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的胸怀

苦而不言,喜而不语

 
 
 

日志

 
 

异哉,税收名目  

2018-08-19 22:1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鸣弓《 异哉,税收名目》

五代十国时期,军阀割据,兵燹不断,生灵涂炭。无辜平民永远是战乱的受害者,兵荒马乱,官兵如匪,所过之处,赤地千里;即使在未动干戈的日子里,也要遭受敲骨吸髓的掠夺,遑论其他,仅没完没了的税收,就让小民如牛负重,而税收名目之霸道之奇异,简直是匪夷所思。

后晋时,赵在礼为宋州长官,横征暴敛,百姓不堪,不久因故罢官,州民额手称庆说:“眼中钉拔,岂不乐哉!”未几赵又受诏复职。复职之后的赵在礼,更加疯狂,勒令管辖区内,每口缴纳一千钱的人头税,名之曰“拔钉钱 ”。百姓为一句开心话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拔钉钱”其名,则无异于向老百姓宣告;贪官酷吏就是“眼中钉”你也得乖乖忍着,拔不得的;想拔,有你的好果子吃!

与“拔钉钱”异曲同工的是张崇的乱收税,其名目也愈发荒谬。张崇任庐州节度使,整个一个土皇帝。贪得无厌,人民深受其害,巴不得他早一天滚蛋。有一年张崇赴江都觐见皇帝,州民以为将改任他职,彼此庆幸,不约而同地说;“渠伊不复来矣!”渠伊,吴语方言,他。张崇返回住所,闻知此事后,毫不客气按人头征收了一次“渠伊钱 ”。明年,张崇再入觐,又盛传将罢官,因有上年“渠伊钱 ”的教训,百姓什么都不敢说,只是捋胡须以示庆贺,因为张崇是大胡子。讵料张崇归来时又听说了,索性就强征了一茬“捋须钱”,小民的一言一行,都可以成为贪官征税收费的借口。欲收之税,何患无名!

皇权主义的气候,割据混战的土壤,必然造就土围子生长土皇帝。他要乱收税乱摊派,名目有的是,无须劳心“巧立”,只消长官即兴叫来。像“拔钉钱”、“渠伊钱”、“捋须钱”,那名称荒谬得令人齿冷,于法无据,于理不通,可还不是照样“理直气壮”、堂堂皇皇地征收了。因为他手中有权,口中有“法”。历史是一面镜子,瞅着这面镜子不要简单地一笑了之。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