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那些个盲眼说书人  

2018-05-22 22:31: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时听过几场瞎子说书。

       “瞎子”于此自然不太合适,但彼时村人大多这么叫,只好从俗了。也有叫“先生”的,但冷不丁才听一回。说书的基本没有单个的,一般少了两个,多了四五个(或可能是一家人),由此组成一个团队;人手多的时候,其中有一个并未全瞎,应该是为了照顾大家的生活起居吧,毕竟太不方便了嘛。

       比起唱大戏,说书的影响力自然小多了。但唱戏的次数少而说书的回数多,盖除却花钱外招待唱戏的比安置瞎子麻烦多了。戏子们牛得很(如果在当地有点名气那就更甚),一般说,戏子的住处不用安排,自有那些“铁粉”争着抢着往家里拽呢。而瞎子们就可怜多了,某人家闲置的草厦里,甚至村外的荒庙里,都是暂时栖身的地方,管饭呢也是粗茶淡饭。

       唱大戏一般都是村子里筹办,而说书就简单了,某户稍殷实点的人家给孩子做满月,给老人祝寿等等,都可以请来瞎子说书,“出场费”非常廉价。

       廉价也有廉价的好处,比如说好连说三个晚上,完成一本《武松打虎》,可第三个晚上结束时,武松还在景阳冈喝酒,老虎还没见着个影儿呢。那咋办?便有人到出钱者那里拉风:“他叔你可是咱村里第一个大方人呢,咋能说不说(书)就不说了?”主人家碍于情面只好再让瞎子们加说一场。不料,又一晚过去了,武松的哨棒断成了两截,老虎一剪一扑之后的一甩还没来,又到时辰了。于是又加一场。哈,说好的三场最后居然成了五场。

       过去戏子们的演出剧本叫“唱本”,瞎子说书呢则是“说本”,最初都由落第失意,科举无望的文人创作。戏子呢多不识字或识字很少,戏子呢就更不用说了,所以得有人来教,好在这两种人通常都记忆力很好,一遍足矣。这之后就好办了,师傅教徒弟,一代一代就传下去了,且在传递过程里,“唱本”和“说本”会得到进一步丰富和加工,尤其是后者,遇到有才华的说书者,会随时添枝加叶,还不露破绽,如果让其完全放开说,一本《武松打虎》十个晚上也说不完。

       现在“小说”作为足重要的文学体裁已为人所熟知,岂不知小说的前身就是说书人烂熟于心的“说本”,你看章回小说的每一回结尾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就是明证,作为量词的“回”那就更不用说了。至于“小”呢,学者们的结论是出于正统文人对草根文艺的鄙视,有道理,不过笔者觉得,此处的“小”还有自谦之意,类似于现在日常俗话里说——“我说不好,瞎说,不妥的地方还请列位高人指正”。千万别小看了民间艺人的这种创造力,现在共认的名著,除了《红楼梦》系纯属一己之力外,其他像《三国》,《水浒》,《西游》和《金瓶梅》都是在广泛的民间说唱以及话本唱本的基础上略微加工润色而成,这一点早就是学界共识。上述几位作者其实除了令自己留名的作品外,都还有其他作品,但你知道么?不怨你,怨他水平洼。

       瞎子说书少不了怀中的那把三弦(或琵琶),人多的话,大家分工协作,各执家伙,组成一个小乐队。两个人时,你也别发愁,一个人连说带操诸般家伙(徒弟打杂),那些家伙——像梆板,檀板,铙钹,碰铃,有的固定在桌面,有的绑在腿上,有的系在腰间,有的置于案头,抬手(脚)可及,效果呢一点不差,如果隔一道帘幕的话,没人相信这是只有一个人——还是个瞎子——的演出。

       有时候眼看着就要到开场时辰了,听众却稀稀拉拉,说书人便卖关子,逗笑,场内爆发出的哄然大笑就像召一道道唤令,不一会儿场子里就满当当的了。有一则逗笑是这样说的:五月端午是我生辰到,身穿着一领绿萝袄,小脚儿裹得尖尖翘,解开香罗带,剥得赤条条,插上一根梢儿也,把奴家身上下来咬——你道这是个啥?

       其实这还是个“文雅”的小段,荤的比起旧小说的相关描写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想也真是悲怜,大部分男瞎子一辈子没结过婚,异性到底长什么样压根儿没看过,但这些事体到他们嘴里却是如此的活灵活现,历历在目,实在令人唏嘘。

       以下是一些说书开场白:

爱听文来爱听武,爱听忠来爱听奸?爱听哭来爱听笑,爱听素来爱听酸?爱听文来包公案,爱听武来说梁山。爱听忠来杨家将,爱听奸来正德年。爱听哭来孟姜女,爱听笑来说貂蝉……

说书不说书,先作诗一首,说的是天高够不着,斗大盛得多,囤里有粮食,那就饿不着。

天上下雨地上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白天吃的一锅饭,晚上枕的一个枕头。

墙上画狗不咬人,蒜臼子和面不如盆,要儿不如亲生女,闺女长大人家的人。

八月中秋薄露,路上行人凄凉,小桥流水桂花香,日夜千思万想,
心中不得宁静,清早览罢文章,十年寒苦在书房,方显才高志广!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侯商周,五霸七雄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前人播种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依山傍水房数间,行也安然,住也安然;
一只耕牛半顷田,收也凭天,荒也凭天;
雨过天晴驾小船,鱼在一边,酒在一边;
夜晚妻子话灯前,今也谈谈,古也谈谈;
日上三竿尤在眠,不是神仙,胜似神仙。

      看得出来,其中有些是师傅教的,有些是自创的,正好涵盖了说本的两个特点:继承和发展。 

      会听的听门道,不会听的凑热闹,彼时的说书人成了寂寥乡村里一道道不大不小的风景,在那个乡村文化贫乏的年代里,几个凄苦的盲眼人,可以说是惊艳了时代,温情了岁月。最后,引用作家史铁生的小说《命若琴弦》的开头做结尾吧:“莽莽苍苍的群山之中走着两个瞎子,一老一少,一前一后,两顶发了黑的黑帽起伏攒动,匆匆忙忙,象是随着一条不安静的河水在漂流......”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