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花园与菜园  

2017-09-06 17:4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看《陈香梅文集》,我对陈香梅提到在“梦洛”的居所很感兴趣。陈纳德将军对陈香梅说:“我答应过你,常年四季都有花看的,现在,你有啦——玫瑰、山茶、天竺、剑兰、菊花、以及所有你喜爱的花。”在屋后,还有一畦菜园,里面的菜蔬蔚为大观:“辣椒、卷心菜、豌豆、甘蓝菜、甜瓜……”

房前栽花,屋后种菜,一直是我诗意的理想。因此,很是羡慕了一回。

想起那篇明代白话短篇小说《灌园叟晚逢仙女》来,文中不吝笔墨地铺陈:“那园周围编竹为篱,篱上交缠蔷薇、荼惸、木香、刺梅、木槿、棣棠、金雀,篱边遍下蜀葵、凤仙、鸡冠、秋葵、莺粟等种。更有那金萱、百合、剪春罗、剪秋罗、满地娇、十样锦、美人蓼、山踯躅、高良姜、白蛱蝶、夜落金钱、缠枝牡丹等类,不可枚举。遇开放之时,烂如锦屏。远篱数步,尽植名花异卉。一花未谢,一花又开。向阳设两扇柴门,门内一条竹径,两边都结柏屏遮护。转过柏屏,便是三间草堂,房虽草覆,却高爽宽敞,窗槅明亮。堂中挂一幅无名小画,设一张白木卧榻。桌凳之类,色色洁净,打扫得地下无纤毫尘垢。堂后精舍数间,卧室在内。那花卉无所不有,十分繁茂,真个四时不谢,八节长春。但见:梅标清骨,兰挺幽芳,茶呈雅韵,李谢浓妆,杏娇疏雨,菊傲严霜。水仙冰肌玉骨,牡丹国色天香。玉树亭亭阶砌,金莲冉冉池塘。芍药芳姿少比,石榴丽质无双。丹桂飘香月窟,芙蓉冷艳寒江。梨花溶溶夜月,桃花灼灼朝阳。山茶花宝珠称贵,蜡梅花磬口方香。海棠花西府为上,瑞香花金边最良。玫瑰杜鹃,烂如云锦,绣球郁李,点缀风光。说不尽千般花卉,数不了万种芬芳。知篱门外,正对着一个大湖,名为朝天湖,俗名荷花荡。这湖东连吴淞江,西通震泽,南接庞山湖。湖中景致,四时晴雨皆宜。秋先于岸傍堆土作堤,广植桃柳,每至春时,红绿间发,宛似西湖胜景。沿湖遍插芙蓉,湖中种五色莲花,盛开之日,满湖锦云烂熳,香气袭人,小舟荡桨采菱,歌声泠泠。遇斜风微起,偎船竞渡,纵横如飞。柳下渔人,舣船晒网,也有戏儿的,结网的,醉卧船头的,没水赌胜的,欢笑之音不绝。那赏莲游人,画船箫管鳞集,至黄昏回棹,灯火万点,间以星影萤光,错落难辨。深秋时,霜风初起,枫林渐染黄碧,野岸衰柳芙蓉,杂间白苹红蓼,掩映水际,芦苇中鸿雁群集,嘹呖干云,哀声动人。隆冬天气,彤云密布,六花飞舞,上下一色。那四时景致,言之不尽。有诗为证:朝天湖畔水连天,不唱渔歌即采莲。小小茅堂花万种,主人日日对花眠。”

因为是喜欢,所以我也是大篇幅地“照搬”。

这园主原是个嗜“花”如命的人,不晓得他平时吃什么喝什么,大概也是仙人般的“餐风饮露”了,所以不要菜园子也罢。

我的心里,常有一座花园,一年四季,花落花开,姹紫嫣红。

我的心里,也有一个菜园,瓜果蔬菜,碧绿妖娆,养心果腹。

但实际上,我从没有个像样的花园。

老家有房屋,边屋旁有一条小路曲曲弯弯,一直蜿蜒至村子的水泥路边。我喜欢在路两边撒下花种,春夏两季,便有花开。也只是普通的草花:虞美人、凤仙花、紫茉莉、鸡冠花。这些草花,单看起来,未必赏心悦目,可是一旦多起来,花香夹道,便有了气势,有置身于花园的感觉了。凤仙花颜色最是丰富,真可谓是女孩子的花,因为它的汁液可以用来染指甲。若是取它的花色做裙子,让女孩子穿在缤纷的夏日,那该是多么美的一景。紫茉莉不厌其烦地开着,异常繁茂,我常扯下花朵儿做成花环,戴在大丫的头上,那时大丫尚小。

老家房屋东边的邻居早已搬走,留下了三间土墙房子,大约是年代太久,无人居住的缘故,现在也是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泥墙房子门前的场地空了下来,曾经我幻想着把那一片空地变成一个玫瑰园。也真的行动起来,老家小学校园里剪下好些月季花的枝条扦插,可惜,抽枝长叶的寥寥,索性作罢。但却在那片空地上长过成片的虞美人,夕阳西下,虞美人的粉和红映着晚照,在泥土墙前,煞是好看。

我现在所居住的小区有个后花园。早上,我爱在后花园里流连一会,在坡地里的小径上慢慢地走着,春日最是丰盛,是个美娇娘,红红绿绿的颇喜人。杏花、桃花、樱花、紫荆、蔷薇……紧接着,鸢尾、合欢……季节慢慢地就被我淡忘了,一年四季,我只盼春天。然后,桂花香飘,然后,在腊梅花的芬芳中,我又开始盼着春天,春天的一切,都能让人有诗意的联想。

昨日去“蜻蜓池塘”,寻访荷花的芳踪,可是,今年的荷花长得不好,胜景不再。我又想到我读师范时候,我们学校附近的有一片荷花,规模不小,荷花池畔,饰以木制或者竹制小桥。初夏,在清凉的晚风中,站在小桥上,裙裾飘飘,真有一种“非人间”之感。等我毕业后,曾经一次路过,哪里还有荷塘的影子,非但如此,连我的母校也没了踪影,早已变成了成片的高楼。以后,我想看荷,只能“颠沛流离”,在沟渠边,在人家的农田里。

说起菜园呢,其实,我从未侍弄过菜园子。但我爱看,那细嫩纤弱的秧苗一天天长大,抛出长长的藤蔓,牵牵扯扯。或者,开满了我们寻常并不感兴趣的花朵,紫色的茄子花,娇小;黄色的倭瓜花,鼓着一张大嘴欢笑。或者,那累累的硕果挂满枝枝桠桠,西红柿碧玉一般青涩着,青椒一只一只挨挨挤在一块。

若有一个花园,在花树下,来壶清茶,和亲爱的人在一起,对饮,相看两不厌。

若有一个菜园,在菜地里,侍弄着各色蔬菜,也许,在旁边跟着不够听话的小丫,一会儿把自个儿抹成了一只小花猫。

那,该有多美。

还是喜欢陈香梅“梦洛”的居所,用她自己的话说“在这可爱的小城里,在这可爱的房舍里,绵亘着我梦寐以求与他共相聚首的欢乐年年。”

而灌园那个老头的花园虽好,但是一个人未免太孤寂了一点,或许,他早已把那些园中花当做自己的妻子孩子了,不是有“梅妻鹤子”一说吗?然他不属于人间的,最后,他带着他的花园也终于成了仙。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