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大奸似忠”话萧何  

2016-09-06 00:04: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程万军《“大奸似忠”话萧何》

              

            “大奸似忠”话萧何

 


   西汉开国丞相萧何是个怎样的人?他的人生哲学对后世的影响不可低估,这些影响真如民间评价的那样功德无量吗?

   同为明哲保身,萧何不如张良洒脱。他被刘邦两口子整的灰头土脸,却还是不肯主动放弃相位。


   张良“假托神道”挂冠而去,去也彻底,而萧何为了保身宁可“自毁其名”,就是不肯自动退出官场,可见比起同事张良来,说他是一位恋位到死的官迷并不为过。

 

   萧何崇尚黄老,推崇无为是人所共知的。在西汉大营里,他长期扮演了一个“好好先生”的角色。然而这个“好好先生”其实更深刻的定位是“老奴”,萧何唯刘邦吕雉马首是瞻。只要是刘邦两口子需要,让他干什么都可以,哪怕去做一个奸人。


  至少在诱杀韩信这件事上,萧何扮演了“奸人”的角色。刘汉天下,有一半以上是韩信打下来的,这个明摆的功劳萧何应该明了。但在刘邦暗示,吕后操刀的情况下,萧何却主动助纣为虐、承担了“请君入瓮”的重任。

  可叹聪明一世的韩信大将军,临死前还在渴望“萧相国救我”,殊不知送他下地狱的正是这位大奸似忠的伯乐 。


   萧何诱杀韩信,后人有人替萧辩白,视为无奈。但纵观萧何行事的老练,此举丝毫看不出不得已的痕迹。
   且看萧何的骗招多么老谋深算——
   传旨韩信,声称叛陈已被捉拿斩杀,列侯、群臣都要进宫朝贺。而韩信对加害已有觉察,托病不出。此刻,萧何以老恩师的身份再度出场,“真挚”对韩信说:“你尽管有病在身,也得勉强进宫朝贺,以免皇上生疑。”韩信别人的话可以不信,单单没有怀疑自己的伯乐。于是,韩信中招,自投罗网。

 

  萧何助杀韩信,当然是为了赢得主子信任保住官位,但更深的画外音,则是与这匹自己挑选的、已经失宠的千里马划清界限。如此伯乐,何其自私,哪来的善念?!

   自保是每个人的本能,但为了自保去害人就有失厚道了。大奸似忠的萧何,貌似忠厚的伯乐,他太贪恋自己的相位了。为了保住位子赢得主子的信任,不惜助纣为虐、坑杀了自己亲手栽培的千里马,何其歹毒也!

  萧何通过助杀韩信,获得了刘邦夫妇对他的加倍恩宠,这可谓是“卖灵魂以投主,踏鲜血而求官”。

 

  历史上众多“好好先生”其实都未必是个好人。他们所信奉的中庸哲学,讲究“不偏不倚、左右逢源”,然而如此这般,他们的重心在哪里呢?到最后无非是一种“墙头草”状态,哪边风硬倒向哪一边。
   因此,所谓“好好先生”,中庸信徒,其本质大都乃趋炎附势之徒。他们没有主见,也没有善恶,有的只是永远跟着最有实力的主子走。

 

   中庸哲学的克星是强人哲学。萧何前后遇到两个克星。前期刘邦,后期刘邦的老婆——吕雉。

   为了保身,所谓中庸是偏向哪一方都可以的。比起全身而退保命的张良,萧何除了保命,更要保官。为了保官,   他可谓不惜一切代价,不惜当帮凶,直至作践自己。

   刘邦最忌惮属下野心,其实萧何也是最没野心的一个人。但是你要向刘邦证明自己泯灭了野心,就得表现出来。
    本来萧何是通过“体恤民情”来为自己的好人形象加分的,但是在主子疑心病加重情况下,好人好事也是讨好百姓功高盖主的野心一种,所以好人好事也不能干了,于是萧何就开始干些强买强卖、囤积居奇的贪事,这就是萧何“自污
名节”保官的绝招,何其怜也!

 

   即便萧何把自己作践成这样,主子刘邦也还并没有完全放过他。萧何在60多岁时曾被病中刘邦以“大逆不道”之名下狱,后良心发现又予以开释。出狱后的萧何已经折腾得没有人样,但就到了这步天地,他也没有提出辞职告老还乡,终身丞相一直干到死为止。可见,萧何恋位,到了何种程度!

 

     萧何的黄老治世不失为一种政治手段,而他的人生哲学,对于后世官场作风的影响,极为副作用。自萧以降两千年,中国官场“好好先生”群体越发壮大,在清道光时期,军机处领班曹振镛“多磕头少说话”成为浓缩他们生存哲学的座右铭,他们无为而无见,使中国政坛成为不死不活的僵尸墓地。

  从生存哲学的传承而论,萧何是两千年后的曹振镛们的祖师爷,曹振镛“多磕头少说话”,说明一代更比一代庸,“好好先生”总是不愁后继有人。

 

    张良是刘邦的合作伙伴,而萧何则为刘邦一奴才。合作伙伴的人格是相对独立的,而奴才是没有人格的。合作伙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独立也能活下去。而奴才是寄生物,不依附主子根本无法生存。这就是张良与萧何的本质区别。一个潇洒,一个苟活的哲学理由。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