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消失的前河  

2016-06-03 08:59: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河在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己经几十年了,前河是一条不长的河,长约1500米,宽不足40米。前河东起龙尾河(现在第一人民医院东侧),西至西艞口与未改道前的西盐河相连,不起眼的前河在新浦开埠中曾经有着重要的作用,是新浦一条重要的货物集散河道。她是新浦由荒滩成为市镇的见证者,她在新浦初期兴盛中作出过重要的贡献。

浦者濒也,初期之新浦夹在前河后河之间,东有龙尾河,西有盐河,后河(临洪河)通海达洋,受潮汐影响,船只停靠困难。龙尾河、西盐河由南向北,不适宜向阳建房,而前河风平浪静,可适船舶避风停靠,前河距后河一里多路,滩平地阔,能滿足人们栖息居住。当大海退去盐田成了荒滩,陆地渐渐形成,1728年清雍正六年,新浦临洪盐场与青口兴庄盐场合并为临兴盐场,外运盐船齐集临洪滩,这临洪滩(热电厂附近)遂成了淮盐集散之地,新浦便成了新兴的码头。船运的繁忙,人员间来往,盐业运输带动了农副产品的贸易,新浦西艞口就成了集市。

当时在此的军政部门有,清海州镇守使下属的盐防营,专职缉私,有政府的盐斤交易所、有储盐的盐廩。盐自古有国家专营,是中央政权财税的来源,盐营销垄断价格就高,百姓穷困吃不起盐,只能偷买私盐。贩私盐利润大,不断有人冒险走私,这盐防营就是他们的克星,因而为盐造反的流血事件层出不穷。商人来此购盐时,要带上银票去交易所付乞领单,再去盐廩付单提货,然后就是雇用脚力装船。此时的西艞口外,公干商人脚力船夫,形色于这新兴市镇,当地人纷纷在此建房,随着各种各样的消费,便带动了前河物资的流通。

到了1892年清光绪十八年,东海县临洪市富安,也就是今天浦南镇富安村,刘振家、刘振殿等人发现新浦商贸渐成刍形,倡议创建新浦天后宫。这天后宫位于民主路与市化路交汇处西北侧,其时东面还是荒冢累累,蒿莱无际的荒滩,那时的老大街也就是西艞口到天后宫这么长。民主路距前河不过百米,南极路以西的前河北岸是当时的粮食集散地,沿岸平房连片,河岸条石铺砎。每当粮船而至,脚力扛着包,伙计按包发签,每根签就是一趟的汗水钱,凭签去账房结帐。多时粮船林立,大船小船拥泊河道,待卸的船上码着粮包,船夫落下高耸立着的桅杆。前面大船上的脚力合着号子,长长的跳板,在脚夫与粮包的重压下,晃晃悠悠,卸粮时的前河,其场景好不热闹。

此段前河当地人称作前河底,为什么叫前河底呢?也许因为这儿是码头,有船到码头货到站的意思吧。那前河北岸,商号门面一字摆开,布帘招牌高挑,迎风飘逸。三兴公、大丰、华新永、福兴祥、兴义永、新昌恒、同兴祥等粮行粮栈鳞次栉比,一里路的前河岸边排着30多家商号。粮行规模大小不等,以当地人经营为多,专为零散用户买卖粮食,也兼批发收些佣金。前河上粮船大的可装数万斤,船小的有万余斤,粮食来自西南等地,由灌南、沭阳经六塘河、善后河再转盐河运至前河底。

消失的前河

本地乡镇的粮食多由毛驴驮运,也有车推肩挑的,粮贩、农民清晨自乡下出发,中午时分方能赶到前河底,他们三五成群,多人结伴,一路风尘,灰头土面。卖粮大军熙熙攘攘,前河岸边人头攒动,这时的前河底热闹非凡。船装粮食都有固定的粮行收货,粮商与粮行早己谈好价格,船到看粮验货,卸船交割就行,粮商与粮行老板店堂品茶,谈笑风生,一切都在安排之中。那些驴驮肩挑的可就热闹了,走店串户讨价还价,数斗验粮争论不休,小户也真不容易,大老远跑来辛苦不说,实指望能卖个好价钱,这么压价还怎么能到街上多扯块花洋布呢?

前河岸边大船卸货的,过斗叫数的,帐房先生的算盘拨拉的辟叭响,脚力扛着粮包,船上岸边留下滴滴汗水。那船家媳妇把着舵,孩子们在船上嘻戏,他爹早上了岸,找熟人海吹了,只等卸完货再去后河底装货,弄个来回载。

随着前河船运发展,带动了洋桥巷的繁荣,这儿形成了独特的市场,南乡西庄近河的农民,撑着小木船多由此上岸。南来北往的行人,推车挑担的都要从洋桥上经过,那拱形桥下船来舟往,桥上有人依栏眺往。岸上手推独轮车的,牵驴驮粮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杂耍的、卖估衣的、卖卷烟的、也有算命的,仿佛是缩小版的清明上河图。

除去各大粮行,前河岸边还聚集着众多摆扁卖粮的小贩。那扁子是柳条编的,上面放着原粮,象大麦、玉米、碗豆、高梁等,沿街摆在架子上。小贩们从粮行批来粮食,再加价零集卖给镇上居民。有钱人家吃大米白面,是不会买这种毛粮的(即原粮),穷人家手头拮据,买毛粮还只能以升计量,一升也就3市斤。下午三四点时分,是当地居民买粮食的好时光,有的拿着袋子有的挎着斗,挨个扁子用手抓,看看饱实程度,再用牙咬咬判别干不干,挑剔是他们的特点,钱虽少也要尽量买到货真价实的粮食。

穷人家买来毛粮,要经过加工才能食用,老大街上不少人家就有推磨或拐磨,因而当地人把下午称作拐磨时。有的一个院子三四家一盘磨,大家轮流磨粮食,先来的推着磨,后到的簸着粮,大家在一起拉着家长,下午的大杂院也挺温馨的。拐磨都在厨房,条件好的自家就有,不过拐磨盘小,只能加工少量毛粮或拐点精细品种。毛粮磨成糊,用草锅把糊烙成饼,那涮磨的水则留作做稀饭用。当家家锅屋炊烟升起,夕阳余晖下的小镇,一片祥和安宁,忙碌一天的人们,就要进入晚饭时间了。

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海州士绅富豪纷至沓来,在前河边上开行设店,沈云沛家在此开办了甡茂杂货店、甡茂商行、甡茂永布庄,杨景衢家开办了裕兴粮行。到了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许鼎霖与沈云沛、张謇合办的海丰机器面粉公司,自青口搬来新浦,厂址就位于前河南岸现南极路东、解放路南一带。因来往通过前河不方便,就在前河上修建起了钢筋水泥桥,相对于原来的木板艞很是洋气了,也许是忘了命名?也许就没打算起个名字?老百姓觉得洋气,大家都叫它“洋桥”,洋桥至民主路这段巷子就叫洋桥巷了,这就是南极路的前身。

围绕着粮食交易,这儿店家连片,农村来的最要紧是买布带回去,一家大人小孩衣料、鞋面布,全指望那点卖粮食的钱了。那时进一趟城不容易,撑小船也要好长时间,没船的全凭着两条腿,趁着这卖完粮食的时间买点东西,还有要给左邻右舍捎带的。匆匆的卖完粮食,急忙忙的买着东西,趁着天亮,还有几十里路要往家赶呢。船家需要的是日用杂货,水上漂来往一趟,船要走几天,总有缺的东西要置办,时间是有的,何时开船自个儿当家。居民们能在这里买到针头线脑,家用百货,大街上商店是大买卖,这儿地摊是小买卖,货全又便宜,精明的居民们,总能在这儿淘到价廉物美的好东西。下午这段时光,是店家生意最好的时候。

前河小市场上卖布头的、黄雀测字的、耍刀销药的,敲锣唱鼓书的纷杂繁华。摆地摊的琳琅滿目,小到瓶塞大到锡壶,一根圆钉几圈铁丝应有尽有。大街上有的这儿也有,大街上买不到的小东西,这儿也能买得到,大街上卖不出去的,这儿一吆喝就能卖出去,大商店不愿做的小生意,这儿做的也挺红火。

天一黑路边的玻璃罩煤油路灯,有专门的人来点亮,没有电灯的时代,那就是最好的照明。这些由商家集资出钱的市政设施,延长了店家的营业时间,毕竞还有那么多享受夜生活的人们,还有许多暂时不回去的外地人。灯下卖馄饨的摊子围着食客,热气腾腾,卖糖球的唱着糖球谣,吸引着闲溜的人们掷骰子赌糖球。前河边洋桥巷人影攒动,没有娱乐的年代,闲着的人真是辗转难眠,消磨着夜晚,直到煤油耗尽路灯灭,前河岸边的洋桥巷就是小镇的天桥市场。

1998年,温州国大房产开发公司海昌路上的项目,在地基开挖时,发现沿市化路海昌路口地下,埋着许多条石。这些巨大的条石,呈台阶状分布,经文物部门考证,为前河原海昌里码头。民国时的海昌里,位于现海昌路最北端,是市化路到民主路这段道路,即今天的昌旺东侧。

海昌里的开发源于郭海山,混迹于上海青帮的沭阳人,自结交海州镇守使白宝山后,鸦片生意做得十分红火。发了财的郭海山,广置土地房产,在1923年也就是民国十二年,于天后宫东面民主路与前河之间,购得大片土地,隔路造起东西两处大宅院,那海昌里的前河北岸,建起进出建筑材料的码头。

消失的前河

海昌里东面是两进的院落,两层中西合壁楼房,四面围成个8字形,四周围廊中有过道。建成后郭海山开起了中央大旅社,接待四面八方的客商。西面的院子,三面两层楼房,东侧八间南北各为七间,西面平房。此院楼上为妓院,楼下门面房出租,郭海山仿造上海里弄起名,两处大宅院之间建成的巷子就叫“海昌里”,那妓院名曰:“海昌书寓”。

海昌里的建成,让荒芜人迹的天后宫东面喧闹了起来,郭海山的商业开发策划的不错,中央大旅社留住客商,海昌书寓吸引富绅名流,带动着门面房的出租,郭海山是个有眼光的房地产开发商,不愧是在大上海混过的人。海昌里建成开业,在二十年代的老大街是件大新闻,前后两进院子的中央大旅社,设施齐全条件一流,仿上海酒店的管理模式,吸引着不少盐商粮商。海昌书寓南侧面临前河,楼上突兀木栏阳台,花枝招展的妓女,在阳台上展现出撩人的身姿,吊着过往商船上人们的欲望。海昌里楼下的门面商号依次排开,各式招牌张悬高挑,这儿多的是银楼和典当,通透的玻璃店门,进出的是身着长袍的有钱人。海昌里的前河码头,停泊着上岸消费的船只,石砎上匆忙而行的人,接踵比肩。这里是前河岸边高消费的地方,这儿流淌着的是银子和欲望。

1925年火车刚通新浦时,客货运输还不正常,班次少交通不便,进出新浦仍然靠的是水运。南方的日用百货、丝绸面料、药品茶叶、各乡的粮食经前河运至老大街,北方的土产、山货、矿产品由盐河运抵前河,前河承载着南来北往的商品流,向着各大商号发散。各商家店号所需商品,经前河运至店后码头卸下,此时的老大街已逐步由西艞、天后宫、海昌里一直向东延伸,那石砎码头也顺延着向东分布,因而民主路南侧的巷子明显要多于北测。

二三十年代是前河繁荣的时期,新浦是由盐运而水运逐步发展起来,陇海铁路的通车和大浦港的开发,催生了前河的兴盛。那时的前河是居民和粮贩经常光顾的地方,那时的前河给外地客商有种到家的感觉,那时的前河是新浦的黄金水道,那时的前河就如老大街的塞纳河。1930年7月12日,江苏省政府4773号文,核准东海县政府,同意拔款疏浚前河,可知那时前河已淤。随着铁路的正常通车,运输取代了前河,市镇的发展,使得前河逐渐萎缩,至30年代未期,前河终于干涸了,人们在上面铺筑起了道路,民国时叫小马路,今天称为市化路,前河促进了新浦兴盛,又因市镇发展而淤。人们对土地过度的开发,市区的河流在不断减少,河道由宽变窄,市区河流在逐渐消失。河流是城市的灵魂,邻街畔河才彰显城市的灵性,城市应与河流和谐相处,依水而居才是优良的人居环境。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