邦有资格和他二哥“比富”了。未央宫修成,大宴群臣,刘邦借为老爹敬酒之机,踌躇满志地对父亲夸耀说:“原先您老经常说我是个‘无赖’,没有二哥能理家治业。如今您看是二哥的财富多,还是我的财富多呀?”群臣大笑,欢呼“万岁!”刘太公窘迫之极,一张老脸不知该往哪放。揭短连老爹也不放过,适见其流氓习性之顽固。

刘邦平定异姓王叛乱,“走狗”该烹的也烹了,萧何提议把上林苑开放,让百姓去耕种,盖秦之旧苑已经荒芜,不复是养兽供皇帝狩猎的地方。刘邦一听就恼了,随即将萧何关进监狱。后有大臣问丞相犯了什么罪,刘邦竟说:“原先李斯做秦国的丞相,凡是功劳都归始皇,不好的事都由自己承担。但现在丞相萧何却接受了商人的贿赂,求我开放上林苑,为其牟利,收买人心。因此要治他的罪。”刘邦此举旨在通过打击元老功臣萧何,削弱相权以强化皇权。目的决定一切,罪名嘛,无中生有,随便编造就是了,要不,怎么能叫流氓呢?

总有人说刘邦军事上如何如何能干,这也是“胜者为王”的涂饰说辞。灭秦,破釜沉舟、打硬仗的是项羽,缴秦朝子婴的械、拾跌果的是刘邦;楚汉争霸时,帅旗所指、攻无不克、平定天下的是韩信,坐享其成得天下的是刘邦。反正他刘老三当皇帝了,咋说咋有理。真正表现刘邦军事才能的,是他亲率40万大军与匈奴对决那一回,结果被匈奴弄得灰头土脸,倘不是死皮赖脸用美人计脱身,就非进俘虏营不可!汉朝的“和亲”政策由此发其端。

虽说刘邦带兵打仗不行,可他的天下究竟是马上得来的,对“枪杆子里面出皇权”的痴迷膜拜,必然导致对知识分子的蔑视,动辄侮辱。刘邦的侍卫官曾对外暴料:“沛公一向厌恶儒生,来客有戴儒冠的,他就故意摘下其冠,往里边撒尿!”这种超级流氓动作,绝对是刘邦首创;至于张口骂儒生,那更是家常便饭!政权建立之后,陆贾时时在刘皇帝面前说称诗书,又招来一顿臭骂:“老子的天下是凭三尺剑玩命夺来的,关诗书屌事!”虽然刘邦被陆贾说服了,但那种歧视仇视知识分子的流氓之气在华夏上空扩散开来,影响久远。

表现刘邦流氓本性的还有两件事不能不说。一是特设了“羹颉侯”这样一个古怪的爵位。这是个戏谑、嘲讽性封号,据《史记·楚元王世家》记载:刘邦建政后,分封同姓诸侯王,唯独不封嫂之子刘信。经“太上皇”(即刘邦的老爹刘太公)劝说,才怀着泄愤情绪封刘信为“羹颉侯”。颜师古注:“颉,音戛,言其母戛羹釜也。”你娘当年用敲锅响驱逐我,现在就给你戴一顶“敲吃饭锅侯”的帽子!二是公开下令已经归顺汉朝的原项籍旧部下,必须人人登记在册,等于在你的个人履历中用红笔注明:此人“历史有问题”,而后才给安排工作——拜为大夫。有一个叫郑君的,不愿意遵奉此项歧视政策,拒绝登名入籍,就被逐出了干部队伍。如果说“羹颉”只是意气用事的“恶搞”,侮辱的也仅限寡嫂一家,那么把项羽旧部打入“另册”的政令就是涉及数以百计的投诚人员的大政策,关乎能否实现民族和解的大举措。对曾经的政敌,哪怕你已经放下武器,完全归降,仍然念念不忘,即使不杀头,也要给贴上“历史反革命”的标签,公开示众!这种公开侮辱人格、永久性歧视对手的缺德政策,大概只有流氓皇帝刘邦能想得出。

流氓就是流氓,既是流氓,就必定缺德。关键不是大人物缺德,而是缺德使人成为大人物!刘邦成功的导向作用,其流氓政治的负面影响,岂可忽视哉?

 

                                   元曲中的流氓皇帝还乡

   

汉十二年(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平定淮南王英布后,归途经沛县,衣锦还故乡,在众乡亲面前着实秀了一把,还留下了那首有名的《大风歌》,这是见诸《史记》的历史事实。

过了一千多年,元代扬州人睢景臣在其曲作《哨遍·高祖还乡》中,用文学艺术的形式,嘻笑怒骂地嘲讽了流氓皇帝的“威加海内兮归故乡”。今日读来,犹令人击节赞赏。

曲一开头,就描绘了一幅乡民准备迎接最高的忙碌图:社长挨家挨户通知,认真搞好清洁,备好粮草,迎接皇上銮驾光临。那些赤贫的村民,室中摆的头上戴的身上穿的,都被特意换成了高档的和崭新的,仿佛个个都是“大康村”的大户人家。接下来写乡民列队欢迎皇帝老人家。首先出现在乡民面前的,是显摆喝道的皇家仪仗队,那稀奇古怪的旗帜全让乡亲们认错:日旗、月旗被认做红圈套乌鸦、白环套白兔;飞凤旗也被读成“鸡学舞”;而所谓飞虎旗和蟠龙旗,则被认成“狗生双翅”和“蛇缠葫芦”。这些唬人的大旗已经让乡亲们莫名其妙了,再加上手持红漆叉、镀银斧、金瓜锤的仪仗队员,身着奇异的戏剧服装,脸上堆满了威严,像木偶似的做着整齐划一的动作,就更让乡亲们心生畏惧和神秘:究竟何方神圣,做了皇帝,竟然如此八面威风? 

主角总算出场了,黄罗伞下,几个时髦女郎簇拥着一个大汉步下车辇,只听有人吆喝“跪拜!”众乡民连忙伏身而拜,那人只是倨傲地挥挥手。这么牛B,到底是什么人?带着疑团,有几个胆大的乡亲抬头细瞅瞅,一眼认出原来是“他”时,差点把鼻子气歪胸膛气炸!

——你不就是刘老三那个小无赖吗?你老婆不是吕雉那个丑刁婆(怎么今天搂着几个小娇娃)吗?你们两家的根根底底,谁不清楚呀,装什么洋相?你嗜酒如命,欠债不还,小偷小摸,甚至明火劫财,乡亲们谁心里设有一本账?好了,你从前耍赖欠我们的钱粮,我们以后就从交皇家的差钱粮税中直接扣除得了,也不和你细算老账啦。最荒谬的是,你刘老三竟然公开改名换姓,叫什么“汉高祖”,你以为改了这个鸟名字,就能蒙过乡亲们?想得美!

好一个睢景臣,在“皇帝万岁”的时代,笔锋直刺神圣的天子,骂得痛快淋漓,六百年后的今人读之,仍觉那样过瘾。睢景臣不知先进理论为何物,只是兴之所至的“戏说”罢了。相比之下,我们的一些以建设先进文化相标榜的“正说”,把一个个“大帝”塑造得那么高大完美,让人不禁生“今夕何年”之叹。某些文化人,真该剪剪头脑里的辫子了!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