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转载】(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2016-03-14 18:00: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节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集体记忆,但每一个人对春节的回忆都很不一样,老年人有老年人的念想,青年人有青年人的憧憬。对于我们这一代新中国的同龄人,又有我们特殊年代的特殊记忆,每每想起来,都感觉回味无穷。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童年时代对春节的印象很淡,因为我们家不是地道的北京人,我三岁时随父母从东北工作调动来到北京,住在三里河计委大院,院子里住的人全是天南地北的外乡人,过春节没有什么统一的规矩,只记得一长串的干部排成一队,各家走一走,互相拱手拜个年就算完事。回到自己家里最多就是吃顿饺子,也不守岁,也很少穿新衣服,更没有一分钱的红包。从孩提时代到青年时代,我在春节里就照过这么一张照片,还是一个串门的叔叔带了个相机,给我们三姐妹和老爸在院子里拍得。我土里土气穿了个大花棉袄,大妹穿了个旧棉猴,小妹穿的是我穿小了的一件更旧的棉猴,我因为是老大,总能有新衣服穿,所以就笑得有些得意。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在16岁的青少年时期赶上了文革,18岁刚过就下乡插队了,在大西北一共过了5个春节,我对春节印象最深的就是那几年的春节,之后我回到北京,日子越过越好,就又回到千篇一律、百无聊赖的春节里去了。
       我是1969年初离开北京去农村插队的, 那时我们可选择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山西浑源县,一个是陕西富县,听说山西的条件比陕北要好一些,但我还是选择了陕北,因为我曾在1966年的大串联时去过两次延安,原因就是我老爸在抗战时期曾在延安待过几年,那时的年轻人满脑子都是不着边际的革命理想,我也不例外。
       以下就是我两次去延安大串联的照片,第一张是1966年的10月份,我们几个女红卫兵在宝塔山下拍的,左起第二人是我,那时我穿了一件假军装,还美得不行呢。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第二张是1966年的11月份,距上一张照片的时间仅过了一个月,还是宝塔山下的这个地方,后排左起第一人就是我。那时我终于有了一件真的军装,是老妈的一个老战友给我的,虽说是一件男式军装,我也宝贝得不行,一直穿到了去插队。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去插队时,是带着我大妹一起走的,那时她才16岁,后来她们那一届差不多都分配到北京的工厂了,就为这我老妈把我骂了一辈子。 我们到陕北以后没多久就到了1969年的春节前夕,我俩一起跑到公社的照相馆拍了一张照片,寄给了家里。那个照相馆就在一间小破平房里,墙上挂了一块黑不溜秋的破布,门也关不严,拍的照片都跑光了,不过这张照片是我在陕北插队时唯一的留念。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一年的年初我刚过了18岁生日才一个礼拜,从插队的那天起, 我就从一个青少年过渡到了一个青年。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以下是一张富县冬天的照片,自然是从网上看到的,感觉与我印象里当年的情景差不多。这张照片乍一看跟延安有些相似,因为陕北的很多县城都有宝塔,据说当年国民党空军轰炸延安,到了富县看见了宝塔就把炸弹扔下来了,结果延安就没有被炸。宝塔下面的这条河叫做洛河,河那边就是县城,河这边紧挨着一条公路,公路边就是我们所在的茶坊公社,我们村叫做“吉子湾”,就在公路边的一座大山的半山腰,离县城和公社都很近。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在陕北过得那个春节不仅奇特,还有点诡异。后来我回陕北看老乡时,还跟我当年的房东大哥提起过那个春节,他于是给了我几张老照片。以下就是我们住得窑洞,在半山腰上,在当时是村里最好的窑洞窑洞的方向是坐北朝南,左边的那间是我们五个女知青住得,东边的那间是个大窑洞,是房东一家住的,房东大哥和大嫂当时都不到24岁,都有俩孩子了,女孩子2岁多,小男孩刚满月,还有一个老爷爷,老奶奶已经去世一年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窑洞前的西边有一间小平房,是磨房,我们吃的粮食都是自己套着驴,在磨房里转圈磨出来,再用筛子筛出来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这几张照片都是我们走了以后拍得,是这家春节前祭祀祖先的仪式。我们在的那年春节前,房东一家也是这样祭祀的,人们头上蒙着白布,腰里系着白布条,院子里摆的案子上有各种祭品,祭祀完了大家就围在一起吃一顿。我还记得当年的那个仪式,案子上有一只大猪头特别漂亮,白白净净的,猪头上还挂着白白的、像剪纸一样的猪油花。祭祀完了我们还得到了一盘凉拌的猪耳朵,上面撒了一些麻油和辣椒油,特别的好吃。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个春节最难忘的一件事,就是年三十的下午, 我和另一个女知青去公社的邮局给家里寄信,我们村离公社也就是两里地的距离,下了山沿着公路走,拐个弯就到了。走之前房东大哥刨了一根巨大的树根拖到了我们的窑洞前,跟我们说,快点回来啊,晚上家家户户都要在树根下点火,满山的火堆特别好看,还要打牌热闹一晚上呢。
        我俩到了公社寄完了信,还逛了一会儿,天都黑了才往回走,没想到山里的太阳落得那么快,一下子就伸手不见五指了,公路上连一个路灯都没有,我俩拿了一支手电筒,一点不夸张的说,只能看到自己的手指头,其它的一概看不见。那时我们村还没有通电,家家都是小油灯,我俩走了一阵子,也不知到没到村口,当然也看不到村里小油灯的亮儿,记得我们村的山下有一片坟地,后来我俩糊里糊涂就走进坟地里了。还好那时我们都不迷信,否则吓也吓死了。
      我俩在坟地里转了半天,嘻嘻哈哈的也不知道害怕,可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出那坟地去,也搞不清村子的方向,记得有人说坟地里能看见蓝色的鬼火,但我们当时也没看见,反正是一点亮儿和一点声音都没有。后来我俩都走累了,就坐在一个大坟头上歇着, 我说咱俩干脆就等着点火烧树根的那一刻吧,全村都点火,那么大的亮儿咱俩肯定能看见。
      当时我就有一个想法,在坟地里过除夕可是个新鲜事,以后可以写小说吹吹牛了。不一会儿,就看见斜上方有了一点火光,之后满全村的大火全都熊熊地燃烧了起来,金红色的火苗直冲黑夜,那可是一整座燃烧着的大山啊,真的是太壮观了,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后来我俩就循着在那座燃烧的大山走回了村子,房东大嫂把我好一顿数落。
      之后我们就在房东大哥的窑洞里打了一夜的扑克,那也是我第一次的除夕守岁,后来我就长了一身的虱子。第二天,大年初一的一大早,房东大哥就跑到我们的窑洞里来了,他说要带我去“崩崩昨晚在坟地里惹上的一身邪气”,我定睛一看,他手里竟然拿着一只手榴弹。他说这是他在地里捡来的,他是村里的民兵,扔过这玩意儿。 我和我妹于是跟着他跑到了村外的半山腰上,我们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房东大哥抡了抡胳膊,奋力往山下一扔,我俩赶紧捂住了耳朵,可是等了半天都没听见一点的动静,那手榴弹竟然没响!是个哑弹。
      以下发几张富县档案馆最近出版的一本书《北京知青在富县》里的老照片,给大家欣赏。积肥和送肥我都干过,当时我是知青里比较能干的,一天能挣7个工分,是妇女社员里的最高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没有犁过地,只撒过种,犁地是男人干的活。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锄地自然也干过。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套驴磨面我们常干,要不吃什么。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没有参加过民兵,但参加过宣传队,我们公社的村子我几乎都去过。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后来回我们村了两次,第一次是我离开陕北的35年以后,我们单位组织了一次红色旅游,乘大巴车从西安到延安参观,正好路过我们村,那时我们村已经从山上集体搬到山下的公路边了。以下是我见到房东大嫂的那一刻,她开门后立刻就认出了我。照片是我们单位的同事拍得。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以下是我和房东大哥大嫂在公路边上的合影,那个高个小伙子,就是大哥和大嫂的儿子,我插队去的那年他还不到一岁呢,我们天天抱着他玩,他如今都是35岁的大小伙子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如今他们家的日子过得很不错,院子里像一座小花园,他们一共有4和孩子8个孙子,老爷子早已过世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第二次回陕北,是全家一起从西安到延安去旅游,又路过了我们村子。因为没有和房东大哥联系上,他们不在家,我们三人就在我们村的牌子底下留了个影。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但我老公在从延安返回的时候却找到了他的房东,他跟我是中学的同学,也是1969年一起来陕北插队的知青,跟我一个公社,但不是一个村子的。带红军帽的是我儿子,他从延安买了一顶红军八角帽,一路上都喜滋滋地戴在头上。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再后来我邀请房东大哥和大嫂来北京玩儿了一趟,我儿子开着车,我们一起逛了天安门、王府井、动物园,吃了烤鸭、涮羊肉、麦当劳,还有老北京小吃什么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以下是2013年的春节期间,我们学校去陕北插队的知青大聚会,我和老公都去了,后排左起第二个,穿蓝色羽绒服的就是我老公,前排左边带红色围巾的就是我,我旁边挨着我的两个女同学就是跟我一个窑洞里睡过觉的知青,其他几个男同学都是跟我老公一个炕头上滚过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之夜,北疆内蒙古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在陕北其实只呆了一年,然后就去了内蒙建设兵团,在内蒙一共呆了4年,也就是说在寒冷的北疆过了4个春节,这4个春节也是很有意思的。我们团的团部在包头万水泉,我们连就驻扎在黄河边上,我们连是水稻连,因土地多是盐碱滩,只能种水稻。我到内蒙兵团主要是为了脱离农村户口,兵团战士听起来总比农民强点吧,但内蒙的生活要比陕北差得多,劳动强度也很大,我和老妹一度很是后悔,很想回陕北,但已经回不去了。不过我后来从兵团回北京上了大学,也算是运气不错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和老妹到兵团后不久就又赶上了一个春节,那是1970年的春节,因兵团有规定,兵团战士3年之内不准探亲,到第4个年头才可以陆续的、有计划的探亲,所以我从1970年到1972年这3年都是跟知青们一起在内蒙过的春节。1973年开始给兵团战士放探亲假,谁不想春节回家呢, 我那时当了排长,不能跟战士们争这个时间,是过完春节才回的家,所以在内蒙一共过了4个春节。以下是我们在冬天到来之前发了皮帽子,赶紧和老妹到包头拍了张照片寄回家。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后来又发了棉大衣,还有棉袄、棉裤、大棉鞋,但人家正规军的军装是“国防绿”,而我们的军装不过是白布染黄了的,被大家叫做“鸡屎黄”,但拍出照片来感觉还不错。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一年的春节和以后三年的春节,我都是在内蒙过得,我对那几个春节最深的印象就是包饺子。因为我们连有400多号人,要是都让炊事班包饺子是不行的,于是每个班发一脸盆面粉和一脸盆饺子馅,自己擀皮包饺子,然后轮流到炊事班的大锅里去煮。没有擀面杖,锯两根铁锹把就可以,案板就用屋里的小桌子,只是没有篦帘放置包好的饺子,于是每个班都用报纸当篦帘。
      家伙什儿齐全了大家就开始擀皮的擀皮、包的包,刚开始有人往饺子里放钢镚,说是谁吃到了谁有福气,可有人说咱们都给发配到边疆了,有什么福气呀,干脆包几个黑枣进去,谁吃了谁倒霉吧。那时在内蒙到处都有卖黑枣的,也不愁找不到,我就吃到了一棵黑枣,那东西甜甜的还挺好吃的。再后来就有点闹疯了,有的班开始往饺子里包煤渣子,说是想听听那玩意儿在嘴里被嚼得嘎吱嘎吱的声音,之后,这恶作剧就传到了每一个班上,最后还是连长出来制止了一部分,但依然有吃到煤渣子的倒霉蛋,看他们使劲漱口往外吐煤渣子的样子,真是够可笑也够可怜的。
      各班包完饺子就等着去大锅里煮,可那大锅全连就有一口,连里一共有24个班,我们是第19班,轮到我们的时候,饺子全都和报纸沾到一起了,我们端起报纸就往炊事班跑,可那些饺子怎么抖落都抖落不到锅里去,我也急眼了,端起饺子连报纸一起扔进了锅里,煮去吧,反正也吃不死人!等煮好的饺子端回班里的时候,每个饺子上都有字,这个是“的”那个是“了”的,特别有趣。大家一起吃着饺子,看着吃出来黑枣和煤渣的人出洋相,真是开心死了。

       我在内蒙拍的照片很少,拍照只能去包头的照相馆,那时谁也都没有照相机,就算家里有,也不可以带到兵团来。但有一次,是1972年的秋天,排里的一个本地战士的家里来了个亲戚,带着一台照相机。我们当时正好在收稻子打场,于是我们班的战士们爬到了一个稻子垛上拍了一张合影。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老照片,看我们每个人的神态都很自然,也都很阳光,如今,这么纯真的笑容是越来越看不到了。照片上最右手边那个的就是我,我当时还是个小班长,过了一年才提得副排长和排长。我的裤子是穿了好几年的旧军装,都洗的发白了,上衣是一件当年的新军装。最左边的是我的副班长,是从呼和浩特市来的知青,其他都是从北京来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后来我们又瞎摆起姿势,抱着稻子、挂着白毛巾拍了一张丰收图,因为拍照的人离我太近,结果把我拍得很大,别人拍得很小,有点不成比例,但我也很喜欢这张照片,因为只有我照得最好。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这张照片也是那次一起拍的,我们坐得地方就是我们修得水渠,背后是我们自己脱土坯盖起的营房。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还有这一张,那时北疆局势很紧张,我们连被定为是高炮连,连里有5门高射炮,但真正碰过高炮没有几个人,炮手都是千挑万选出来的。我没有被选为炮手,但是拍张照片,摆摆样子还是可以的。右边穿白裤子的就是我。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们还跑到了黄河边,望着那涛涛的黄河水拍了一张,特别的小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以下这张照片里面没有我,那时我已经去别的排当排长去了,这些战士大部分都是我原来那个班的,背后就是我们班住的房子。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在兵团有一张感觉最有趣的照片,就是以下左边的这张。那一年我跟班里的几个战士打赌剃秃子,她们说我要是敢剃秃子她们就敢跟着我剃,结果我们5个人都剃了,不过没有剃光,都是平头或分头,我们后来去包头的照相馆拍了一张合影。40年以后我们回内蒙兵团再聚首 ,又按照原来的顺序拍了一张照片,可惜少了一个人,她那年家里有事没有去,我们于是给她留了一个位置。对比一下,看看这几个人40年的变化吧。顺便说一下,我们那时在班里互相都不叫名字,而是称呼外号,外号都是班里的人互相起得,基本以外貌特征为标准。这4个人除了我,他们4个的外号是德国兵、大眼、耗子、二爷,猜猜看,能对上号么。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2009年是我们到内蒙兵团的40周年纪念日,我们北京的一帮知青租车到了内蒙的黄河边,去寻找我们曾经住过的营房,可惜啊,十几年前黄河发了一次大水,把这一片全淹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大水褪去以后,这里还是一片盐碱滩。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这是我们在黄河边的合影,黄河上已经架起了一座大桥。最左边穿黑衣服的就是我。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到现在我们这帮人还经常聚会呢,这是其中的一年春节在我家的聚会。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在兵团过得最后一个春节是1973年,那个春节以后我第一次回家探亲,但那时在北京我已经没有了家,我父母都早已去了河南干校,我们姐妹俩只是在北京转了个火车就走了,我们的探亲假只有12天,父母都眼巴巴地在河南等着呢,没有时间在北京逛。可巧那一年河南下了场大雪,于是我们一家人请了一个有相机的朋友,到雪地里拍了几张合影。那年我小妹妹刚刚回到北京分配工作,因为我们家已经有两个下乡的了,她就可以留在北京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是我们离家4年以后的第一次团聚,老妈说,什么春节不春节的,没有孩子在身边,这几年的春节过得也无趣,孩子在家的这几天就算是我们家的春节了。那几天我俩在老爸老妈身边过的很愉快,老妈还在附近的村里买了一只鸡,他和老爸去开会了,让我和我老妹宰。我拿着刀比划了半天那鸡还是不死,我刚一撒手,那鸡就飞到房上去了, 我又扛来了梯子爬上了房顶,才把那只半死的鸡抓了下来。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我们俩穿得就是兵团的大衣,带的也是兵团的皮帽子,感觉这场景跟兵团也没什么两样。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一次我们可是拍了个够,后面的树就是干校的苹果树,我老爸还在房子前面挖了一个大坑存放苹果,留着冬天我们回来探亲时吃,那年我俩可是把各种苹果都吃个了够,有五星的、国光的、还有香蕉的。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探亲假休完我们从河南到北京转火车回内蒙兵团,在大街上逛的时候被一个人叫住了,他是附近照相馆的人,看中了我们的兵团服装,要求我们去他们的照相馆免费拍照,于是我俩每人拍了一张林海雪原背景的照片,那时也没有彩色照片,这颜色都是后来上的色,看起来很假,但那个时候我俩也美得不行,没花钱,还给我人寄来了“彩照”,真是天下掉馅饼啊。后来我们连有人看见他家照相馆的橱窗里展出了我俩的照片,回来告诉了我们。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1973年的秋天,我回北京上大学,那时我们都被叫做“工农兵学员”,我们每月有19块钱的伙食补助,真的是好穷啊,那年我都23岁了,不好意思管家里要钱,上大学的4年里,我还穿着兵团的旧军装呢。但我只要每年可以回到河南的父母身边过春节,毕业后还可以留在北京,就已经非常得满足了。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人都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大学快毕业的那年, 我已经差不多又被从“农民”和“兵团战士”改造回“城市大小姐”了,我老妈也从干校回北京分配了工作了。以下是我和老妈吃完”老莫“,也就是”莫斯科餐厅“后拍的照片,我还带着校徽呢,可已经不是穷学生的样子了,那时大街上开始流行驼色的长毛围脖,我也买了一条,自然是老妈掏的钱。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那一年的春节我们是在北京过得,我们的日子也终于有了盼头,老爸也调回来北京,小妹也落实了工作,但我老妹仍在内蒙兵团又多呆好几年,因此到今天我都感到自己但不起她,当年真不该领着她去陕北插队。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这就是我的春节,在特殊年代里的特殊的春节,虽然现在听起来有些荒诞,有些不堪回首,但依然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我和我老公也是在那个时候相爱并走到一起的,找一个有着共同经历的人相伴,对我们那个时代的人来说,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原创)春节的记忆(七)我的春节--陕北小山村坟地的除夕夜,北疆内蒙的煤渣子馅饺子 - 漫步夕阳下 - 漫步夕阳下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