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嗜辣  

2018-05-22 22:4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嗜辣》



       前一段,距陋舍不远的山西省展览馆来了个生活用品展销会,便去逛逛。一摊位上有陕西的油泼辣子卖,盛在硕大的铝盆里,红红的怪诱人,闻着也香喷喷的。咋卖呢?没关系,有瓶装。瓶子与“老干妈”有点相似,略小一些,十块。好吧,来两瓶。
       除了两瓶油泼辣子,自然还有其他吃喝用度。兴冲冲回家,岂知回来后大窘,原来那两瓶油泼辣子漏油,弄得一大兜的东西都给污染了,其中还有衣物什么的,好不晦气。
       瓶子更是油乎乎的,没办法,只好把内容物统统倒到一个大碗里,瓶子扔掉。
       吃饭时一尝,很是失望,没了原先铝质大盆里的喷香。笔者自小嗜辣,知道其中的缘故,那就是放置时间长了点,鲜香尽失。入口的东西一般说来现做现吃最好,像烧饼烙饼煎饼,刚出鏊子那是最好的味道,连武大郎卖的炊饼,即馒头也如此。
       搁眼下的年轻人的话,不可口那就扔掉拉倒,但那不是包括笔者这个半大老汉在内的这代人的生活理念。慢慢吃吧,终归是辣椒,有比没有强。
       既往买过的辣子包括“老干妈”,“老干爹”,似乎还有“老干姨”什么的,只“老干妈”是正宗,最好吃,其他都是傍名牌,口味不佳。而“老干妈”从开封吃到完,味道不变。名牌就是名牌,产品过硬,不服不行。
       如果说“老干妈”也有不足的话,那就是还不够辣,吃起来不过瘾,不解恨。如果改进一下,分出系列来,如微辣,中辣,特辣什么的,那就好了。
       看得出来,正涂鸦这则小文的这家伙是个特嗜辣的主儿。没错。
       年轻一些的嗜辣者似乎也不少。别人为何嗜辣?不知道。而自个儿的嗜辣则是缘于少小之时的粗劣饭食,像玉米面窝头呀,高粱面的发糕呀,红薯呀(这东西吃个新鲜自然别有味道,倘然一顿饭只有红薯呢)。菜蔬呢,一般不炒,而是以蒸煮为主,比如一大家子人的一顿饭的所谓的菜就是一颗大南瓜或几个茄子,切成爿,出锅后汇总在一个大盆里,放点粗盐,搅匀,吃吧,就它了。
       多亏了还有辣椒佐食,否则要填饱肚子真不是件容易事儿,
       罗列出过去的苦难来并非出于卖弄,其实在当时,大部分人家都差不多如此,记得村里有户人家,好几个半大小子都在成长期,个个能吃,当娘的没办法,一瓢白面换回别人家的三瓢麸皮,这种白面加工的剩余渣滓难以下咽那是肯定的,但量大。或者说,像笔者这样自小便与辣子解下缘分的并非个别,而是一批人甚至一代人。记得大学刚毕业那阵儿,有次路过一个朋友家,彼时的饭菜远不像眼下这么丰盛,吃饭时两人争起来谁更能吃辣。朋友说,我一顿饭,不要菜,只几个青辣椒就能对付,不切,咬着吃,你敢吗?我说,红的干辣椒尚不在话下呢,何况这个。好在没有现成的干辣椒而只有青辣椒,于是拿来几个,洗净,一顿饭两人各吃了三四个,跟斗酒似地。斗着斗着,朋友忽然说:嗜辣容易招灵感。嘛灵感?朋友继续说:有一回吃饭,老婆炒来的菜不好吃,我就说了一句,得伴辣椒才能吃下去,结果老婆三天都不理我。
       口味也是一种习惯,一旦形成,一辈子怕都难以改变,比爱情与婚姻都牢固。
       如果以辣度为衡量将人分为两大类的话,嗜辣者大多性格奔放,爱憎分明,直来直去;而不嗜辣者和不沾辣者者则更宽宏大量一点,性子绵柔,擅长周旋,遇事不冲动。二者各有千秋,很难说谁比谁更好,或者说各有各的滋味,甚至品味。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