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芭蕉语   

2018-04-12 23:2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壶碎月《芭蕉语 》

芭蕉语  

 老屋要拆迁了。心里早有准备,但看着斑斑驳驳的屋柱房梁,心空空的,有一种要永别老父老母的感觉,尽管老人家早已过世。

窗下有株芭蕉。盛夏时节,阔大肥厚的蕉叶绿意盈盈地漫向窗口,赋予一屋清凉,我怎么能离开它?

它是我读高中时,从对门一大户人家花园中迁插过来的。记得送了看门人一包前门牌香烟。春天多雨,很快就活了。独倚墙角,卷卷曲曲,一叶才翠,一叶又生。到了夏天,青翠的芭蕉叶舒展着,犹如一把绿伞,能说不可爱?

芭蕉,隔着窗户,就在我简陋的书桌前,留着一片绿荫。

因果巷是枕河老巷,依巷小河早被填了,屋后就有了一块空地。也许泥土还留有河脉地气,芭蕉长得株盛叶茂。在阳光照耀下,它蓬勃出盎然生机,充满着梦幻与憧憬;就象窗前的少年读书郎,不会有大烦恼,纵有想入非非,也是灵魂不知天高地厚的游荡。

星期天的下午,坐在芭蕉叶影下,听风声“唰唰”,如闻同桌的笑语声声:我好话说尽,硬磨软缠着要借她的作业抄,就是这样的哦。现在想来,疑幻疑真,温馨充实。这是我的秘密,我喜欢芭蕉的绿色护着我的想思。

家的美丽是什么?父母不识字,晚上,常常会诉说代代相传的祖上旧事;围坐方桌,吃的是粗茶淡饭;同左邻右舍和睦喔。是不是够了呀?温暖是灵魂的感觉,同豪门雅室无关。下雨了,推开窗,雨打芭蕉,芭蕉快乐呀!雨声淅沥,水滴儿滴滴答答,唱着歌跳哦;风一吹,逃到了我的书桌上,踏湿了我的书本。我会静静地看着碧绿的芭蕉发呆。你也会这样不知想什么的想吗?

清晨,母亲在芭蕉叶下打扫小园,芭叶随风摇啊摇,滑滑地响着。“好起床了!”是母亲的召唤,还是芭蕉的晨唱?我分不清。

月夜,芭蕉吟着月色,月影在芭叶间留连。搬一只竹椅,依着自砌的石桌,望着月色蕉影,好久好久坐着。这是怎样的心境?我触摸到了家的粗糙的温暖,父母有点儿笨拙的呵护。父母会老去,他们耕种了一生的家庭绿荫,责任谁担?那年,我二十五六岁。

下雪天,阔大的叶片,承着晶莹的雪,垂落到地。阳光下,雪水沉沉,滴滴答答打在地上。一阵风过,雪花儿纷纷散落,莎莎地飘,这是芭蕉在寒风中歌唱:一种清丽,一种苍凉。长长的叶边,露出了残黄斑斑,诉说着阳春至寒冬,一年的心事。

一页芭蕉语,满桌老屋情。算一算,它伴了我近三十年。

终于,最后一件家俱搬离老屋。旧日的记忆,弥漫着岁月的呢喃,我的身影已印刻在老屋的湿湿壁痕中。

靠着窗棱,静待风吹。我要最后听一会儿芭蕉的低语,重温母亲清晨唤儿起床的声音。

带着惆怅,离别老屋。

日前,我应邀参加了苏州美术馆“心象境界――张健钧油画展”。一幅《芭蕉听雨》赫然在列。我久久凝视:心中珍藏的,失去了,也会回来?

已相约画家,要购买此画。

只等开价。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