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春韭  

2018-05-22 22:2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春韭》

 

 

        

 

 

       写《春鸠》一文,一道必须的例行程序就是查资料,比如说一首不太为人所知的古诗,最好来自相对较权威的版本,因为弄不好,诗句里就会出现白字——眼下的网络信息实在是鱼龙混杂——那样的话就招人耻笑了。

       输进拼音,首先蹦出来的却是“春韭”。哈,也不错,鼻腔里立刻有丝丝的带着农家气息的香味。那就它吧——当然,须在完成了《春鸠》之后。

      笔者出身农家,打小是个农家娃,这毋需讳言,又不是什么丢人事对不。半大小子的那些年正值文革,常常腹中空空,满面菜色。人但凡有此经历,那从此后的一切就简单了,比如能够吃饱饭就很满足了,吃什么无多大所谓,跟眼下大部分人的美食习惯那是差了十万八千里。而童年的烙印,那是一辈子的胎记,永远去不掉的符号和风景,至今对饮食没有什么特殊要求,一碗西红柿面或杂酱面,足矣。什么大闸蟹小龙虾,烧鹅烤鸭辣子鸡,免了吧,生来没那口福。如果说非满足点额外需求不可的话,那加点芫荽,倘然初春季节的话,再来点切段的韭菜——OK,已经是神仙境界了。

       古人以春初早韭为美味,故以“翦春韭”为召饮的谦辞。杜甫《赠卫八处士》诗:“夜雨翦春韭,新炊间黄粱。”亦省作“ 翦韭 ”。清龚自珍《与吴虹生书》:“今年尚未与阁下举杯,春寒宜饮,乞於明日未刻过敝斋翦韭小集”(《南史·周颙传》)。上述两条故实实际是有差别的,杜甫到自家菜园子里剪一把韭菜回来,那是实写。而到了龚自珍的“敝斋翦韭小集”,那把韭菜已经非实物,而是虚拟化和典故化了。

       现在人形容嘛东西美好,经常说“诗一般怎么怎么”,杜甫这两句诗也如此,实际透过表面的闲适,老先生彼时的困顿不堪可见一斑。客人上门,拿不出上门好招待,也就是米饭和一碟韭菜,就算韭菜炒鸡蛋吧,那也够寒酸的了不是?

       对了,韭菜配鸡蛋,青黄相间,几乎就是绝配了,韭菜辛香,有着近乎葱蒜生姜的浓烈扑鼻,而鸡蛋鲜香味淡其中的腥气略有点遗憾,韭菜一来,好了,中和一下,取长补短,腥气立祛,于是便有了世间最美妙的滋味,李时珍赞其为“菜中最有益者也”。接下来就由你了,独为一道素菜没问题,做包子,饺子和合子馅,同样可大快朵颐。

       顺便提及以下,韭菜还有两个别名:“洗肠草”和“起阳草”。前者的由来是因为韭菜还含有较多的纤维素,比芹菜都高,可促明显进肠道蠕动,有效预防习惯性便秘的发生,故有“洗肠草”之称;小孩如果不小心吞进小珠子或钢镚一类异物,倘然不太大,一般说可自然排出;如果要加速此过程,那就吃韭菜好了。韭菜亦堪称蔬菜中的“伟哥”,对性功能有一定的调节作用,于体弱者可祛阴散寒,这是“起阳草”的来由。 

        自打杜甫之后,“韭”便成了许多文人墨客笔下的“诗眼”。苏东坡是一个美食家,其对春韭情有独钟。“渐觉东风料峭寒,青蒿黄韭试春盘”,你敢说此诗句不是此“夜雨翦春韭”那里借来的灵感?辛弃疾“夜雨剪残春韭,明日重斟别酒”那就更不用说了;(宋)方岳干脆就以“夜雨翦春韭”为题写到:“不秧已觉齿生津,坐想堆盘雨夜春。”另一位宋代诗人刘允成则是“翻新”高手:“炊粱留客款,剪韭荐时新。”(明)高启更是不避抄袭之嫌:“几夜故人来,寻畦剪春雨。”郑板桥待客的饭桌上则比诗圣当初丰富了许多:“春韭满园随意剪,腊醅半瓮邀人酌。”......

       一种菜蔬,能如此频繁进入诗句,被自古至今一双双诗眼所捕捉,能让人口齿生津,食而后快,又不失丝丝的烟火香气,普天之下,大概惟春韭了罢。借用一下范仲淹的句式的话,那就是——微斯物,吾腹何以慰?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