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反经》中的管理学(大体)篇:重本弃末 知人善任  

2017-01-28 23:4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经》中的管理学(大体)篇:重本弃末 知人善任

 

 

【阐微】

 

    所谓“大体”者,宏观全局也。在本篇中,作者从帝王治国之道的高度出发,阐述上位者如何才能成就事业。《韩非子·主道》篇曰:“明君之道,使智者尽其虑,而君因以断事,故君不躬于智;贤者勑其材,君因而任之,故君不躬于能;有功则君有其贤,有过则臣任其罪,故君不躬于名。是故不贤而为贤者师,不智而为智者正。臣有其劳,君有其成功,此之谓贤主之经也。”“重本弃末 知人善任”——这不仅是为君之道,也是古往今来任何一位出色管理者必须把握的基本原则。

 

    所以管仲宰辅天下之际,对齐桓公说:“揖让有礼,进退得宜,说词刚柔有度,我不如隰朋,请封他为‘大行’。开发荒地,建设城邑,增产粮食,扩充人口,利用沃土,我不如宁戚,请封他为‘大司田’。在平原广郊之上,使战车不乱,兵士不退,鼓声一起而三军视死如归,我不如王子城父,请封他为‘大司马’。审判案件,调节纷争,不让无辜之人蒙冤受屈、遭受刑戮,我不如宾胥无,请封他为‘大司理’。敢于冒犯君颜,进谏必忠,不明哲保身,我不如东郭牙,请立他为‘大谏’。这五个人,我一个都比不上;但是用来同我管夷吾去换,我是不干的。君上您想要治国强兵,有此五人就够了;若想图霸王之业,则有管夷吾在此。”

 

    这番口吐珠玑的言语,堪称“量凿正枘”。

 

    郑国大夫子产参与执政,也以此道自持。譬如冯简子能够决断国家大事;子太叔貌美俊秀而有文采;公孙挥能够知道四周邻国诸侯的行动,还能辨别它们大夫的种族姓氏、官职高低、尊贵卑贱、贤愚与否,并且还善于做外交辞令;裨谌善于谋划计略,在野外谋划就能获得成功,在城邑内谋划就会失败。所以,每当郑国要有诸侯之间的外交事宜的时候,子产便向子羽询问四周邻国的情况,并且让他跟他们多做一些外交辞令。之后便与裨谌驾车来到野外,让他看谋划计略是否可行。等到回去再告诉冯简子,让他来作出决断。如果决定这件事可行,子产就会把任务分配给子太叔让他去执行命令,来应酬对付各诸侯派来的贵客。因此子产执政时很少有失败的事情发生。

 

    总之,选贤举能而非事必躬亲,放眼全局而非固守一隅,借力打力而非师心自用——这是《大体》一篇中所着力阐释的精髓所在。

 

当然,凡事过犹不及,赵蕤先生也并非提倡所有事情都该委权于人,置之不理。具体来说,位居尊要之人,所应独擅者二:一曰信赏尽能,必罚明威;二曰以庸制禄,控名责实。如果违背了这一原则,“抓大放小”只能适得其反,中国历史上宦官跋扈、外戚专权的现象可以为鉴!此系别论,不在此章中加以展开。

 

经文

 

臣闻老子曰:“以正理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荀卿曰:“人主者,以官人为能者也;匹夫者,以自能为能者也。”傅子曰:“士大夫分职而听,诸侯之君分土而守,三公总方而议,则天子拱己而正矣。”何以明其然耶?当尧之时,舜为司徒,契为司马,禹为司空,后稷为田畴,夔为乐正,倕为工师,伯夷为秩宗,皋陶为理官,益掌驱禽。尧不能为一焉,奚以为君,而九子者为臣,其故何也?尧知九赋之事,使九子各授其事,皆胜其任以成九功。尧遂乘成功以王天下。

 

汉高帝曰:“夫运筹策于帏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饷馈,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三人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有天下也。”

 

     (《人物志》曰:“夫一官之任,以一味协五味;一国之政,以无味和五味。故臣以自任为能,君以能用人为能;臣以能言为能,君以能听为能;臣以能行为能,君以能赏罚为能。所以不同,故能君众能也。”)

 

故曰:知人者,王道也;知事者,臣道也。无形者,物之君也;无端者,事之本也。鼓不预五音,而为五音主;有道者,不为五官之事,而为理事之主。君守其道,官知其事,有自来矣1

 

先王知其如此也,故用非其有,如己有之,通乎君道者也。

 

(议曰:《淮南子》云:“巧匠为宫室,为圆必以规,为方必以矩,为平直必以准绳。功已就矣,而不知规矩准绳,而赏巧匠。宫室已成,不知巧匠,而皆曰某君某王之宫室也。”

 

孙卿曰:“夫人主欲得善射中微,则莫若使羿;欲得善御致远,则莫若使王良;欲得调一天下,则莫若聪明君子矣。其用智甚简,其为事不劳,而功名甚大。”此能用非其有,如己有者也。)

 

人主不通主道【2】者,则不然。自为之,则不能任贤;不能任贤,则贤者恶之。此功名之所以伤,国家之所以危。

 

(议曰:“《申子》云:“君知其道也,臣知其事也。十言十当,百言百当者,人臣之事也,非人君之道也。”《尸子》云:“人臣者,以进贤为功也;君者,以用贤为功也。”贾谊云:“臣闻圣主言问其臣,而不自造事,故使人臣得必尽其愚忠,惟陛下财幸。”由是言之,夫君不能司契委任而妒贤恶能,取败之道也。)

 

汤武日而尽有夏商之财,以其地封,而天下莫敢不悦服;以其财赏,而天下皆竞劝,通乎用非其有也。

 

(议曰:孙卿云:“修礼者王,为政者强,取人者安,聚敛者亡。故王者富人,霸者富士,仅存之国富大夫,亡国富筐箧、实府库。是谓上溢下漏。”又曰:“天子不言多少,诸侯不言利害,大夫不言得失。”

 

昔者周厉王好利,近荣公,芮良夫谏曰:“王室其将卑乎?荣公好专利而不知大难。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之所载也;而有专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将取焉,何可专也!所利甚多而不备大难,以是教王,其能久乎?”后厉王果败3

 

魏文侯御廪灾,素服避正殿,群臣皆哭。公子成父趋入贺曰:“臣闻天子藏于四海,诸侯藏于境内。非其所藏,不有火灾,必有人患。幸无人患,不亦善乎!”孔子曰:“百姓足,君孰不足?”周谚有言曰:“囊漏储中。”由此言之,夫圣王以其地封,以其财赏,不与人争利,乃能通于王道,是用非其有者也。)

 

故称:设官分职,君之体也;委任责成,君之体也;好谋无倦,君之体也;宽以得众,君之体也;含垢藏疾,君之体也。君有君人之体,其臣畏而爱之,此帝王所以成业也。

 

注疏

 

1笔者按:《韩非子·扬权》篇曰:夫物者有所宜,材者有所施,各处其宜,故上下无为。使鸡司夜,令狸执鼠,皆用其能,上乃无事。”《说苑·君道篇》载师旷言云:“人君之道,清净无为,务在博爱,趋在任贤,广开耳目,以察万方,不固溺于流欲,不拘系于左右,廓然远见,踔然独立,屡省考绩,以临臣下。此人君之操也。”其义均与此合。

 

2笔者按:此或取于《吕氏春秋·分职》,谓“君主治国之道”。《管子·明法》篇曰:“所谓治国者,主道明也;所谓乱国者,臣术胜也。”《荀子·正论》篇曰:“主道明则下安,主道幽则下危。”《韩非子·爱臣》篇曰:“是以奸臣蕃息,主道衰亡。”此其言所由本也。

 

3笔者按:清·石成金《绅瑜》一集云:“利可共而不可独。”此之谓也。

 

译文

 

我知道老子说过:“以正道治国,以奇正用兵,以无为取天下,这是成大事者必须明白的最高法则。”荀子的说法是:“做帝王的,善于管理别人才算是有才能;普通人,以自己能干为有才能。”西晋哲学家傅玄说:“能让士大夫忠于职守,服从命令;让诸侯国的君主分到土地并守住它;让朝廷三公总揽天下大事并参政、议政,那么天子就可以悠哉优哉地坐在那里统治天下了。”这个秘诀是怎么知道的呢?看看尧、舜怎样坐天下就明白了。

 

在尧的时代,舜作司徒,契作司马,禹作司空,后稷管农业,费管礼乐,垂管工匠,伯夷管祭祀,皋陶判案,益专门负责驯练用于作战的野兽。这些具体的事尧一件也不做,悠悠然地只做他的帝王,而这九个人怎么会心甘情愿做臣子呢?这是因为尧懂得这九个人都各自有什么才能,然后量才使用,而且让他们个个都成就了一番事业。尧凭借他们成就的功业而统治了天下。

 

汉高祖说:“运筹帏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我不如张良;定国安邦、安抚百姓、供应军需、保证粮道畅通,我不如萧何;统领百万大军,战必胜,攻必克,我不如韩信。这三个人,都是人中的精英。但是我会使用他们,这就是我夺取天下的资本。”

 

   [三国时的哲学家刘邵在他写的《人物志》中说:“一个官员的责任是以一味协调五味,一个国家的统治者是以无味调和五味。大臣们以自己能胜任某种工作为有才能;帝王却以会用人为有才能。大臣们以出谋划策、能言善辩为有才能;帝王以善于听取臣民们的意见为有才能。大臣们以能身体力行为有才能;帝王以赏罚得当为有才能。最高统治者正是因为不必事事精通,所以才能统筹众多有才能的人。]

 

所以说,知人,是君道;知事,是臣道。无形的东西,才是有形之万物的主宰;看不见源头的东西,才是世事人情的根本。鼓不干预五音,却能作五音的统帅。掌握了君道真谛的人,不去做文武百官各自负责的具体事情,才可以成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做帝王的严守他的这一准则,政府官员知道他们自己应当做的事情,自古以来就是这样的。

 

正因为做帝王的通晓这一道理,所以他才会把不是他自己的东西当作自己的一样支配使用。善于这样做的,才算真正懂得了君道。

 

[西汉刘安写的《淮南子》做过这样的比喻:“巧手匠人在建造宫室时,做圆的东西一定要用圆规,做方的东西一定要用尺矩,做平直的东西一定要用准绳。东西做成后,人们就不再去理会这些工具了,只是奖赏工匠的奇巧。

 

宫室造成后,人们也再不会去管那些匠人了,而只是说,这是某君某王的宫室。”荀子说:“做帝王的射箭要想做到百发百中,就不如用后羿;驾车要想做到驰骋万里,就不如用王良;治国要想做到一统天下,就不如任用贤明正直的能人。这样做省心省力,所成就的功名却极大。”这就是把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象自己拥有一样去支配使用的意思。]

 

上面说的是通晓治国、用人大法的最高统治者的做法,而那些不明白这个道理的统治者就不是这样做了。他们往往事无巨细,都要亲自做才放心,因此不会信任、重用有才德的贤人。不用有本事的人,有本事的人就会讨厌他。其最终结果,只能是功名、事业受损害,国家、社会出现危机。

 

[这里还可以引述战国时的法家申不害和尸伎在他们所写的《申子》和《尸子》中的话来说明。《申子》说:“人君应当知道他治国的最高原则,群臣应当知道所负的职责。说话算数,说了就实行,是各级官员的事,并不是帝王必须遵循的原则。”《尸子》说:“举荐贤能是各级官员的功绩;善用贤能才是帝王的功绩。”]

 

在起用人才上是这样,在对待财富的问题上,道理也一样。从前商汤、周武消灾了夏桀、纣王,一旦拥有了夏、商的全部国有财产,就把土地、财宝封赏给有功的大臣,举国上下没有不欢天喜地,心悦诚服的。用亡国者的财产赏赐功臣,整个国家的臣民都会争相效命。这就是懂得如何使用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作法。

 

荀子说:“能修明礼教的,可以为帝王;会巩固统治的,国家就强大;善于拢络人心的,社会就稳定只知道搜刮民财的必然亡国。所以,推行王道的国家是为了老百姓富有,推行霸道的能让有才能的人富有,苟延残喘的国家只会让当官的富有,而将要灭亡的国家,统治音知道大难就要临头,于是开始拼命想把财富统统据为已有,这时就会出现私人的库房、箱柜塞满金银财宝的现象。这种情况叫做当官的‘肥得流油’,老百姓‘四处漏水’。”

 

荀子又说:“当皇帝的不谈论自己有多少财产,地方请侯不应讲求自己的利害,当官的不应计较自身的得失。”

 

从前周厉王爱财,因而亲近当时建议他实行专利的荣夷公,大夫芮良夫劝谏说:“难道周朝的王室要倾覆了吗?荣夷公这种人,利欲薰心,不知大难就要临头了,你为什么要新近他?利益,是世上万物自然产生出来的,是大地宇宙包容承载的公共财产,有如空气和阳光一样。可是世上偏偏有人妄图独占它,那可就后患无穷了。天地万物是天下众生的共同财富,每个人都要从中获取他的生存所需,怎么能独自占有呢?如果有谁执意要这样做,天下怨恨他的人可就多了!人怨甚多而又不防备大难临头,荣夷公用这种方法来引导国王,这还能长久得了吗?”后来,周厉王果真被放逐了。

 

战国时魏文候的仓库发生了火灾,魏文侯身穿白衣,离开正殿,以示哀痛。大臣们都哭起来。公子成父却走进来祝贺道:“我听说天子把整个国家作为收藏财富的仓库,诸候把自己的领地作为收藏财富的仓库。你现在把国家的财富都储藏在国库里,显然藏得不是地方,这种藏法,不发生火灾也要发生人患。幸亏没有发生人患,不也挺好了吗?”孔子说:“老百姓富裕了,作国王的能不同他们一起富裕吗?”

 

因此说,圣明的君王用他的土地分封诸侯,用他的财物赏赐功臣,不和老百姓争夺利益,对“算是懂得了做一个最高统治者的原则——那就是把不是自己拥有的东西当作自己的来支配使用。]

 

所以说设立官位,分配职务;委派任命官员,监督他们完成任务;喜欢运筹谋略而不知倦怠;有宽容大度的雅量而又能获得大众的拥戴;解决各种矛盾,消除各种隐患,这些都是国家最高统治者必须掌握的治国大道。能做到这一点,文武百官就会对他既畏惧又爱戴,这就是帝王成就一统大业的根本所在。

 

 

 

【史海纵横】

 

 

重本弃末 知人善任

 

 

    在战火纷飞、流血漂橹的乱世中,昭烈皇帝以其独具一格的手法招贤纳士,广蓄良才,致使“众士慕仰,莫不归德”。更为难得的是,刘备所聚拢的这批文臣武将,俱皆感其殊遇,无论在他生前死后,都呕心沥血、奋不顾身,为蜀国的发展焚膏继晷、兀兀穷年。事实上,除却他那两位义结金兰的兄弟(关、张)之外,还有很多人物值得一表: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自隆中对策之后,便倾心投效,而后奉命于危难之际,与鲁肃力促孙刘联盟,使得玄德公得以存身立业,实现霸图。故主殡天之后,他又辅佐刘禅,可说是明睿笃诚,披肝沥胆。虽无开疆拓土之功,然而却能赏不遗远,罚不阿近,且兼以身垂范,致令全国上下“行法严而国人悦服,用民尽其力而下不怨”。

 

    “劳绩既著,义贯金石”的赵云,于建安五年追随刘备,两年后便助其阻击顽敌,锐不可当,让夏侯惇、于禁二人损兵折将。而后两扶幼主,荡寇荆南,克定祸乱。景耀四年,少帝在下诏时给予嘉许:“朕以幼冲,涉涂艰难,赖恃忠顺,济于危险。夫谥所以叙元勋也,外议云宜谥。”

 

    “强挚壮猛,摧峰登难”的黄忠,本为刘表部下中郎将,后感念刘备厚恩,加以归附,并助其攻伐益州。在战斗中,他“常先登陷陈,勇毅冠三军”,一路打到涪城。刘璋派遣部将刘璝、冷苞、张任、邓贤等前来阻挡,都被击败。见此形势,守将李严、费诗望风而降。建安二十四年,这位年逾古稀的老将又在定军山扬威立功,赐爵关内侯。

 

    “忠清款亮,忧公如家”的杨洪,早先是彭山小吏,后被刘备拜为功曹,其为官心怀百姓,急人所难,以廉自戒,任人唯公,不植私党,为此甚至开罪了好友张裔。汉中之役时,他更是勤于职守,稳定后方,保障供给,毁家纾难。杨戏在《季汉辅臣赞》评价他说:“越骑惟忠,历志自祗,职于内外,念公忘私。”

 

    “威武不屈,凛然赴死”的傅肜,在夷陵之战时担任别督,后刘备被陆逊击败,傅肜为了主上不受楚囚之辱,以身犯险,断后拒战。后兵人死尽,吴国将领劝他归降,傅肜骂道:“吴狗!怎么会有投降的汉将军!”于是战死。

 

    “清贫俭约,政绩卓然”的董和,曾任益州牛鞞,后任刘备手下掌军中郎将,与军师将军诸葛亮共同主持管理左将军、大司马府的事务,他殚精竭虑,筹谋划策, 每每料事于前。自其居官食禄以来,对外治理安抚边疆少数民族,在内参与军国大事,二十多年,临终时家中竟然没有一石粮食的私财。

 

    “不饰意气,善恤卒伍”的邓芝,在刘备入川时任郫城府邸阁督,后因克己奉公,严谨缜密,官箴颇佳,被擢为尚书。章武三年,他不辞艰险,前往江东,劝说孙权,陈以“唇亡齿寒”之意,令吴、蜀两国重结秦晋。建兴六年,邓芝为了北伐大业,不惜舍身饲虎,诱敌主力,与曹真旷日对峙。延熙十二年,涪陵国人杀死都尉反叛,邓芝率军前往征讨,将其渠帅枭首,使百姓安居。公元251年,邓芝逝世。其为将二十余载,断事明快,待下如亲。家中的浮财都被用来犒赏兵卒,身上的衣食都从官府资取,虽然权倾一郡,然而家小却无法避免饥寒交迫的窘境。

     

    另有庞统、简雍、吕凯、费祎、孙乾、陈震、蒋琬、董允、秦宓、马良、程畿等等豪杰,也都为刘备的江山留了汗,洒了血,出了力。

 

    如果说刘备与以上诸人的倾盖相交,不过是“茅庐三顾,渭水同车”的老桥段,那么他与法正之间的这段君臣际会,足可誉为“古今盛轨”了。

 

    众所周知,按照孔明“三分天下”的战略规划,益州乃是必取之地。于是在建安十七年,刘备佯装进军葭萌,声称要北伐张鲁,为刘璋解除心腹大患,实则按兵不动,准备伺机夺取巴蜀。后因内应张松谋事不密,身死人手,刘备不得不与刘璋公开决裂,短兵相接。

 

    羸弱之旅自然不敌虎狼之将,转瞬之间,刘备已经拿下巴东、广汉、犍为,刀锋所向,直指成都。此时此刻,刘备是喜忧参半、百感交集。高兴的是自己的军队奔逸绝尘,频频攻城克府,声势日壮;烦恼的是这回的敌人也是刘氏宗亲,而且已无抵抗之力,如今假若再行相逼,难免要背上“同室操戈、狼子野心”的恶名。

 

    就在这进退两难之际,法正站了出来,说愿意修书一封,向刘璋讲明利害,盼其能够顾全大局,不战而降。

 

    信中之言辞大略如下:“法正我禀性缺乏才智,现在您与左将军友好结盟受到损害,我担心您身旁的人不明事情的来龙去脉,必定会把所有过错都归咎到我一人身上,使我终生蒙受耻辱,也使您连带受辱,故而失身流落在外,不敢回去复命。怕您厌恶我的言语声音,所以这期间也不敢向您写信致意。回想起往日您对我的恩情,我常常翘首西望,心中极为悲伤惆怅;然而我考虑还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清楚以披露自己的心迹。从事情的初始直到最终,我绝没有隐瞒任何真情,有言不尽意表白不清之处,是我愚笨拙劣,诚意没能将您打动,以致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现在国事危急,大祸临头,虽然我流落在外,张口就会增加您对我的怨恨,我觉得还是应该把心中要说的话说出来,以剖明自己的忠心。

 

  将军你的本心,法正我是了解的,实际是谨慎小心不愿得罪左将军,而最终还是引起矛盾,是因为您身边的人不明白英雄处世从事的道理,以为可以违背信义誓约,凭着意气办事。他们长期以来,追求顺耳悦目,阿谀奉承趋炎附势,皆因他们缺乏远虑不为国家作长远打算。事变发生以后,他们又不能估量双方势力的强弱形势,以为左将军孤军远道而入,缺乏粮草储备,故想以多击少,旷日相持。而左将军自白水关到此,所过郡县全被攻破,将军您所有的行宫、营寨,日益孤立衰落。雒下虽有兵马上万,但都是败阵之卒、破军之将,如果打算凭此军队争一时战斗的胜利,那么兵将势力确实不相当;打算长期相持来消耗左将军的粮草也行不通,因为左将军的营地已扎守坚固,粮草已有了积囤,而将军您的地盘日益渐少,百姓日益困穷,敌对力量越来越多,军需供应又被远远隔开。以臣愚见,真正粮草先竭、无法坚持长久的却是将军。照目前两边情况相持下去,将军实难维持。现在张益德率领数万之众,已平定巴东,进入犍为境界,并分兵平定资中、德阳,正三路向前挺进,您如何抵挡得住?原来替将军谋划的人,肯定说左将军是孤军远来而缺乏粮草,运送不及,而且兵少无援。如今荆州入蜀的道路已被开通,左将军的军队比原来增强几十倍,还有东吴孙权将军已派遣他的弟弟及李异、甘宁等领兵做后援。比较主客双方的形势变化,如果您想凭土地广大来取胜,而今对方已完全占领了巴东,广汉、犍为也大半被攻占,巴西郡又非将军所有了。计算起来益州所能凭依的只有蜀郡,而蜀郡已经不复完整,益州土地已三分失二,官员百姓已疲惫不堪,每十户人家就有八户企图起来作乱。如果敌军离得远则百姓忍受不了长久的劳役,敌军进逼近则他们就会投降反叛。

 

  广汉郡各县就是明证。此外鱼复县与白水关,实在是决定益州祸福成败的门户,如今两门全被打开,坚固的城池皆被攻破,各路军队都被击败,能战的兵将已损失殆尽,而敌军几路进击,已攻入益州的心腹之地,而您仅能困守成都、雒城二地,谁存谁亡的局势,昭然可见。这只是大致情形,比较明显易见,至于其余曲折隐伏的因素,就难以一一用文字表述清楚了。像我法正这种下愚之人,尚且明白如此局面再难扭转,何况将军您身旁聪明多智的谋士,岂能不明白事情的必然后果?他们靠暂时的苟且侥幸,乞求容身,献媚邀宠,不作长久打算,不肯尽心献上良策。如果事情危急大势已去,他们将各自谋生逃命,保全自家门户,调身转背,就会作出与现在完全不同的打算,绝不会为将军您尽忠死节,反过来您的家口还会受到他们带来的忧患。我法正虽已蒙受不忠的诽谤,但扪心自问我并未有负于您的恩德,顾念我们之间的君臣名分义务,我实在为将军疾首痛心。左将军为了国家的根本利益而举兵前来,对您的旧情依在,并无敌意,我窃以为您可以根据事情的变化而改变策略,以便保全自己的家族。”(译自《三国志·蜀书·法正传》

 

    刘璋及其部属接到信后,觉得字字千钧,环顾四下,又见城池将陷,故再三权衡,不久后,便出城投降。

 

    刘备见法正有蔡泽、甘茂之才,于是任命其为蜀郡太守、覃丽扬武将军。

 

    上任之后,法正恪尽职守,着意为刘备拉拢士族、举荐贤才。

 

    但由于其性情太过快意恩仇、我行我素,所以不免于谤。有人就借这个机会向刘备进言,说蜀地初定,文法羁縻,人心不服。当此关节,应该凡事亲理机宜,耳提面命。切莫轻用外邦,以致基业倾覆。

 

    刘备对此充耳不闻,只是置之一笑。因为他深谙治世御人之道。《礼记·缁衣》篇曰:“信以结之,则民不倍。”正是因为自己初来乍到,还处于“三九之位,未见其人”的境地,才更应该就地取材,以示恩信。倘若横加猜忌,一味排斥异己,到头来不免沦为孤家寡人。昔者伏羲主政,不恃己能,而是以“共工为上相,柏皇为下相,朱襄 ,昊英常居左右,栗陆居北,赫胥居南,昆吾居西,葛天居东,阴康居下,分理宇内”,由是“政化大治”。这才是帝王韬略!至于“凡事亲理机宜,耳提面命”,充其量是一介尚书的风范,绝非人主所当为。

 

    于是,他不但不对法正加以罢黜,反而恩宠更深。事实证明,此举非但不是“倒持干戈,授人以柄”,而且还赢得了十分丰厚的回馈。法正在以后的日子里为其“以身挡箭”、“计斩妙才”,立下了汗马功绩。

 

公元217年(建安二十二年),法正向刘备献计,认为曹操一举降伏张鲁,却未继续进攻益州,而留下夏侯渊、张郃驻守汉中,一定是内部动乱,而夏侯渊、张郃的才能不足以守住汉中,应该立即发兵夺取汉中。且告诉刘备夺取汉中的意义:上,可以讨伐国贼,尊崇汉室;中,可以蚕食雍、凉二州,开拓国境;下,可以固守要害,是持久的战略。刘备赞同,于是率领诸将进攻汉中。

 

    刘备有一次与曹军在作战中,形势不利,本应马上撤退,而刘备却大怒不肯撤军,无人敢进谏。当时箭如雨下,法正便走去挡在刘备前面。刘备赶紧喊道:“孝直避箭。”法正回道:“连明公也冒着箭雨、飞石,何况我呢?”刘备只好允诺:“我和你一起撤退。”便暂时撤军了。

 

    公元219年(建安二十四年),正月,刘备南渡沔水,于定军山、兴势山山麓扎营,与率军前来的夏侯渊部对峙。当时夏侯渊(字妙才)驻守南线据点走马谷,张郃驻守东线据点广石。法正采取声东击西之计,让刘备将万余精兵分作十队,趁夜轮番进攻广石。张郃率亲兵搏战,虽然没有丢失据点,但也抵挡不住刘备军的轮番攻击,于是向夏侯渊要求增援。

    

    夏侯渊将精兵分拨一半去支援张郃,自己继续固守南线。随后刘备派兵偷袭走马谷,放火烧毁了曹军阵地前的防卫工事鹿角,夏侯渊亲自率四百军士出营救火、修补鹿角。此时,法正看准时机,见夏侯渊正处于劣势,提议全力进攻夏侯渊,刘备于是命黄忠居高临下从后方擂鼓突袭,夏侯渊猝不及被黄忠斩杀,曹军溃败。刘备从此占据了汉中之战的主动权。不久,曹操亲征,听闻是法正献计取汉中,因而感慨不已叹道:“吾故知玄德不办有此,必为人所教也” 。

    

    接下来的战事中,曹操虽然兵力占有优势,但是刘备敛众拒险,终不与曹操交锋,曹操积月不拔,亡者日多。到了夏天,曹操不得已而引军还,刘备遂占据汉中,自立为汉中王。

 

    可以说,刘备的成功,正是对《反经》中人主者,以官人为能者也”这一要理的出色运用。

 

    相反,匹夫者,以自能为能者也”,到头来只能是一无所成,魏昭王就是一个很典型的反面教材。相传昭王为政时,十分信不过手下的大臣,于是想亲自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就对孟尝君说:“我想参与国家事务的管理。”孟尝君说:“大王想参与管理国家的事务,那么为什么不试着学习法令呢?”昭王才读过十几条法令,就忍不住躺下打瞌睡了。别人问他因何困倦,昭王显得力有不逮、精神疲惫道:“我实在看不下去了!”由此可见,君主不想着学习“赏罚以道”、“控名责实”这些最根本的东西,反而试图越俎代庖,替下司职,那么打磕睡不也是很自然的吗?(取自《韩非子·外储说左上·第三十二》

 

    现今有劳形草草、身心两乏却使事业发展长期无法突破瓶颈的领导,大都与魏昭王类似。

 

 

【古为今用】

 

汉弗莱·毛瑞尔如何博得十亿身价?

 

汉弗莱·毛瑞尔是诺丁汉郡汽车销售业的龙头,见事极快、敢闯敢干的他,20岁便随叔叔投身商海,赤手空拳,仅凭从银行借贷而来的八万英镑,便成功的在数年时间里,夺取了竞争对手的六条“官脉”,自此而后,黑白两道便对其多有关照和回护,再加上他本人八面玲珑、工于智术,生意日渐做大。截至2009年末,花甲将近的他,已拥有十亿身价,每年都有数以百计的“宾利”、“阿斯顿马丁”、“罗孚”、“美洲虎”从他的公司售出。一向恪守“益谦亏盈、不矜不伐”之道的他,虽在福布斯排行榜上名不见经传,甚至在英格兰境内也无缘蟾宫折桂,但是单以其在纽瓦克、曼斯菲尔两市的财富和地位而论,堪称首屈一指。

 

     然而,这样一位大亨巨贾,在《领导力》杂志向他求教创业秘诀时,其回答竟让人大惑不解。

 

汉弗莱·毛瑞尔说,其创业过程共分两个阶段,在事业发展初期,“乘时抵隙,临难不顾”这八个字,足可以道尽自己的成功“秘籍”。至于后期,也就是现在,我主要做五件事:帮戴维接送孩子、替道尔顿照顾母亲、给沃克的弟弟按时喂药、为布雷克找合适的女朋友。还有,熬制上好的Espresso(意式浓缩咖啡),准时端到戈登桌前。

 

在论及成功之道时,不少企业家都会背课文似的脱口而出,提出什么“躬冒奇险”、“精思锐进”、“艰危困苦,绝不瞻顾”、“期于必成”等等看似玄奥、实则肤浅的话,因此,汉弗莱·毛瑞尔说他前半生以“乘时抵隙,临难不顾”这八个字作为座右铭,那也不足为奇。但是要说端茶送水、接送孩子、照顾老人这些琐事可以助其今后持盈保泰,实在是匪夷所思。

 

汉弗莱·毛瑞尔解释道,戴维善于听人之见解而能有条不紊,可以叫做“正名察物”之材,有她主持人事部的日常工作,公司上下都“物尽其才,人尽其用”,根本不用我再劳心劳力,可她实在太忙了,常常到了晚上八点还不能抽身去幼稚园,他丈夫的工作地点又远在邓弗里斯加洛威区,每周只能回来两天,所以接送她的孩子便成了我的责任;道尔顿善于思考道理而能知端绪先后,可以叫做“构建框架”之材,有他入主企划部,公司大小文件的起草都是手到擒来,美中不足的是,废寝忘食的他分身无暇,不能常常陪伴患有风湿病的母亲,为老人家拔罐的任务当然要由我来完成;沃克善于迅捷行事而能避免失误,可以叫做“权变敏捷”之材,这小子无论对官对匪都有一套,有他管理公关方面的事宜,业务上的开拓那是轻而易举,可他经常在外出差,照顾他瘫痪在床的弟弟我自然义不容辞;布雷克善于洞察事理而能预见玄机,可以叫做“通达有识”之材,公司的重大决策有他掌舵,二十五年来从没有过行差踏错,但他拙于谈情说爱,相了5个对象都没能成家,作为他的上司兼兄长,我衷心希望他早日结婚;戈登善于纵谈利害而能动人心魄,可以叫做“交易游说”之材,他谈成的大买卖虽然不多,但是中等项目却不计其数,有他负责谈判订约,公司一直是日进斗金!他为人简易平实,别无所好,只是喜欢在每天早上九点半钟喝两杯咖啡,整日好整以暇的我必须要备好开水。

 

汉弗莱·毛瑞尔讲到此处,不少人都恍然顿悟,他在以极其生活化的语言,陈述一个大繁若简的道理——“知事者,臣道也;知人者,王道也”。

 

    的确,大凡事业的首创之人,他们必然有其过人的能力,或者在技术上精熟深通,或者在行政上经验丰富,或者在业务方面轻车熟路,或者在融资方面能力超群。但作为企业组织的老总,不能仅仅满足于孤芳自赏,否则,他就不能带领团队披荆斩棘。正因为老总们在某些方面非常优秀,所以他们通常都会特别自信,觉得自己在所有方面都可能超越下属。

 

    实际上,当老总们认为自己各方面能力都远远超出于下属的时候,下属们就会把问题和困难都交给上级来决定,下属们的智慧就无法呈现出来,成为机械的执行者。即使老总的解决方案有缺陷,下属们也不敢轻易建言,因为这可能会被理解为挑战上级的权威。相反,高管们若能够开诚布公地承认自己的不足,并且愿意去发现下属的优势,创造空间和提供机会给下属,让下属充分发挥优势。老总们就会发现,他们不必再亲力亲为,他们不必再像以往那样身心俱疲。

 

    本篇中所提到的臣以自任为能;君以能用人为能”,恰是此理。

 

当然,虽说“任官惟贤才,左右惟其人”(语自《尚书·咸有一德》)十分重要,可这并不是说找到了合适的人才之后,老总就可以高枕无忧,凡事作壁上观。事实上,汉弗莱·毛瑞尔的话也仅仅在于强调“谦躬下士”是每个企业家所应具备的、不可或缺的素质,但这不代表汉弗莱·毛瑞尔在现实生活中就真的是一个什么也不管的甩手掌柜。据汉弗莱·毛瑞尔已经退休的秘书努斯鲍姆说,有两件事是他日常必须去做的。

 

一,每月至少花三天时间做自我反省,深入探索性格机制

 

大部分的企业老总都愿意自己忙忙碌碌,仿佛不如此,不足以身先士卒。实际上,当老总们把精力都花在业务运营上的时候,他们就可能没有时间去关注经常被忽视的外部机会,他们就可能没有时间去关注组织中潜存的危险和挑战,他们更可能没有时间去关注自我的发展。

 

作为老总,如果忙得连管理自我的时间都没有,又如何去管理好企业组织呢?所以,企业家们要经常去反思自己的一言一行,尤其要反思自己的指导和决策,是不是会抑制组织的学习和发展。当他们有时间静下心来开始对自己进行客观审视的时候,就不会觉得自己做什么或怎么做都是对的。慢慢地,老总们可能就会放下陈见或惯性,用全新的视野来看待企业组织的运营以及存在的问题。只要他们愿意从高速运转的状态中停下来,就一定能够让自己和企业都得到健康的发展。

 

汉弗莱·毛瑞尔正是这样去做的,即使业务再忙,他也要每月至少保证抽出三个星期天来,用以审视自我。

 

二,严格贯彻各项已经生效的奖惩措施。

 

具体来说,汉弗莱·毛瑞尔在治理公司时,一直恪守着两大原则。一是“信赏尽能,必罚明威”,二是“赏之誉之不劝,罚之毁之不畏,四者加焉不变,则除之”。

 

第一条原则是说,凡事为公司做出业绩的人,无论亲疏远近,一定要给予奖赏,且自己答应的奖励条件无论多么难以做到,都要竭力落实,争取不开空头支票。道理很简单,就是法家所常讲的“赏誉薄而谩者,下不用;赏誉厚而信者,下轻死。”如果一个领导经常为求一时之功,就妄加“封官许愿”,待得属下建功之后,却还舍不得兑现,那谁还会跟他出生入死、患难与共?!

 

汉弗莱·毛瑞尔正是一个在这方面绝不马虎的人,有一次在年终总结大会上,其副手布雷克因为公司积压了一批老款的道奇战马(之所以称之为“老”,是因为在底盘方面,它并没配备自适应可调阻尼悬挂系统,从而令车子不能根据路面状况和驾驶风格自动调节减震器。)而怏怏不乐,征求了半天销售方案,在场诸人也没拿出一个主意。情急之下,布雷克脱口而出:“谁能把这批货甩出去,就是给他3000万也不过份!”后来销售部的路易斯想了一个办法,通过降级改装,李代桃僵的把这批车辆打折卖了出去,而后半开玩笑似的跟布雷克索要奖金。

 

布雷克后悔自己失语,因为这批车辆脱手后,获得的净利润才不过3400万而已。汉弗莱·毛瑞尔也责怪布雷克出语轻率,但几经思忖,还是决定在年终兑现奖励。理由是,布雷克是自己在公司的全权代表(同职业经理人),说话不算会导致集团决策层的信誉受损。因此,路易斯成了曼斯菲尔市销售业首位拿到惊天巨款的人,他得意洋洋的照片和讲话还上了州报。

 

行赏如此干净利落,惩罚就更不在话下。Emily是公司的元老级人物,也是道尔顿的心腹爱将,但是有一段时间却为情所困,萎靡不振,经常迟到。在人事部两次警告之后,迄无显效,汉弗莱·毛瑞尔果断停了他一个季度的奖金。虽然在这三个月里,Emily捉襟见肘,嬉皮笑脸的自称“水米不打牙”,但汉弗莱·毛瑞尔却不加理睬,认为他是“罪有应得”。

 

第二条原则是汉弗莱·毛瑞尔专门拿来对付“鸡肋员工”用的。职场天下,人人各显峥嵘,但偏偏在这竞技场的边角位,充斥着不少“用之无益,弃之可惜”的员工。这类员工的特点是,大错不犯,小过难免,一天到晚得过且过,看似出工出力,却收效甚微,其实只是为了拿工资、混日子。

 

对于这类员工,汉弗莱·毛瑞尔的方案是,如果“鸡肋”们经过自己一番劝导之后,乐意真扎实干,兢兢业业,日积月累,总能在很多基本事务上做得周延,自己可以通过拓展其基础工作的面和量,为他们找到提升和加薪的空间。

 

只要“鸡肋”们要求进步,哪怕短时间内无法创收,汉弗莱·毛瑞尔也可以稍稍让步,微调管理链条,通过副主管对主管意图的分析与传递,让主管的意图变成连鸡肋员工都能执行到位的分步指令,减少鸡肋员工可能出现的偏差。或者让“鸡肋员工”在不用脑的范畴内提升其各项技能,特别是其独立工作能力欠缺的话,尽量让其在团队里工作,通过群防群治,让同事们进行动态监控与帮助,以便令鸡肋的成长期不会损害公司利益。

 

几个疗程之后,如果鸡肋们依然故我,不图进取,就索性开掉。汉弗莱·毛瑞尔自信足够“仁至义尽”,他给每个“鸡肋”员工至少八个月的时间做出改变,在此期间,就算是多耗费些“银两”和精力也心甘情愿。

 

《韩非子·有度》云:“夫为人主而身察百官,则日不足,力不给。且上用目,则下饰观;上用耳,则下饰声;上用虑,则下繁辞。先王以三者为不足,故舍己能而因法数,审赏罚。

 

诚哉斯言!

 

    作者 九零后作家  QQ794487361  微信公众号:wuleihuaji   微信号:zhaodanyangok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