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芜杂之美(散文.原创)  

2018-04-24 23:07: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怀念往事《芜杂之美(散文.原创)》

                                梁耀国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若我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德国哲学家黑格尔的哲理名言。

  我这人不但愚钝,而且出奇地懒,怕动脑筋,上中学那会儿,马克思主义哲学老考不及格。鉴于此,咱暂且撇开令人头疼的哲学,只从一些看到的表象信马由缰地说开去,想哪儿说哪儿。

  我生于农村,长于农村,自然喜欢骑车到农村瞎转悠,沟畔田埂,村庄农舍,随意地走,随意地看。走的地方多了,看的东西多了,渐渐地发现一个不是规律的规律,大凡目力所及之处,无不是芜杂的。沟畔田埂上,杂草丛生,星星草,狗尾草,羊奶角,胶骨兰等,你缠着我,我拥着你,挤挤扛扛,亲密地纠缠在一起。走进村子,泡桐树,白杨树,苦椿树,核桃树等,凌乱地植于院内院外,房前屋后。房坡上,瓦缝处,纤弱的瓦松,纤弱的榆树苗儿,纤弱的枸树苗儿,纤弱的柳树苗儿,把半空也装点的青葱一片。既然它们相生一处,很好地活着,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它们活着都有它们活着的理由。

  说了农村,拐回头来再说说我们的城市。三十年前,我们每个城市有每个城市的市树市花,各具特色,各有风韵。三十年后,我们的每个城市一样的绿化,一样的面孔,完全失去了自己固有的东西。就拿草坪来说吧,草色青嫩,修剪的也平整,但因为水土不服的缘故,稍微缺点水就干枯。为了保持草的一致性,园艺工人一天到晚蹲在草坪上,剔拔那些土生土长的草,前面的还没拔完,后面的就又长了出来。土著的草总是顽强地与外来的草争夺着生命权。

  你不让我活,我非活出个样儿让你看看!这是土著草的生命呐喊。当我再一次来到草坪前,映入我眼帘的,仍然是有着旺盛生命了的土著草。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