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楝树花开  

2018-04-09 20:07: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暮春时节铺天盖地蓊蓊郁郁的新绿里,估计很少有人注意到默默生长的楝树。楝树很普通,很常见;江淮之间的村庄里外,山坡上下的荒地里,常常可以看到楝树无声伫立的身影。

我懂事的时候,就认识了楝树。出我家后门向西十几米就是一条长约二十米的塘埂,塘埂西边紧连着一条十几米的绿色长廊,从暮春到中秋前后长廊里一直绿荫蔽日,凉风习习。绿色长廊两边的杂树里就夹杂着几棵体型匀称的楝树,和周围的大小树木、炸刺和谐地挨在一起。钻出绿色长廊往西,大乌桕树下的水稻田旁边,也生长着十余棵大小不等的楝树,无声地陪伴着大乌桕树,深情地遥望着烟波浩渺的湖面,聆听着浪涛亲吻着岸边的沙滩吟唱出永不疲倦的恋歌。可是,或许是我性格孤僻古怪,或许是我喜欢求全责备,从认识楝树开始,小小岁数的我就不太喜欢楝树。

尽管我不喜欢,可我一直觉得楝树的形象还算不错;不论远近,看上去总给人俊美秀丽的感觉。清秀的树干大多总是笔直地挺立着,枝干上的色泽是深深的紫红色里透出微微的青色,树冠不算茂密,但是也不稀疏,显得恰到好处,一副清爽干净的模样。楝树的叶子比较特殊,细长的叶柄上再对生出叶柄,每根叉生的叶柄上再次分叉,叉上连着一枚秀丽玲珑的叶片,碧青耀眼,煞是可爱。暮春时节布谷鸟匆匆忙忙地啼叫的日子里,楝树枝头的新叶之间就会及时绽放出一簇簇淡紫色里夹杂着白色的细碎的小花。乍一看到,很是惹眼,纷繁的细碎里似乎在不经意间无声地弥漫着无尽的浪漫。若是在楝树下站立的时间久了,或者是不经意间碰到一些低矮的树枝上细碎的小花,一股刺鼻的、惹人厌烦的气息立刻肆意袭来,挥之不去,拂了再来。

我自小不喜欢楝树还有一个说出来或许不好意思的原因。楝树细碎的小花慢慢地凋谢凝聚成的小青果,碧青碧青的,宛如绿玉雕琢而成的一般,玲珑秀丽温润可爱。若是不小心或者不知道,随意咬一口,满嘴顿时都是难言的苦涩,很久都清洗不掉。楝树果子摘下拿在手里片刻,难闻的气息就阵阵袭来,谁也不喜欢把玩。

楝树细碎的小花虽然显得浪漫好看,但是比不上同时绽放的刺槐花俊美秀丽。不过,刺槐树的形象不太佳,比不上楝树,灰褐色的身体看不出勃勃的生机,满是沟壑的枝干显得饱经沧桑,让人见了往往顿生迟暮落寞之感。可是,刺槐花却很显眼诱人。洁白的刺槐花一嘟噜一嘟噜犹抱琵芭半遮面似的闪现在绿叶间,晶莹洁白的色泽让人一看顿生怜爱之心。走近细看,刺槐花宛如一只只活灵活现展翅欲飞的小蝴蝶。刺槐花绽放的日子里,不需要靠近树木,站着或者路过,在很远的地方就可以嗅到刺槐花甜蜜的醇香。饥肠辘辘的时候,三两下爬上刺槐树,随手采摘几串,小心翼翼地送进嘴里,轻轻咀嚼几下,一股醉人的甜香立刻就会浸入心脾,抗议的肚肠瞬间就会得到心满意足的平静。

楝树的小花以及青绿的小果子,也远远比不上暮春初夏时分惟解漫天作雪飞的榆钱。不知怎的,榆树的形象也不咋的,苍灰色的枝干,歪歪扭扭的躯干,没有多少惹人怜爱的靓丽。可是,榆树花的果实榆钱像古时候人们使用的铜钱,人人喜欢看。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榆钱还可以混在稻米或者面粉里,煮熟了当饭吃。楝树的小花好像也比不上同在暮春初夏时分飘荡的杨花。自古以来,杨花总是显得十分神秘,从萌发的时候开始,一直静悄悄地躲在杨树宽大的叶片间。随着暖风飘飞的时候,轻盈的身体妙曼多姿,恍如初夏美丽朦胧的轻梦,惚兮恍兮,恍兮惚兮,宛如《道德经》里介绍的神神秘秘的“道”一般,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却真真实实地存在着;显得多情,显得浪漫。杨花飘飞的时候,稍不注意则丝毫不见踪影。稍有疏忽,即使飞过眼前,也轻盈得宛如朝阳下一层清淡的的雾岚。

不喜欢楝树还有一些原因。记得小时候一个夏季的中午,几位伙伴在村西大乌桕树旁玩耍时,一位伙伴隐隐约约地看见水稻田边的楝树上不高的位置落着一只知了,立刻来了兴趣,兴冲冲地又悄无声息地挨过去。刚爬上两米高,看似懵懂无知浑浑噩噩的知了却好像故意开玩笑似的,在他伸手的瞬间,振翅高飞,还尿了他一脸。我们哈哈大笑的时候,气急败坏的他继续攀爬着。仔细一看上面较细的树枝上还有一只知了,我们都屏声息气地等待着他的好运。他刚吃了亏,自然更加小心翼翼。眼看着他伸手就可以捉到知了,突然间“咔嚓”一声,树枝折断,伙伴猝不及防落下来,幸亏下面是水稻田,伙伴只是染了一身烂泥,没有伤筋动骨。

楝树枝干承受力弱,楝树砍到晒干后的材料做成的家具虽然暂时比较好看,淡红色流露出喜气洋洋的色彩,但是不耐用。我小时候,家里因为没有其他木料,只得用楝树板做了一口木箱。两年不到,底部就开始变得疏松,开始腐烂。前些年,我认识一位有点爱好虚荣的木匠师傅,在外学习了一套比较先进的制作饭桌的技术。这种饭桌造型古典优雅,又蕴含时代风采。不过,材料要求颇为严格,桌腿最好需要榆树材料,其他部位需要杏树材料。总之,这些材料的质地都很坚硬。没有过硬的技术和硬功夫,是难以制作成的。不知道是找不到硬木材料,还是这位师傅图省事,只讲究面子,他居然选择了楝树做材料。结果,饭桌很快就制作成功。看着精致优雅的桌子,很多人都佩服不已。谁知,时间不长,饭桌的四条腿和桌面上的木板就开始扭曲变形,宛如弓腰驼背的丑汉。两年不到,饭桌上到处都是凄凄惨惨的裂痕,宛如饱经风霜行将就木的迟暮老人。

默默地看着无声无息、从来都不争也不吵的楝树,虽然自己不喜欢它,很多人都不喜欢它,甚至讨厌它,而且它的用途好像也不大;可是,楝树好像对人类一直没有多大的危害,也没有妨害人们的日常生活。作为地球上植物体系中的一种,楝树这种树种是何时出现的,已经无从查考。但是,它一定和地球上大多数植物一样,在人类诞生之前可能就默默无闻地生活在适宜它生存的角落,悄无声息地陪伴着其它的植物,伴随着人类从萧条寂寞洪荒的远古,一直到高度文明的今天。它能够生存到现在,首先是自然选择的必然,到了近代也是人工选择的结果。没有顽强的生命力和很强的适应自然的能力,肯定很难生活到如今。

楝树的枝干脆弱,承受力差,砍到后的材料质地也差,尽管形象有些优美,但是,人们依然不喜欢。刺槐树上的花朵晶莹洁白,而且可以食用;其实刺槐树的形状也实在不敢恭维,枝干上沟壑纵横,难以成型,而且材料质地坚硬,很难做成像模像样的家具,或其他物件。榆树上暮春初夏时飞舞的榆钱,很受人喜爱,特别是非常时期榆钱榆树皮还救过不少人的性命,可是榆树的形象也不佳,很多人有句口头禅“歪脖子榆树”,就可以知道榆树的形象。砍倒后的榆树,人们往往只得设法寻找其中比较直的部分,经过砍削制成饭桌的腿。榆树最好的出处就是曾经漫长的岁月里被人们做成犁弓,因为榆树大多是弯曲的,歪着脖子的。杨树上的杨花显得神秘神奇,让无数的人想入非非,但是杨树的材质和楝树的材质仿佛,连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都不存在。

既然如此,我们好像也不要因为一个吃字以及楝树难闻的气息,就厚此薄彼,一味地喜欢刺槐、榆树、杨树,而不喜欢楝树了。

只要稍微用心,对于楝树开花,我们就应该存着深深的敬畏。江淮之间巢湖岸边有两句俗语说:“楝树开花你不做,蓼子开花把脚跺!”楝树开花的时候,正是暮春时节,正是乡村里忙忙碌碌忙着种植各种粮食蔬菜、同时忙着收获油菜小麦的关键性时刻。蓼子,就是所谓红蓼,土语辣蒿,在夏末初秋之际才开花。在适当的季节里懒动不做事,错过了季节自然悔之莫及。老年人借用此话劝诫晚辈珍惜时光、把握时机,可谓语重心长。楝树开花是在提醒人们注意时节,不要错失时光。这有点像黎明时分的鸡鸣,黑夜里数声悠长的鸡鸣,清醒地提示人们天很快就要亮了,应该及时起床做事情去。人们喜欢打鸣的雄鸡,好像不应该继续不喜欢警醒人们抓紧时机抢种抢收的楝树了。

楝树开花,是自身生命的传承和延续;是一种虽然无声,但是温馨的提示。错过了这个时节,不论怎样后悔,都毫无用处。

浮香一路到天涯

不知不觉,又一个暮春时节优雅从容又悄无声息地来到了身边。绿荫冉冉的草地已经蔓延到了天涯海角,山林里、村庄里外处处都渲染了蓊蓊郁郁的新绿。生机勃勃的一丛丛新绿里,最惹眼的大概就是一串串、一簇簇喜气洋洋含苞欲放、洁白耀眼的刺槐花。


我国的槐树主要有两种,一种全身较为光净清爽,叶片色泽略略较深,形象有些俊美秀丽,绽放出洁白色花穗的时间在赤日炎炎激情似火的仲夏。另一种叶片色泽黄绿,显得淳朴笨拙,吐出出洁白花穗的时间在煦暖温馨的暮春,这种槐树俗称刺槐。两种槐树的适应性都很强,但不知怎的,在我国各地,叶片色泽较深、形象秀美的槐树反而比较稀少。形象不美、拙朴憨实的刺槐却遍及大江南北、长城内外。


刺槐树是一种落叶乔木,令人敬佩的地方就是因为它具有较强的适应性,对生长环境始终没有特殊的,或者是特别的要求。刺槐树本来是虽然温带树种,喜欢光,喜欢干冷气候;但是在高温高湿的华南也能生长。在深厚、排水良好的土壤,石灰性土、中性土及酸性土壤均可以健康生长,在干燥、贫瘠的低洼处也可以顺利生长。刺槐树能耐烟尘,也能够适应城市环境,扎根很深,生长速度不快,可是寿命很长。


因此,村庄里、城郊以及道路边,以及很多家庭的房前屋后,我国家东西南北都可以栽种;很多荒凉寂寞土地贫瘠的山坡上、山石嶙峋的乱石丛里,都有刺槐树倔强的身影。因此,刺槐和人们相伴的时间和机会一直很多。但是,自从深秋一直到春初,刺槐树全身上下的枝桠都是光光净净的,没有一片树叶,显得有些孤单寂寞。一眼望去,往往会徒然增加一丝淡淡的悲凉和轻轻的无奈。而且,随着岁月的增长,灰褐色的树干颜色逐渐加深,变成有些死气沉沉的灰黑色、灰白色,自下至上逐渐裂开一条条岁月的风霜镌刻上的痛苦的伤口,流露出饱经沧桑的怅惘、沉稳以及茫然。但是,不管环境如何变化,刺槐树总是默默地坚守着脚下的一方热土;不管风霜雨雪的摧残,总是执着地挺立着,用新春时期绽放的满树热热闹闹的新绿彰显着生命的活力与绵长。


沐浴着暮春暖暖的春风,欣喜地带着探索的目光走近刺槐树,仔细端详着一串串花穗,更是觉得玲珑可爱。一串或者一簇花穗,洁白耀眼,上面部分喜气洋洋地盛开着一朵朵小花,亲亲热热地聚集在一起,渲染了一派欣欣向荣的喜人景象。一朵朵洁白的小花,宛如一只只秀丽玲珑的白蝴蝶围拢在一起,好像稍稍一碰就会闪动着秀丽的翼翅翩翩起飞。整个花串自上到下,好像沉淀似的色泽越来越浓,并且微微泛出诱人的淡绿色。轻风过处,一串串花穗在碧绿的叶片间自在地晃动着,抖动着。花穗的底端好像随时都会滴下一滴泛着淡绿色的乳白色液汁。刺槐树周围,甚至整个天地之间,处处都弥漫着一阵阵甜蜜的醇香,似乎连空气都变得好像沾染着蜂蜜黏黏糊糊的甜味,使人沉醉,使人怜爱。


看着怒放的刺槐花,现代诗人源林烟的五律《槐花开》蓦然闪现在眼前:五月槐花开,如雪似蝶徘。微微风簇浪,串串浮阳台。阵阵清芳沁,翩翩天使来。问君为何事?还世一清白。


喜气洋洋的花穗旁边,茂密的叶片间,一阵阵可爱的小蜜蜂辛辛苦苦地忙碌着,一只只美丽的彩蝶不时凑过来,炫耀着美丽的花衣服。无论何时,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去,眼前都是一幅情趣盎然的晚春水墨画。


在江淮之间,巢湖沿岸,暮春时节盛开的刺槐花,很常见,几乎处处都有刺槐倔强的身影。刺槐花是金黄的油菜花悄悄地隐身之后,开得范围最广,也是最甜蜜的一种花。


凝视着振翅欲飞的一朵朵小花,嗅着槐花令人沉醉的馨香,心灵深处宛如春风轻轻拂过,慢慢地柔软了,无形的思绪宛如一朵轻盈的蒲公英的种子,轻轻地飘飞起来。


上小学的时候,我爬树已经比较熟练。我村虽然住户密集,树木不多,但是村里村外处处都有刺槐默默无闻的身影。特别是村西大乌桕树附近的水田边,不长的绿色走廊中,菜园地的篱笆边,零零散散至少生长着二三十棵刺槐。每到暮春时节,我和伙伴们就会约着一同到乌桕树附近,一边仔细地看着树干上哪些地方长了木刺,一边小心翼翼地爬上刺槐,摘下刚刚萌芽槐花串,喜笑颜开地塞进嘴里,先是小口咀嚼几下,咂出蜜甜的醇香后,立刻大口咀嚼起来。在上学路上,遇到刺槐树上开了花,几个人一嘀咕,立刻停下步子,争先恐后地攀上去。这样的事,一直持续到初中毕业。


读师范时,学校的附近是农场。农场和学校相邻的地方是一片稀稀疏疏的杂树林,其中最多的树木就是刺槐。师范一年级下学期开学不久,第一缕春风刚刚吹来的时候,河流还没有解冻,田野里还是一片荒凉寂寞,树木枝头依然光光净净。有一天午饭后,我和一位同学到校园外散步,意外地看到树林边的空地上摆了两排灰黑色旧木箱,一眼望去大约五六十口。木箱的前后左右处处都是一只只伶俐可爱的小蜜蜂,有些在嘤嘤嗡嗡地上下飞舞着,有些停在木箱上蠕动着。靠近树林的地方,刚刚用帆布搭了一个帐篷,两个人影在晃动着。这是在干啥?我俩虽然害怕被蜜蜂蛰了,但好奇心还是催促着我俩快速地闪身来到帐篷外,疑问瞬间就解开了,原来是放蜜蜂的。那一次,我们第一次知道了世界上居然放蜜蜂这一职业,同时看到了辛辛苦苦地采花酿蜜的小蜜蜂。


从此,只要有空闲,我俩都要到放蜜蜂的地方转一转,看一看蜜蜂玲珑可爱的模样、勤奋忙碌的身影,和养蜂人天南海北地闲聊几句。


槐花盛开时,蜜蜂们空前忙碌,两位养蜂人每天也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周日的上午,我俩看着养蜂人收集起半铁桶金黄粘稠的液体,知道是蜂蜜,眼里瞬间露出一些渴望的光。养蜂人得意地微笑着要我俩用食指蘸一点尝尝,我们早就听说蜂蜜很甜,一尝之下还是瞬间皱眉眯眼,随即一阵甜味沁入心脾,顿时感到心旷神怡。养蜂人随后介绍说,用蜂蜜泡开水更加好喝,可以清心润肺。


我俩一听,顿时来了劲;接着打听价格,一元一斤,我俩虽然迟疑了片刻,还是一人找来一个空罐头瓶,狠了狠心一人买了一斤。须知,那时我们在学校食堂吃饭,每天的菜钱仅仅需要一角。同宿舍的同学见到蜂蜜,纷纷微笑着凑过来要尝尝味道决定买不买,我内心里虽然舍不得,但还是一人给了一小汤匙。最后一看瓶里,下降了一厘米左右,顿时眉开眼笑。放蜂人临走前,我又买了一斤,暑假带回家,奶奶、母亲和弟妹们都说很好吃。蜂蜜醇香的甜蜜,直到现在都清楚地萦绕在眼前。


师范毕业参加工作后,学校在山区,山坡上下,村庄里外,处处都是刺槐树执着倔强的身影。春天到来的时候,大多数年份都有养蜂人来此安营扎寨,等待着收获醇香的蜂蜜。遇到空闲,我总是喜欢去看看蜜蜂,和养蜂人亲切友好地闲聊一阵。到了蜂蜜酿成的时候,买回一两斤,全家一起品味生活的甘甜。


后来,我在有些书本上看到,在我国北方很多地方,一直到现在,很多家庭依然喜欢在暮春时节刺槐开花时,采摘欲开未开的槐花回家经过一番简单的整理,捡去杂物,在开水锅里焯一遍晒干收藏起来备用;或者直接用来做汤、拌菜、焖饭,亦可做槐花糕、包饺子。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就是蒸槐花(又名槐花麦饭),中国不少地区都有这一习惯;做法很简单,将洗净的槐花加入面粉拌匀,再加入精盐、味精等调味料,拌匀后放入笼屉中蒸熟即可。此外,在制作粥、汤时也可加入槐花。 


在生活水平大幅度提高的今天,患三高人数逐渐增加,具有不小药用价值的刺槐花引起了越来越多的人们的青睐。中医认为刺槐花味苦、性微寒,归肝、大肠经;入血敛降,体轻微散;具有凉血止血,清肝泻火的功效;主治肠风便血,痔血,血痢,尿血,血淋,崩漏,吐血,衄血,肝火头痛,目赤肿痛,喉痹,失音,痈疽疮疡。另外,刺槐花有扩张冠状动脉、降血压、降血脂等作用功效,特别可以保持毛细血管正常的抵抗能力,减少血管通透性,可以使出血的毛细血管恢复正常的弹性,从而常服槐花之剂可以防治高血压、高脂血、脑血管病等。


看起来普通的刺槐花,作用还真的不小。不知怎的,看着饱经沧桑的刺槐树,凝视着洁白无瑕的刺槐花,我总会想起辛辛苦苦、挥汗如雨地在田野里耕种的农民。他们不论耕耘在大江南北,还是忙碌在长城内外,都像身边的一棵棵刺槐树那样朴实平常,没有挺拔的身躯,没有俊美潇洒的形象;可以说,他们的形象没有任何吸引人、引人注目的地方。但是,他们的心灵都宛如刺槐花一样纯洁无暇。不论立身何处,不管脚下的土地如何贫瘠荒凉,从来都没有抱怨,从来都没有自怨自艾,总是默默地扎根在脚下的一方土地里,彰显着生命的倔强和韧性。


春风吹来的时候,杏花、桃花、梨花,赶趟儿似的比赛着开放的时候,刺槐不声不响,默默地等待着,蓄积着。暮春时节百花凋零的时候,刺槐按时绽放出洁白如玉的花朵,弥漫出一阵阵醉人的甜香,点缀在暮春蓊蓊郁郁的浓绿里,氤氲出一片甜蜜美妙的世界。


凝视着洁白如雪的刺槐花,恍恍惚惚间,面前洁白的小花和翠绿的叶片竟然慢慢地活跃起来,慢慢地幻化成一首诗: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


风从石榴树上吹过 

潜意识的力量的确非常强大,亦或是早已习惯成自然;虽然清清楚楚地记得校园前边高台子上的两排石榴树去年冬天已经移走,但是,一遇到闲暇的时间,或者忙里偷闲的片刻,总是不由自主地漫步来到高台子上,在原来栽种了石榴树的地方,一如既往地环顾四周,伸个懒腰,随意微微抬头,看看并不存在的石榴树。


脚下,原来终年生长着稀稀疏疏小草野蒿的黑土地面,已经不见踪影。原来雨雪天满地的泥泞,已经变成了平整干净的水泥地面。沿着高台子的边缘,焊接了一排整齐秀美的白锈钢管栏杆,时时刻刻都闪烁着诱人的银光。


高台子上的情景以及布置早已今非昔比。不过,不知道是让曾经石榴树渲染的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留下了一点痕迹,还是原来石榴树生长的都是好地方,高台子靠近边缘栏杆的位置,按照等距离留下了一排二尺见方的坑洞。今年早春小雨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的一天,填上了喜气洋洋的黄土。嗅着黄土的芳香,内心深处溢满了期待的喜悦;逝去的风景,终于又将以另外一种崭新的面貌闪亮登场。


在无边光景一时新的日子到来时,恍如一夜之间绽放的五彩缤纷给人的惊喜,高台子上方孔里温暖热情的黄土里按照规划栽种了高挑秀美的茶花,喜气洋洋的红叶石兰,蓬蓬勃勃的海桐,渲染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在如梦似幻的霏霏细雨滋润下,蓄积着生命的活力;在艳丽的阳光里萌芽,舒展开脆嫩的新叶。乍一看见,耳目一新。


可是,不知怎的,在耳目一新的瞬间,却悄悄地滋生了一种异样的情愫。眼前的景色的确很美,正在盛开怒放的茶花以鲜艳欲滴的大红显示着青春的活力与靓丽,彰显着春天浪漫和火一般的热情。红叶石兰刚刚萌发的嫩芽,宛如黄莺秀美的巧舌,正在轻声吟咏着春天的心声。海桐看似和刚栽时一样,细看翠绿的叶片间,隐隐露出数不清的新芽。如此景色,不可以说不美;但是,总给人一种经过人工刻意雕饰的机械的美丽。平平整整的水泥地面,总给人一些冷漠寂静的感觉。整整齐齐的栏杆,好像冷漠无情地围在高台子周围,冷冰冰地看着来来往往的每个人。


微微的惆怅、淡淡的迷茫,牵引着思绪悄悄地穿过眼前透明澄澈的光影,轻盈地回到了过去。


曾经,这里一直生活着两排枝干苍劲有力的石榴树。石榴树是何时栽下的,已经不得而知。估计校舍落成后不久就栽下了这些石榴树。因为附近山坡上下、村里村外,石榴树普遍常见得就好像田间地头忙忙碌碌的农民。移栽石榴树就近取材,几乎可以不花代价。两排石榴树共有三十余棵,粗细高矮仿佛,估计栽下的时间大体上差不多。


记得第一次来到这所学校是初秋时分,校园里依然绿荫覆盖,跨进大门的瞬间,跃入眼帘的就是这两排石榴树。经过石榴树旁边时,遒劲有力的枝干以及高高地挂在枝头的石榴,映在蓝天下构成的画面清晰地印在记忆深处。校园面积不算太大,半天不到,校园里的一切已经非常熟悉。除了正对着校门的两排石榴树,校园围墙里外还有一些高矮粗细不等的杂树;都是常见的刺槐、枫杨、楝树等。不知怎的,我最喜欢的就是并不挺拔高大的石榴树。


大概是因为不久就吃到了粒粒晶莹闪亮、味道微酸甜蜜的石榴,对这些石榴树愈发有兴趣;没事的时候,工作疲倦的之余,都自然地来到石榴树附近,静静地听一听清爽的秋风吹过树木的声音,遥望不远的村庄外一望无际的田野,眺望着田野那边连绵不绝的山岭。时而抬起头,静静地看着蓝天上自由自在的白云。有些时候,即使是雨天,只要不是倾盆大雨,闲暇之余总是冒着细雨,或者打着伞来到这些树边散散步。寒冬里瑞雪飘飘的时候,更是喜欢来此看看披着银装的石榴树。


仲春时节,迎着清凉的晨风,看着胭脂似的朝阳里,石榴树上一枚枚绛红色的新芽,沾染着微微的夜露,喜滋滋地成长。好像是转眼之间,树上绛红色的新芽就变成了闪亮的新绿色,满树形成了茂密蓬勃伞一样的绿荫,彰显着青春无限的活力。两排石榴树渲染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不久,在杜鹃的声声呼唤里,一枚枚火红的石榴花蕾撑破束缚,绽开青春的笑脸。在火热的朝阳里,一些绽放的花朵慢慢地幻化成一枚枚小巧玲珑的石榴。在大雁南飞的日子里,献给了我们一片甜蜜的冰心。


前几年有个初夏时分,常常看到几位同事喜滋滋地抬头看着一片茂密的绿叶,一边神神秘秘地指指点点。几分疑惑里带着几分好奇,加入了神秘观望的人群。面对着神秘温馨的微笑,顺着手指的方向,只看到一片新绿。在温馨的提示强调下,仔细观看了好一会儿,一个比较模糊又有点熟悉的形象渐渐清晰起来。哦,斑鸠!树叶丛里有一个斑鸠窝,一只老斑鸠正蹲在窝里恪尽职守地孵化下一代。玲珑可爱的大自然的精灵斑鸠,竟然就在我们身边愉快地生活着,延续着爱情的结晶,繁衍着种族的下一代。这样的情景,已经很多年没看到,一股无言的温馨顿时涌上心头。大约是看到斑鸠窝三周后,时常看见两只老斑鸠轮流飞进飞出。我们猜得一点不错,小斑鸠已经见到了灿烂的阳光,两只老斑鸠正在忙碌着喂养下一代。


放暑假前夕,我特意又去看了看树丛里的斑鸠窝。眯着眼睛,凝视了很久,毫无动静。心里霎时涌上一股惆怅。忽然,“咕咕,咕”“咕咕,咕”一阵轻快的叫声飘然而至。茫然的目光四面环顾,除了蓊蓊郁郁的浓绿,啥也看不见。忽然,“咕咕,咕”的声音再次响起,脑子里瞬间恍如电光火石似的一闪,斑鸠就在我的身边,我还苦苦地寻找什么?


悄悄流逝的光阴让石榴树上的叶片青了又黄,黄了又青。枝桠间火红的石榴花萌发了,喜气洋洋地绽开了,凝聚成了晶莹甜蜜的果实。校园的面貌也在悄悄地发生着变化。原来破旧的平房随风而去,一座座崭新的楼房拔地而起。原来杂草乱生的校园里,除了水泥地面就是地板砖路面,其余的地方就是规划的花圃。曾经遍布校园的杂树日渐减少,只剩下围墙东边、北边角落的数十棵。其余的只剩下这两排有些孤单寂寞的石榴树。


大约是两三年前的仲春时分,有位要好的朋友找到我,愿意出高价买走这两排石榴树,并且带着玩笑的口吻说希望我割爱。我虽然面带微笑,可是几乎不假思索地断然拒绝了此事。直到现在,这位好友看到我还在说着不满的话语。其实,留下这两排石榴树,并不是为了吃石榴。一块偌大的空间里,应该有绿色的生命渲染出的绿荫,应该有洋溢着勃勃生机的生命。


去年冬季,校园再次规划、建设。这次,不管怎么设计,怎么想办法,这两排石榴石根本不可能留下了。正在冬日的阳光下闲谈的同事听到消息,都有点不舍;然而,为了学校的发展以及远景规划,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再说,移走石榴树,还要栽上适当的花草,这里依然是校园里的一道风景线。


因为校园规划时间紧迫,这两排石榴树被一位能说会道的中间人在一个寒冷阴暗的傍晚,卖给了一位专营花草树木的小老板。第二天清晨就不见踪影,移走的石榴树宛如背井离乡、漂泊在外的游子,到底零落何处,已经无从知道,是死是生更是无从知晓。地面上只留下一些深浅不一的坑洞;宛如洁净光滑的皮肤上留下了累累的伤痕,在深冬的寒风里瑟瑟着,让人唏嘘不已,叹息连连。


寒风吹散了曾经靓丽的风景线,吹散了让人难忘的美丽;曾经的一切成了永远的回忆,成了温馨的但是回不去的过去。钢筋水泥无情地割断了和以往的联系。


眼前的花草树木,的确好看;但是总显得有些单调,有些人工刻意雕饰的做作。移栽下去的花花草草都还活着,但是显得缺少生机,犹如都市里很少活动、很少见到阳光的女子,涂抹了厚厚的胭脂,显得虚伪而柔弱。


脸上流露的是无言的惆怅,眼里溢出的是无奈的茫然。


初夏的和风暖暖地吹拂着,但是很寂寞,很无聊。曾经的一切已经被风轻轻地吹散了。校园围墙外以及紧挨着校园的山坡上,石榴树上火红的花朵正在热热闹闹地盛开着,但是校园里的石榴树已经彻底消失了。曾经的一切,都已经随风而去,永不回还。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