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曾经的那片浓荫  

2018-05-22 23:08: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上善若水《曾经的那片浓荫》

        幼时,家门前有棵合抱粗的泡桐。在其他季节里,也仅仅就是一棵树,除了树干粗壮一些,春天里开放簇簇黄白而幽香的桐花外,真没有什么,村子里各种树多了,有的高耸入云,有的古意盎然;但一到暑热的夏历来临,它有别于众树的魅力就显示出来了:蒲扇大的叶子密密挨挨,层层叠叠,愣是覆盖了半个篮球场大的空地儿,整个树冠的形状类似黄山迎客松一般,不怎么往高处发展,而是努力向四围拓展更大的空间,枝枝桠桠统统被遮掩于碧绿葱郁之中于是,树下便有了一大片深浓的,润如翡翠般的绿荫,不论多热的天儿,多毒的日头,只要往来到树下,通身的溽暑便很快被丝丝凉意所取代,那种沁凉清爽惬意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难怪博得古人如此赞美:“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果无虚言。

       那时不像现在有电扇可调什么的可以利用,唯一可借助的就是蒲扇了,但蒲扇纳凉的效果比起泡桐树所制造的荫凉来就差远了;不过,大小轻重,各有其妙,蒲扇可以随身携带,随手把摇,偌大的一棵桐树,谁能把它背着?

       它只能等待,盛夏里的泡桐树每天似乎就盼着两个时辰的到来,一是中午饭时;农家的饭时与城里人不同,吃午饭差不多下午两点钟的光景,也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这时你看吧,日日与泡桐树打照面的人家里,男主人端着个大海碗,就着根葱或几瓣大蒜,光着汗津津的古铜色背脊,跻拉着鞋子就出来了,便走便往嘴里扒拉面条,到了树下圪蹴着。那时,谁家的饭食都差不多,没什么菜,浇些炒葱花或油辣子就算蛮不错了。男人们边吃边交流些农作之事,间或开些带荤的玩笑,博得一阵哄笑,凑热闹的小萝卜头也跟着傻笑。便有男人问:你笑什么?小萝卜头答:笑你端的大海碗有个豁。少不了又是一阵讪笑。等到饭下了肚,背脊上的汗珠儿也全彻干了。

       另一个热闹时辰是天落黑。预先总是有人树下的阴凉地儿给打扫干净,再洒上凉澈澈的新鲜井水。吃罢晚饭,这回该老人,妇女和孩子登场了,他们不像男人似的随便圪蹴,而是很当一回事地铺上坐席,甚至不厌其烦地摆好躺椅,草毡之类的卧具,手里依旧摇着蒲扇,此时它的主要功能是驱赶蚊虫而不是招风,因为树下已是凉意袭人,周身凉爽。便有了青春不再,韶华易逝的叹息和某家子女出息的羡慕,有了东家早年的繁华和西家今日的势利,有了村南的泼池里居然养出两斤重的鱼和村北城隍庙里烧香如何灵验的闲话。点点滴滴,丝丝缕缕,长长短短,里里外外,时而喁喁窃窃,时而嘈嘈切切。孩子们则尽情地打闹嬉戏追逐趁夜色捉迷藏,玩得不亦乐乎。

      若干个夏天过去了,梦中的泡桐树已经荡然无存,但心中的那棵依然枝叶繁茂,依然亭亭如翠盖;情思殷殷的内心深处依然享受着它的庇荫。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